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八十章:交鋒

第一百八十章:交鋒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蕭博簡望著被一片黑暗籠罩的千山湖,眼底卻陰噬一片。

「有消息了嗎?」他因為感染了風寒,聲音有些低啞。

衛甲無法,只能陪他站在冷風肆虐的城樓上。

「主子,剛剛收到了消息,錦宜鄉君無事,只是腳踝受了傷,等我們收到消息,恐怕已經養好了。現在估莫著已經在涼州城了。」

蕭博簡陰寒的面龐終於柔和了一些,只是他的臉卻仍然陰冷,配上他過於美麗的五官,反而叫人生畏。

「吩咐下去,不管北境邊軍如何,都要保護璉兒安全。」

衛甲一臉為難,嘴巴翕張,最後還是把勸阻的話咽了下去,只留下一聲「是」。

蕭博簡一手放在唇邊掩了掩自己咳嗽發出的聲音,另一隻手卻伸到了自己腰間,摸到了楚璉「送」給他的那塊質地絕好的萬福玉佩。

萬福玉佩在昏黃燈火下泛著一層柔和的光暈,顯然是經常被人捧在手中把玩的。

蕭博簡陰冷的一笑,賀常棣,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楚璉總有一天是他的,想要她的女人,也要留下這條命才行!

兩個宿敵誰也不知道,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就要在古城宿城面面相對。

這日一早,立在城樓上的士兵突然看到被冰封住的千山湖上出現了一隊人馬。

眾人驚懼不已,忙派出探子探察並立即將情況匯於上官知曉。

半日後,賀常棣一行就被請到了駐紮在宿城內的大軍軍營中。

此時駐紮在宿城的是朝廷六部商議後調來的西北軍和兩萬湘軍。

統帥是西北軍的大將袁重,袁重原是魯國公錢大將軍手下,此時賀常棣來求援,若是從這層關係判斷,倒是對北境邊軍是有利的。

西北軍在宿城的大營,營帳結實,賀三郎到的時候正是軍中用飯的時候,跟著賀常棣來的一群屬下瞧著西北軍居然還有乾飯吃,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直咽口水。

雖然羨慕西北軍,但是邊軍的漢子們也很是高興。

西北軍既然有乾飯吃,但就說明西北軍不缺糧食,如此他們此行就能順利許多。

西北軍的一個小將領將賀常棣帶到一處營帳前。

這處營帳明顯比其他的營帳豪華,恐怕就是西北軍的帥帳。

賀常棣、肖紅玉、張邁三人在營帳外等候著,他們三人利用陸舟經過五六日跋涉這才艱難來到宿城,現在滿是狼狽,就連平日里最注重儀錶的張邁都是滿臉胡茬,臉上還有三三兩兩的黑灰,手腳更是因為平凡接觸冰雪都生了凍瘡。

一刻鐘後,賀常棣幾人才被領了進去。

袁重領著西北軍中的幾名將領接待的賀三郎一行。

賀常棣一進營帳,按照軍中規矩給西北軍大將袁重行了禮。

袁重見到單腿跪地,腰桿卻筆直的三人,頓了一頓,高興的哈哈大笑,隨即親手扶三人起來。

「沒想到錢大將軍會派三名如此年輕的將領前來,當真是後生可畏啊!」

本坐在袁重身邊的蕭博簡眼眸突然一厲,就落在營帳中央領頭的年輕男人身上。

他端著茶盞的手一瞬間捏緊,賀常棣!他竟然來了!

當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賀常棣五感靈敏,立即就感覺到有一股陰寒的視線,他微微抬眸一掃,就看到了坐在上首的蕭博簡,他薄唇微微一抿。

一瞬間,原本氛圍和諧的營帳好像要迸射出交鋒的火花。

袁重也發現了氣氛不對,他奇怪看了看兩人,「你們難道認識?」

兩人同時冷聲,「不認識!」

袁重只好咳嗽了兩下,非常識趣的把那句「難道有仇嗎?」給咽了下去。

如果賀三郎聽到這句,定然會回上一句「毀家奪妻之仇。」

於是,營帳中的談話就在這樣詭異的氛圍中進行了。

袁重給賀常棣一行人在西北軍大營中安排了住處,至於糧草他們負責籌措。

袁重留賀常棣三人用飯,飯後,也不知道是不是袁重的惡趣味,居然讓蕭博簡送賀常棣出帥帳。

出了營帳,互相看不順眼的兩人,臉上就像是凍了冰渣子。

蕭博簡冷聲,「好走,不送!」

賀常棣壓根與他說話的興趣都沒有,他正要轉身離開,突然視線一低從蕭博簡身上掃過。

突然,一個東西頃刻抓住了他的視線。

蕭博簡褐色的衣袍腰間垂下了一隻通體雪白的暖玉,那暖玉上的圖案,賀常棣簡直再熟悉不過。

那是祖母在他們小夫妻新婚敬茶的時候賞給楚璉的萬福玉佩,是祖父在世時身上常常佩戴的。

這塊玉佩怎麼會在蕭博簡的腰上!

賀三郎眼眸一瞬間深濃,他垂落在身側的雙手剎那緊攥,彷彿是要將拳頭捏碎。

不過賀常棣還留有一絲理智,並沒有立即失控的抓住蕭博簡的衣領怒聲質問。

可賀常棣這突然波動的情緒也足夠讓蕭博簡察覺到不對了。

蕭博簡瞧他表情瞬間變得隱忍,似笑非笑的看著賀常棣,「怎麼?賀三郎這是身體不舒服?可要我調派軍醫給你瞧瞧?」

蕭博簡說著話,還情不自禁地摸向腰間暖玉。

賀三郎臉色黑沉,轉身就離開了帥帳。

蕭博簡盯著賀常棣匆匆離開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卻突然笑出聲來。

跟在他身後的衛甲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每一次主子大笑總是沒什麼好事。

蕭博簡轉身,一邊把玩著暖玉一邊道:「我們先回營帳,看來這形勢是越來越有趣了。」

之前楚璉一聲不響的離開趕往北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