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九十三章:日後好好疼媳婦

第一百九十三章:日後好好疼媳婦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賀三郎突然感覺到一絲忐忑,火熱的身軀一瞬間就變得冰涼了,他下意識摟緊懷中柔軟溫熱的女人,好像這樣,他才能得到一點安慰。

烏麗罕母子三人沒什麼大礙,吃了些東西,又在暖棚里休息了一個晚上後,精神甚至比以前還要好。

等到楚璉再次睜開眼,發現竟然已經是次日的午後了。

她縮了縮身體,揉著還有些迷濛的眼睛,身邊那個天然的火爐不在了,她冷的打了個寒顫,很快就清醒了。

剛坐起來要叫人,就聽到暖棚的氈簾微微一動,賀常棣一隻手臂一撐,就進了暖棚里。

他將手中一個靛藍色布匹包著的小包裹放在旁邊,抬頭微微掃了一眼後,就立即移開了視線。

楚璉看他神色奇奇怪怪的,連露在外面的耳朵耳尖都帶著點紅,淡眉一蹙,低頭看了自己一眼,這麼一看,饒是她臉皮再厚也忍不住發起燙來。

她身上的中衣鬆鬆垮垮披著,因為胸前的衣帶斷了,一邊領口大敞著,裡面鵝黃色的抹胸歪歪扭扭,露出了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膚,那肌膚上有幾處紅痕,赤果果昭顯著賀三郎昨夜的「放縱」。

楚璉瞪了他一眼,連忙裹緊了身上衣裳,微怒道:「你轉過去!」

賀三郎這次竟然出奇的聽話,二話沒說就微微側身,楚璉見他背過身子,連忙整理起自己的衣裳。

可當她發現胸前中衣的衣帶根本就是斷開的後,懊惱再也壓抑不住,「賀常棣,都是你乾的好事!」

賀三郎早就把這件小事忘掉了,莫名其妙被媳婦吼了一聲,他覺得很是委屈。

抿了抿薄唇,還沒忘楚璉剛剛叫他背過去呢。

「我轉過去了?」

「轉過來!」楚璉沒好氣道。

賀常棣轉過身後,視線朝著楚璉看去,這才知道她在氣惱什麼。

他臉「唰」的一下就發紅了,也回憶起昨晚他是怎麼弄斷那根衣帶的,他右手攥了攥,饒是冷麵賀三郎這個時候面對媳婦的指責也啞然的說不出一個字來。

「有衣服嗎,給我找一件。」

這中衣只能勉強掩著,她昨日身上穿的大氅和狐裘沾滿了馬血,味道實在是難聞,根本就不能上身了。

賀常棣尷尬地咳嗽兩聲,長手一伸,從暖棚壁上一個夾層小櫃里拿出了一件衣裳來。

「這裡沒有女兒家的衣物,先穿我的將就一下。」

這輛陸舟是賀常棣去宿城用過的,裡面倒是存了幾件他換洗的衣物。

茫茫冰原,楚璉也只能用賀三郎的衣裳先抵擋一陣子了。

這是一件玄色的厚長袍,上面綉著青色竹紋,拿在手上還不覺得什麼,可是一套到身上,立馬就覺出兩人的差距了。

賀三郎身材頎長,這在北境邊軍磨礪了約莫小半年的時間,身體更是比以前壯碩了不少。

而楚璉身材嬌小,兩人站在一起,她只到他胸口,現在賀三郎的外袍套在她身上,和穿著水袖的戲服差不多……

胸前圓領盤扣扣起來,那衣服裡面就空蕩蕩的,實是大的離譜。

楚璉輕嘆口氣,也沒別的法子,總不能真的只穿一件斷了帶子的中衣吧,就算她不見人,也會被凍死。

從皮褥子上爬起來,尋了自己之前的衣裳抽了腰帶出來,仔細扎在寬大袍子的腰間。

而後又將袖口高高挽起,做完這些,楚璉鬆了口氣,總算是可以安心坐下來了。

賀三郎在她動作的時候,一雙深濃的鳳目一直盯著她。

其實那外袍原本是件直綴,根本就不用系腰帶,可是到了楚璉身上,為了固定住衣服,只能加上了一條腰帶,沒想到的是,系了腰帶後,她那胸前就鼓鼓囊囊凸顯了出來,想起昨夜手感,他就情不自禁出神。

況且楚璉此時穿的是他的衣裳,男子對自己喜歡的女人穿著自己衣裳總是會有一種強烈的佔有慾和滿足感。

楚璉不知道她一個很普通的做法無意中滿足了賀三郎隱秘的小嗜好,大大咧咧地坐下,一雙大眼很快就看向了賀常棣帶來的包裹。

她咽了口口水,肚子也很是「爭氣」的跟著「咕嚕嚕」叫了起來。

賀三郎被這聲音拉回神,他這個時候倒是一點也不彆扭,變得善解人意了。

他將手邊的包裹拿了過來遞給楚璉,「先吃點東西墊墊,傍晚我們就能回大營了。」

打開包裹,只是一些肉乾什麼的,楚璉倒是也沒有嫌棄,拿起一塊就嚼起來。

在這樣的環境下,楚璉還是很識趣的,不管怎樣,總不能虧待了自己的肚子。

賀三郎就坐在一旁看著她吃,見她臉上絲毫沒有嫌棄不快的表情,他心裡一松的同時又一暖。

其實楚璉是個很體貼人的姑娘,她從不會無理取鬧,不管是什麼身份的人和她相處都感覺很舒服。著實沒有盛京城裡那些貴女的清高和矯情。

想到當初他從晉王手中拿到的那些楚璉的情報,忽的眉頭一皺,心口糾緊了一下。

楚璉雖說是英國公府的嫡出六小姐,但是自幼喪母,後來楚奇正再娶,所謂有繼母就有繼父,她在府上絲毫不得寵,因為英國公府子女眾多,英國公和老夫人也從未多關注過她,她其實在英國公的日子並不好過。

有時吃穿用度還不如府里受寵的庶女。

以前他從未覺得楚璉出嫁前的經歷有什麼,但是現在想起就是覺得心情莫名淤堵。

楚璉正認真對付眼前的肉乾呢,根本就沒注意到賀三郎那敏感的小情緒。

就算是知道了他此時在想什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