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七十五章:聚餐

第一百七十五章:聚餐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於是,肖紅玉張邁幾人就見到一副很是詭異的情形。

一向都獨來獨往,清高似蓮的司馬女將軍突然追上了幾人。

肖紅玉賊目爍爍的看向賀常棣,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張邁瞧見他這個模樣就來氣,一巴掌就招呼在他後腦勺上。

郭校尉到底年紀大,是幾人中最穩重的,他瞧賀三郎冷峻著臉,冷冰冰根本就不打算開口的樣子,只好攬過包袱,朝著司馬卉行了一禮,「不知司馬將軍尋我兄弟幾人有何事?」

司馬卉雖然長相有一般女子所沒有的英氣,但是笑起來的時候卻讓人感覺格外柔和,她行事落落大方,軍中大部分將領對她倒是印象都頗好。

伸手不打笑臉人,司馬卉態度這麼好,他們也不好冷臉相對,何況她還是個女子。

「聽說錦宜鄉君今日來了軍營,上次鄉君來犒軍,本將軍沒趕上,此次說什麼也要拜會一二。」

這個理由實在是不好推拒,人家是來看楚璉的,兩人又都是女人,他們一群大老爺們兒還真不好攔著。

再說,這天色這麼晚了,錦宜鄉君今晚肯定是回不去了,賀三郎和肖紅玉一個營帳,又不好安排賀三郎夫妻同帳,到時候還是要麻煩司馬將軍那邊。

此時要是得罪了人反而不美。

郭校尉的思維很快,他客氣道:「我們也正想去見一見鄉君,既然司馬將軍來了,那不如一起?」

肖紅玉見賀常棣全程都沒有將視線落在司馬卉身上一秒鐘,他無趣地摸了摸頭,沒有八卦的時候他總是無聊的。

張邁肖紅玉自然是沒有異議,只有賀常棣一個人渾身散發著冷氣,拒人於千里之外,也就自動被忽略了。

司馬卉彷彿不經意的朝著賀常棣的方向看了一眼,見他一雙深邃的眼眸根本沒有一瞬注意過自己,她心底湧起一股落寞後,突然就釋然了。

她在心底自嘲的笑了笑,本來就是她強求,現在看開了也好。

終於放下心結的司馬卉臉上帶著自信的神色,居然也有一股讓人難以忽視的吸引力。

「既然這樣,那便同行吧!」

今天做的鐵板燒真是不錯,尤其是配上暖身的羊雜湯,一碗羊雜湯下肚,要不了一會兒,楚璉就覺得自己渾身暖和起來。

端著盤子,一小碟鐵板牛肉剛吃了幾口,就聽到外面守營的小兵高聲道:「稟報鄉君,司馬將軍、郭校尉、賀校尉,肖把總,張把總來了。」

楚璉嘴角抽了抽,這群人怎麼回事,一個個鼻子比狗還靈,每次來都是趁著她吃飯的時候。

問青問藍卻是身子一僵,臉都泛白了,兩人苦著臉互相對望了一眼,怎麼辦,三少爺盔甲的護心鏡還在火上烤著呢……

楚璉特別淡定的迅速消滅了她盤子中的牛肉片兒,隨後理了理衣裙,站起身。

果然,不多時氈簾被人從外面掀開,幾個人接二連三就進了營帳。

營帳不大,幾個人一站就顯得滿滿當當了。

大家一進來,視線第一時間就落在了楚璉身邊的炭盆上,目光是又好奇又期待。

肖紅玉最是沉不住氣,他三兩步來到楚璉身邊,還不忘給楚璉行禮,隨後亮著眼睛問:「嫂子,你做什麼好吃的,可真香!」

楚璉這下眼睛都忍不住抽搐了。

這群吃貨,進來的第一時間不是和她問好,竟然都是盯著她眼前的小几和餐盤……

這樣真的好嗎?

楚璉又不能真和這群吃貨較真,她只好耐著性子回答:「我吃不慣軍中食物,閑來無事,就自己領著丫鬟做了這些,不過是一些小食,各位若是感興趣,一起坐下來品嘗。」

幾人等的就是這句話,聞言臉上都是喜意,他們在帥帳中幾乎待了一整天,中午也是一人一碗豆粥就應付過去了,此時正是飢腸轆轆的時候,又聞到這麼勾人食慾的香味,若不是還顧及楚璉的身份和性別,只怕是早就上來搶了,哪兒還會來這些虛的。

司馬卉雙手朝著楚璉的方向抱了抱,男子的行禮動作她穿著一身改良的軍裝做起來一點也不顯得矯情,反而更襯的她英姿颯爽,豪邁大方。

「錦宜鄉君,我是司馬卉,今日可要叨擾了。」

司馬卉比楚璉要高出半個頭來,腿長腰細,人又英氣勃勃,她一雙黑眸在眼尾處微微上翹,給英氣的面龐增添了一絲小嫵媚,楚璉見她眸光堅定,善意的對她福了福身子,笑了笑。

果然,司馬卉如她所想的那般並不是一個心胸狹窄、拘泥於世俗的女子。

賀常棣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司馬卉一眼,也不知道是真的為了避嫌還是故意想要在楚璉面前表現,他視線總是時不時忍不住落在楚璉那張小臉上。

見她一雙潤潤杏眸亮亮的看向司馬卉,眼裡閃過讚賞,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就不痛快的很。

呵!這個毒婦可從未用這樣崇拜的眼神看過自己,怎麼?他難道還比不上司馬卉?

賀三郎默默捏了捏拳頭,這下覺得司馬卉更加礙眼了。

郭校尉轉身出營帳吩咐小兵多搬來幾個小几,他們現在六人,一個小小的方几可圍不起來。

小兵們動作很快,不到半刻鐘,四張小几就被拼在了一起。

大家都在軍中,司馬卉本就是女將軍,楚璉又是已經出嫁的小婦人,丈夫也在身邊,大伙兒也就沒了那麼多忌諱。

挑選坐位的時候,理應身份最高的司馬卉先坐,司馬卉笑著搖搖頭,反倒是先讓楚璉坐了下來,隨後還沒等餘下的幾人說話,她倒是自在,一屁股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