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零四章:討厭的賀三郎

第二百零四章:討厭的賀三郎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一愣,怎麼也沒想到見到賀三郎後,他第一句話居然是這樣的。

搞的好像他是她拋棄的大狗一般,當真是叫人無言。

楚璉嘴角抽了抽,帶著問青走到了床邊。

她在床邊的綉墩上坐下,「來越既然出去了,一會兒我給你換藥,今日二十七了,你順便沐浴,等沐浴後再上藥。」

賀常棣微轉過身,看了楚璉一眼,沒說話。

楚璉淡定從容的很,「賀常棣,你不說話,那我當你默認了。」

話畢,楚璉轉頭吩咐身邊的問青去讓小丫鬟們準備沐浴要用的一應東西。

就在楚璉起身去尋放在一旁的那些繃帶紗布時,賀常棣那冷冰冰的眼神朝著廂房內伺候的下人一掃,頓時,兩個小丫鬟渾身一抖,就轉身腳步輕輕退了出去。

見此,賀常棣臉上才顯現出一絲滿意的神色。

楚璉把繃帶紗布與之前來越叫人交給她的那些藥品放在一起,一轉身就覺得廂房裡安靜不已,掃了一眼,發現廂房裡竟然只有她和賀常棣兩個人了。

把藥箱放在一邊,楚璉奇怪的看向賀三郎,「人呢?」

賀常棣一臉淡定,「被我遣出去了。」

啊?楚璉不解,沒事把人遣走幹嘛?

「有什麼要事與我說?」楚璉自然而然坐到了賀三郎身邊微微湊近了他。

兩人之間雖然還有一段距離,但是賀常棣已經能聞到楚璉身上清淡的香氣,並不能分清是什麼香味,賀三郎只覺得很好聞。

賀常棣眼裡不知覺帶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他微側身子故意與楚璉靠的更近,呼吸幾乎就要撲到了楚璉柔嫩的臉頰。

「不是什麼事,只是讓你幫我看看傷口,今日一早起來便有些痛。」賀三郎語調清冷,若是忽略他灼熱的幾乎要燒灼人心的呼吸,根本就聽不出他話里的「不懷好意」。

若是平日里楚璉定然能分清他話語真假,只是事關他身體,楚璉一時就緊張起來,失了分寸。

她小臉滿臉震驚和埋怨,「只是今早痛的嗎?前兩日呢?賀常棣,你是不是傻,自己傷口痛悶不吭聲的忍著,不說一句!」

說了就去扯賀常棣蓋在身上的被褥。

老大夫前日就回家過年了,賀常棣腿上的傷勢又恢復的好,所以楚璉也就未讓老大夫每日來回跑,老大夫臨走的時候也交代過,只要每日按時換藥喝葯,將養上一個月也就能下地了,如今修養了這些日子,已不是什麼大問題。

不過楚璉也是親眼看過賀三郎右腿的傷勢的,那時候血肉模糊,甚是可怖,如今賀三郎喊疼,她怎麼能不著急。

瞧著楚璉突然這般情急,賀三郎心中突然生了愧疚,想要伸手拉住楚璉,阻止她急惶惶的動作。

可是楚璉既然得知了他傷口疼痛,不親眼看看哪裡能放心,在現代可是有很多外傷恢復不好潰爛發炎的例子。如果真的遇到那種情況,可是要比原來更加糟糕。

楚璉甩開賀三郎的大手,兩頰都鼓了起來,她回頭狠狠瞪了一眼賀常棣,怒道:「你別動,小心又牽扯到傷口。」

雖然楚璉語調兇狠,但是她天生就是軟糯的聲音,這般發狠起來,不但沒有一點威嚴可言,反而撓的賀常棣心口痒痒的,想要將面前這隻關心他的炸毛小貓抱在懷裡好好疼愛安撫一番。

賀三郎也後知後覺知道勸不動自己這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娘子,最後只能苦笑著靠在床頭任由她動作了。

賀常棣右腿上的傷口是在大腿內側往裡的位置,其實這個重傷位置特別危險,一不小心就會碰到大腿處的動脈導致人失血過多而亡。

幸好賀三郎福大命大並未傷到動脈,他為了方便每日換藥,下身只穿了一件短短褻褲,直到大腿上部,堪堪遮住重點部位。

被褥掀開就是賀三郎結實修長的大腿,右腿上部被繃帶緊緊纏了起來。

楚璉看了賀常棣一眼,「你忍著點兒,我把繃帶拆開看看傷口有沒有問題。」

還不等賀三郎同意,她就低頭小心拆解著繃帶上活結。

賀常棣抽了抽嘴角,沒想到這丫頭動作這麼快。

他幽深的眼眸盯著楚璉微微嚴肅的小臉,面龐雖然冰冷,但是心中卻溫軟。

這般被放在心上的感覺,他已經很久沒有體味過了。

楚璉小手靈活,動作很快,包裹傷口的紗布很快就被她小心翼翼的揭開。

她先是看了看膝蓋上部的傷口,發現傷口已經結痂,傷口處也是乾燥清潔,並無不妥。

楚璉蹙了蹙眉,開始順著傷口,查看大腿內側的傷處。

因為賀三郎的腿不能移動,楚璉只好換了姿勢爬上了床,跪在了床裡面,她微微傾身,矮著腰部,想要看清傷處。

賀常棣原本還不覺著什麼,可是楚璉無意中的這個動作實在是容易讓他想歪,他視線微微低垂,就看到她糯白的小臉靠著自己的重點部位。

他本就對楚璉動了真心,又渴望著與她有身體上的接觸,所以感覺更是剋制不住。

楚璉根本就沒注意到自家這個蛇精病夫君的反應,她將他右腿上的傷口都檢查了一遍,發現傷口恢復的很好,沒有任何問題。

幾乎是一瞬間,楚璉就反應過來,又想到他剛剛貌似要攔阻的動作,楚璉被氣個半死。

她因為怒氣,一張小臉緋紅,就連一雙杏眸里都是粲然晶亮的怒意。

楚璉哼了一聲,昂起頭就要朝著賀常棣發火,視線一移轉,不可避免的就看到了某個不正常的部位。

一件薄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