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八十九章:團聚

第一百八十九章:團聚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四人從馬匹上下來,楚璉將兩匹馬牽到一起,讓烏麗罕扶著那日松站在擋風的位置,隨後她從馬身上的布囊里取出之前帶出來的食物。

四個人靠著馬匹,盡量汲取著馬匹身上的溫度,分了吃食,強迫吃下保存體力。

楚璉灌下一口羊奶,趁著幾人吃東西的工夫,與他們說著自己要用的辦法。

原本牧仁還吃的好好的,可聽到了楚璉的辦法後,驚詫地瞪大了眼睛。

他急急道:「楚姐姐,不行,這兩匹馬是我們最後的依仗了,如果沒有它們,憑我們雙腿根本走不出這雪原!」

楚璉當然知道牧仁說的是事實,她深吸了口冰寒刺骨的空氣,伸手摸向身後靠著的馬匹,嘆息了一聲,「牧仁,你好好看看這馬,就算我們不用這個法子,恐怕這兩匹馬也活不到明早了。」

況且,馬也要吃食物,他們走的匆忙,由於烏麗罕預估的失誤,他們並沒有帶馬匹的糧草。

沒有糧草,馬匹也支撐不了多久,更不用說這兩匹馬的情況現在根本就不好。

牧仁轉頭看向他們身後的馬,他伸手輕輕摸了摸,馬匹身體發著抖,神情懨懨,顯然不是長久之兆。他是生活在草原上的男兒,又是以游牧為生,對馬匹羊只最是愛護,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絕對不會傷害到一匹馬的。

牧仁有些痛苦地閉了閉眼,點點頭,這個時候,他也明白,殺了這兩匹馬或許是他們此時最好的選擇了,也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在今夜降溫的時候活下來。

楚璉見勸服了牧仁鬆了口氣,馬匹通人性,不到萬不得已楚璉又如何想這樣做。

抬頭看了看一眼望不到邊兒雪白,天光越發變暗,楚璉把最後一口肉乾塞進嘴裡,道:「吃完我們就開始吧。」

牧仁捏著拳頭點點頭,在吃飯的時候牧仁已經與母親和弟弟解釋了楚璉的辦法。

烏麗罕比兒子冷靜很多,儘管楚璉這個法子也只能解燃眉之急,他們明日一早面對的境況絕對不會比現在好到哪裡去,但是若不用這個法子,他們今晚就要被凍死。

所有人都同意了後,他們開始準備東西,幸好馬匹身上掛著囊袋本來就有兩把長刀,不然楚璉身上只有一把防身的匕首,一想到如果要用一把匕首去殺馬,楚璉整張臉都會黑的。

殺馬這樣的事情還是要交給烏麗罕和牧仁,他們常年與牛馬相伴,手法熟練,他們甚至知道怎麼殺死一匹馬能讓馬匹承受最小的痛楚。

當兩匹馬倒在雪地里的時候,就算是楚璉也忍不住眼眶泛淚。

天越來越暗了,氣溫也下降的很快,楚璉不得不加快手上的動作。

她和烏麗罕一起用力將馬匹的內臟從馬腹中掏出來,隨後放在旁邊的雪地上堆起來,兩匹已經失去氣息的馬橫躺在雪地里,當兩匹馬的內臟都被掏乾淨,楚璉和烏麗罕先扶著年紀最小那日松鑽進了馬腹中,隨後讓牧仁抱著那日松躺在外面。

楚璉用挖出來的馬匹內臟堆在馬腹的縫隙旁邊。

剩下一匹馬的馬腹就是她和烏麗罕的,幸好她和烏麗罕都纖瘦嬌小,個頭不高,不然兩個人根本就鑽不下。

楚璉和烏麗罕比划了許久,這才說服烏麗罕她自己躺在外面。

等到烏麗罕鑽進馬腹後,楚璉才蹲下身鑽進去,幸好她身上還披著一件狐裘,把狐裘裹在外面倒也不是那麼冷。

馬腹里味道難聞,甚至有血和組織液滴到了她的臉上,但是為了能活下去,只能忍受。

賀常棣越是隨著痕迹追出去,心沉的越厲害。

此時天已經黑了,跟著賀常棣出來的所有人都躲在陸舟上的暖棚中。

賀常棣黑著臉微微掀開了一條縫朝著外面一片漆黑看過去。

該死,天黑了!

在冬日的草原上,如果沒有東西可以取暖,天黑也就意味著死神的來臨。

他們的隊伍中有專門的嚮導,老人也是蠻人,在北境草原生活幾十年的。

旁邊肖紅玉肅著臉問老嚮導,「最近可有能歇息的地方?」

老嚮導努了努嘴,直言:「從這裡走,方圓十幾里地都沒有能休息的營地,若是想要度過這篇雪原,少說也要兩日。」

老嚮導一句話讓賀三郎臉幾乎變成堅冰。

外面有護衛彙報,「少爺,前面還有痕迹。」

賀常棣聲音有些發澀,「照著痕迹繼續走!」

護衛應「是」後,很快就吩咐下去。

要不是這陸舟和暖棚,就算是他們這一群身強體壯的男人也不能在這樣黑夜中在草原中正常行走。

賀常棣按著楚璉他們離開的痕迹追出來,問了那處帳篷主人,他當然也知曉楚璉逃走時是一身什麼樣的裝備。

四人兩馬如何能在這樣的夜晚生存!

他們帶著陸舟一路追來,就在路上遇到兩具凍僵的屍體,還是兩個男人。

瞧方向,恐怕是蕭博簡的人,也是追著楚璉去的。

連他們都沒能在這樣的天氣下活下來,何況是楚璉那樣一個嬌滴滴的女子。

賀常棣不願意再往下想下去。

肖紅玉見他一路沉默,忍不住開口安慰道:「賀大哥,你想開點,嫂子既然能逃這麼遠,她一定有辦法活下來的。」

賀三郎看了肖紅玉一眼,口中艱澀的說不出話來,此時往日里計較的那些哪裡還能想起來,他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看到還平安的楚璉。

不都說禍害遺千年,這個毒婦怎麼可能輕易出事!

陸舟靜默在黑夜的風雪中行走著,賀三郎簡直度日如年,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