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九十章:暖棚中

第一百九十章:暖棚中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此時已經昏迷了過去,因為她是躺在外面,雖然裹著狐裘,但還是多少受了影響。

賀常棣像是抱了什麼稀世珍寶在懷裡一樣,他緊緊收著手臂,好像他鬆了一點,手中的人就會立馬消失。

楚璉身上實在是算不上好聞,到處蹭的都是馬腹里血污,帶著腥氣,有些叫人作嘔,可是賀常棣卻視若無物。

對著楚璉那張沾了血污的小臉,他居然還能下得下去嘴。

把在一旁肖紅玉嚇的一愣一愣的。

想到平日在北境邊軍的營帳里,賀大哥那些龜毛的小潔癖,現在看到他抱著滿身臟污的楚璉,肖紅玉覺得有些毀三觀。

賀三郎將楚璉抱進陸舟上的暖棚,肖紅玉雖然神經大條了點,但還是個很有眼色的小夥子,他識趣的將那座暖棚留給賀三郎小夫妻,自己吩咐了屬下,去李星的暖棚和他擠著了。

賀常棣小心將懷裡的小女人放在暖棚內的毛皮褥子上。

暖棚里氣溫比外面的冷夜高上許多,他親自將楚璉外面沾染了血污的狐裘脫下來扔到了一邊,隨後又取過旁邊濕布巾給楚璉擦拭臉上的污跡。

他深邃的眸子緊緊鎖著昏睡中的楚璉,冷酷的俊臉上滿是溫柔。

他做完這些,隊伍中的醫者也趕來了。

賀常棣低沉的聲音應了一聲,醫者拎著一個木製的藥箱進了暖棚。

賀常棣將楚璉全身用褥子蓋好,只露出她纖細的一條雪白手腕。

賀三郎面上嚴酷,瞧不出情緒,可是攏在袖口下的手卻緊緊捏著,盯著楚璉有了一絲血色的小臉緊張的不行。

「如何?」

四十多歲的蠻人醫者收回手,恭敬道:「校尉莫要擔心,鄉君底子好,萬幸沒有凍多久,只是之前氣溫過低陷入昏睡,等身體緩過來,好好養幾日就沒大礙了。這些日子切記要保暖。」

聽了醫者這樣的話,賀三郎才真的放下心。

「去幫那母子三人也瞧瞧吧!」

醫者很快離開。

暖棚里的火盆上溫著熱水,賀三郎拿了沾了熱水擰的半乾的帕子給楚璉擦手,瞧她一雙小手被凍的通紅,又用熱的布巾裹在她一雙小手上,幫她捂手。

楚璉迷迷糊糊,腦子昏沉的很。

先前她是覺得越來越冷,她拚命想要保存意識,可最後還是抵不住寒冷的侵襲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周圍突然就沒那麼冷了,而且鼻息間還有一股熟悉好聞的味道,緊接著她渾身好像落入了一個溫暖火爐中,火爐赤紅的火光微微炙烤著她,讓她很是舒服。一雙手也被什麼暖暖的東西包裹住,讓她舒服的想要嘆息。

楚璉原本緊緊皺起淡眉慢慢舒展開,賀常棣此時就坐在她身旁。

一雙深濃的鳳眸就盯著她看,賀常棣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線。

他一直以為自己只是被這個毒婦吸引了而已,直到這一次,他才發現自己已經完全掉進了楚璉的「陷阱」里,而且是心甘情願的。

他永遠也不會忘記之前尋不到她時自己焦躁絕望的心情。

賀三郎盯著床邊這個「可恥」的讓他掛心的毒婦不知道盯了多久,明明還是那一張臉,一點也沒變化,可他的心境早已變了。

楚璉睡著睡著突然感覺到一絲涼意,到底還是在外面,在黑夜中,暖棚里再暖和也定不如營帳。

被暖棚里的溫度同化後,楚璉就感受到了冷意。

她之前舒展的眉間再次蹙起,嘴裡無意識的喃喃道:「冷。」

出神的賀三郎被她這短短一個字喚回了神,他看了一眼自己周圍,見根本就沒有多餘的褥子,怔了一秒鐘,想到剛剛醫者交代的楚璉要注意保暖再也不能受凍,他突然解了自己脖子上的系帶,將身上的皮裘和外袍都脫下,然後躺到楚璉身邊,長臂一展就將楚璉擁在自己懷裡。

他將外袍和皮裘蓋在兩人身上。

賀常棣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很自然,上次兩人在山洞中就這樣睡過,這第二次也算是輕車熟路了。

楚璉雖然身材嬌小,卻也凹凸有致,加上她為了來北境又專門鍛煉了許久,將原本腰上那點小肉都減了去。

如今被賀三郎抱在懷裡,可真是一個嬌嬌軟軟的小人兒。

賀常棣怕她受凍,收緊了手臂,幾乎要將她嵌進懷裡。

男子身體本來就比女子火熱,楚璉俯一接近這個暖源就情不自禁想要離的更近,這完全是身體本能動作。

為了抱住這個暖源,她一隻腿都不安分地搭在了賀三郎的身上。

冷著臉的賀常棣只微微垂頭看了楚璉一眼,身體微僵後,也就隨她去了。

兩人現在都是穿著中衣,身上衣衫單薄,賀三郎一手放在楚璉頸下,一手從她的纖腰上攬過去。

楚璉溫熱的呼吸就撫在賀常棣鎖骨處,她一隻手也下意識的抓住賀常棣胸前的衣襟,一副依賴的模樣。

小夫妻兩兒現在貼地緊緊的,一絲縫隙也沒有。

賀三郎冰冷的面龐微微融化,此時懷抱被楚璉填滿,一顆心也好似被填滿。

在隱蔽的地方,賀常棣滿足地輕輕嘆息一聲,閉上了眼睛,似乎也想要像楚璉一樣昏睡過去。

為了尋楚璉,他也有好久都沒有休息了,心弦一直緊繃著,直到將人切切實實抱在懷裡,他心弦才徹底放鬆下來,人也有了困意。

他慢慢閉上眼睛,剛剛要睡去,懷裡的楚璉卻輕輕一動,頭顱擺了擺,在他的懷裡鑽了鑽,好像此時的姿勢不舒服,她想要調整一個更舒服的姿勢再睡。

被楚璉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