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零八章:三少爺來了

第二百零八章:三少爺來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實在是對不起表小姐,三奶奶不在府上,我們這些做下人的也做不了主。」喜雁話音雖然委婉,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魏王妃賜給楚璉的衣裳就是不能借給她。

潘念珍擰著帕子,明顯不甘心,她還要再說,一旁劉嬤嬤瞧著不好連忙插嘴道:「表小姐,您瞧這邊幾件不管是顏色還是樣式都是今年盛京流行的,若是表小姐穿上定然好看。」

潘念珍期望沒達成,最後還是選了年底府上給楚璉添置的冬衣,似乎是覺得不甘心,她一口氣選了五六套,幾乎搜颳了楚璉冬日規制里添的所有冬衣。

喜雁站在一邊瞧著,雖然心疼,但是她一個婢女也不好說什麼,尤其還是三房主子都不在府上的時候。

最後只能恭恭敬敬將表小姐潘念珍送走。

瞧著一行人搬著滿箱的衣裳離開松濤苑,喜雁身邊被提拔成二等丫鬟的白茶心疼道:「喜雁姐姐,咱們就這般讓三奶奶的東西被人搶走?依奴婢看,這個表小姐就不是個好人。」

喜雁回頭瞪了她一眼,「咱們是下人,就算是再想護著三奶奶,那也越不過這個府上的主子,什麼事情咱們心裡明白就好,記得清清楚楚的,等三奶奶回來都告訴她,到時候三奶奶自然會有定論。還有,你今日這話在我面前說說就罷了,在旁人面前可不能亂說,否則平白無故給咱們主子樹敵。主子們不在,咱們松濤苑的人更是要約束好自己。」

白茶點頭,「喜雁姐姐的教誨,白茶記下了。」

「好了,你也別在我身邊杵著了,去把三奶奶的衣裳歸置好了,將今日被表小姐取走的衣裳都記下來,我們院子內的賬冊可要嚴格的把控好。」

白茶領了吩咐轉身手腳麻利的去做事了。

喜雁瞧著這小丫頭風風火火的背影,笑著點點頭。

雖然白茶年紀不大,才十二,但是做事有模有樣的,倒是比景雁和福雁都堪大用。

劉嬤嬤回了慶暿堂,猶豫了良久才將潘念珍在松濤苑的做為告訴了賀老太君。

賀老太君一愣,隨即嘆息,「這些年,那孩子都在她母親身邊長大,沒見過什麼市面,乍一來府上眼皮子淺了些,也能原諒。湘雲,你去讓管內宅的管事娘子給她們母女兩個再添置些頭面首飾,另外從我庫房裡挑兩套頭面給她們。」

劉嬤嬤沒想到老太君不但不起防心,反而還心疼起大姑奶奶母女,雖然想要勸兩句,但又清楚這個時候老太君怕是什麼也聽不進去,只能暫且作罷,領命下去安排了。

大姑奶奶賀瑩今年四十多歲,身材微胖,一張與賀老太君相像的圓臉上皺紋並不多,只是嘴角兩邊的法令紋明顯,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好似刻薄許多。

午歇後,賀瑩在慶暿堂里閑逛,她細細看著每一處,這院落與她當年離開時相比沒多大變化,但是有一些細節卻是又變化了許多。

不管是布局還是院中一物一景都比當年精緻許多,可以看出從她當年遠嫁泗陽後,慶暿堂起碼重新修整擴建了兩次。

而從她進靖安伯府開始,直到今日中飯結束,她也清晰的感受出如今的靖安伯府已經不是二十年前的靖安伯府能比擬的了。

這二十多年來,靖安伯府恐怕早就在盛京城站穩了腳跟。

她嘴角翹了翹,這樣一個動作讓她的法令紋加深,叫她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刻薄了。

她轉了個身,視線通過半開的窗戶落在了屋內。

這處穿廊就靠著慶暿堂的小書房。

小書房原來是老太君處理庶務的地方,只是老靖安伯沒了後,老太君懷念亡夫就把自己書房搬到了老靖安伯府的大書房內,小書房就閑置了下來。如今是給慶暿堂幾個有身份地位的丫鬟嬤嬤當處事的地方。

現在坐在小書房裡打算盤珠子的就是老太君身邊最得用的大丫鬟木香。

姑奶奶賀瑩想了想,就走了過去。

小書房很安靜,只外頭有個小丫鬟守門,還因為備懶坐在火盆邊打起了瞌睡,賀瑩輕手輕腳進了小書房的裡間。

木香的算盤珠子噼里啪啦的響著,認真記著賬目,根本就沒聽到腳步聲。

大姑奶奶賀瑩隔著一兩米的距離瞧著木香攤在梨花木桌上的賬目,頓時眼睛猛然瞪大,倒抽了口涼氣。

這什麼鋪子怎的如此賺錢,一個月竟然有三四千兩的入賬!

她心急火燎就朝著賬目開頭看去,只瞧見賬目打頭的三個字——歸林居。

歸林居?

這不是她娘的陪嫁鋪子?

就算是經營最好的時候也不過是個老字號酒樓,沒有任何特點,怎麼如今變成了搖錢樹?

三千兩!這可是不小的數目,有些勛貴人家嫁女,陪嫁銀子都沒有三千兩,更不用提這歸林居一個月的盈利就是三千兩。

想當初,賀老太君將她攆到了泗陽,也不過只給了一萬兩傍身銀子。

賀瑩一瞬間就紅透了眼。

木香一轉頭就瞧見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的大姑奶奶,她神情變了又變,最後急忙合上了賬目,起身行禮,「大姑奶奶怎麼到奴婢這裡來了。」

賀瑩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她掩飾了眼中的貪婪,抬了抬下巴,「我無事隨便轉了轉,怎麼,這你也要管?」

「大姑奶奶說的哪裡的話,若是大姑奶奶想要轉轉,奴婢這就安排幾個伶俐的小丫鬟陪著您。雖然是冬日,但是咱們府上還是有好幾處景緻可以看的。」

賀瑩瞧這大丫鬟木香木著臉,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轉了轉眼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