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九十一章:軟膩

第一百九十一章:軟膩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賀常棣只覺得自己手心愈發的熱燙,好像是要燒灼起來了。

手下膩滑的肌膚彷彿是帶著一股吸引人的魔力,讓他沉醉。

賀三郎輕輕吻著楚璉,他呼吸急促,不知怎麼回事,肖紅玉以前看的那些避火圖突然就清晰地浮現在了腦海里。他手已經慢慢攀上了楚璉胸前柔軟的地方。

當大掌觸到那一處不同於男子的軟滑時,賀常棣渾身泛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渾身更是緊繃的難受。

他用力咽了口口水,表情即使仍舊清冷,但是一雙深邃的眸子卻染滿了**。

賀常棣其實本來是個清冷的人,更是因為前世曲折悲慘的經歷,性格越發冷酷。

這樣的人其實想要動情很難,可是一旦真的鐘情於誰,那定然就是一顆情種。

賀三郎盯著楚璉的深眸璀璨,仿如盛滿了星辰大海。

他渾身緊繃的難受,更是口乾舌燥,覆蓋在那一方柔軟上的手這時候再也忍不住了,他試探地輕輕動了動。

那種從未經歷過的感覺讓賀三郎簡直欲罷不能。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媳婦兒的身體原來是這麼柔軟,與她一比,自己真是打哪兒都硬,當真是個石頭一樣的臭男人。

賀常棣脖頸也慢慢變紅了,偏生臉上還是一副高冷的神色,天知道其實這會兒他心裡有多興奮多激動。

他烏黑的長睫凝視著懷裡昏睡的楚璉緊張地抖動了兩下,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只是大掌實在是捨不得那塊讓自己前所未有迷戀的軟滑,還霸道地覆蓋在上面。

忍著好不容易停歇了幾秒,當確定楚璉還在昏睡、根本就沒有知覺後,他大掌一動,這才放心地囂張起來。

他輕輕捏了兩下,反而覺得是在飲鴆止渴,狠了狠心,將整隻手都伸了進去,修長的手指整個都罩住,彷彿是在試探手感一般,先是整個托住捏了捏揉了揉,他掌心處明顯感到一小點不同於其他地方嫩滑肌膚的凸起。

賀三郎嘴唇抿成了一線,手心都有些出汗,他那隻手只停頓了一秒,就伸出指尖朝著中間輕輕碰了碰。

那處似乎是太敏感了,根本禁不起挑逗,居然很快就硬~了起來……

楚璉身體上的反應就想是烈性春~葯,賀三郎頓時覺得自己身體有了異樣的感覺。

暖棚里的燈火昏暗,掛在一旁的燈籠還在微微搖晃,更給窄小的暖棚增添了一層曖昧的氣息。

就算是賀三郎這樣清冷的男人在面對自己喜歡的女人時,也不是完全能忍住的。

何況楚璉還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夫妻敦倫本就是天道,再正常不過的了。

這邊賀三郎很快就為了自己這種控制不住的行為找到了合適的借口,於是,他的動作愈發的大膽。

他一隻手摸了還不夠,他還想要親眼看一看。

他一雙濃重的眸子先是掃了掃楚璉白皙帶著紅潤的面龐,而後那隻作亂的手好容易才從楚璉的衣擺里抽出來。

在楚璉額頭上留下一個輕吻,賀三郎修長的手指伸向楚璉胸前衣襟,他微微朝後仰了仰,給兩人之間騰出了點距離,而後手指微顫著去解楚璉中衣的衣結。

也不知道是太緊張還是太急躁的緣故,一隻手解了好幾次都沒解開,不但如此,還因為剛剛惱火一陣亂拉,那原本活結的衣結已經變成了死結……

賀三郎耳尖越發的紅,喘息也越變得急促,最後他實在是沒了耐心,乾脆用上內力,微微一捏,那成為死結的衣帶就被他捏斷了……

賀常棣視線落在楚璉微微露出一小塊肌膚的白膩胸口,修長的脖頸下是凸出的好看鎖骨,隨後就是那片剛剛讓他幾乎隱忍不住的雪膩。

此時衣襟還好好地攏著,可是因為側躺,胸前兩團被擠壓,微微露出一道迷人的溝壑。

賀三郎修長的手指夾住一邊衣襟,他喉結也跟著緊張地滾動。

手指輕輕用力,薄薄的中衣衣領就被掀開,裡面素色的鵝黃抹胸就露了出來。

抹胸因為他剛剛在裡面作亂過的大掌已經有些歪斜,賀常棣這個悶騷,居然就直接解了後面的系帶,輕輕了撩開了一邊。

頓時,剛剛在手掌中滑膩柔嫩的那隻白兔就落在了他深邃的視線里。

他目光緊緊鎖在楚璉胸前春光乍泄的地方。

那處摸在手裡和親眼看見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強烈的視覺衝擊讓賀三郎的身體像是一張拉滿了的弓,賀三郎從沒想過原來楚璉胸前的這兩隻白兔子會這麼可愛。

他渾身緊繃的難受,明知道自己不應該這麼撩火,卻完全忍不住,他伸手就揉在那隻顫微微的兔子上。

這一下一碰到就再也控制不住力道了。

即使平日里的賀三郎再禁慾再高冷,那身體也是一個才二十歲的血氣方剛的青年。

此時躺在自己懷裡的女人還是自己喜歡並且是他的妻子,他完全沒有忍的必要。

於是,手中動作越發的狂野。

他微涼的薄唇也落在楚璉額頭、瓊鼻上,一路向下。

賀常棣正沉迷在這種讓他欲罷不能的感覺里。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楚璉會在這個時候醒來。

睡夢中的楚璉先是覺得自己終於暖和了,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胸口就開始難受起來,開頭那力道她還能忍受,可是後來那力氣越來越大,她難受的想要立馬逃開。

楚璉痛苦地睜開迷濛的杏眸,誰知道視線剛清晰,經歷的就是這樣尷尬的場景。

楚璉幾乎是愣了一秒鐘,隨後一股怒氣從胸腔中升騰起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