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一十三章:封侯

第二百一十三章:封侯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斥候小心將魯國公錢大將軍的摺子呈給承平帝。

摺子上詳細記錄了與圖渾兵的交戰經過。

承平帝細細看完摺子後大呼了三聲好,立即叫身邊的近侍伺候筆墨,他要親擬賞賜的聖旨。

在年根兒的時候收到這麼一個大喜訊,宮中今年的年節辦的都格外熱鬧。

除夕這日一早,承平帝的賞賜就到了靖安伯府。

賀老太君帶著一府的人跪在前院垂花門後接旨時,又是震驚忐忑又是高興喜悅,她怎麼也沒想到這次北境大戰中,功勞最大的居然是她的幺孫賀三郎!

大武朝超綱穩定,如今聖上又是明君,盛世在即,實在是少有這樣的機會掙軍功了。如今朝堂上同品級的武將官職已經遠不如文臣,像靖安伯府這般靠著軍功起家的勛貴子弟,現在都極難混出頭,有些抱負的,恐怕沒個十年時間也難在朝堂站穩腳跟。

老伯爺走的早,靖安伯又遠在明州戍邊,賀老太君原本是很為了孫輩的三個孩子前塵發愁的,怎麼也沒想到賀常棣這般去了一趟北境就闖出來了!

當真是讓她驚喜。

聖旨寫的很簡單,估摸著後續的封賞要等到賀常棣回盛京城再詳細安排。

但就是這麼一兩句簡單的話,卻讓老太君都愣住了。

承平帝竟然賞賜了爵位給賀常棣。

定遠侯!

居然比老伯爺的爵位還要高一個等級!

饒是經歷了大風大浪的賀老太君也一時回不過神。

宣旨的就是承平帝身邊得寵的近侍。

他笑道:「老太君,這可是天大的好事,等侯爺回京了,小人可要來討杯酒吃。」

賀老太君被這句話拉回神,立馬放下了心中千萬的猜想,打起精神來應付宣旨的近侍。

「那老身就靜候公公了。」

賀老太君代替賀常棣接過聖旨和一應賞賜,又讓劉嬤嬤送上了謝禮,近侍趕著回宮復命,婉拒了賀老太君地挽留。

等到宮裡宣旨的人一走,賀老太君捧著聖旨都還回不過神。

他們靖安伯府如今就是一門雙爵了?

除了前朝,大武朝建朝至今世家裡還從未有過這樣的殊榮。

這也意味著靖安伯府從原來的二流世家一躍成為京中有數的家族。

賀老太君本就是最疼愛賀常棣的,靖安伯的爵位日後定然是要傳給大郎賀常齊,二郎那個整日里混在龍虎衛又不願意成婚的,老太君都懶得管他,原本為賀常棣想的後路是想讓他走科舉文官一途。雖然艱難了點,但是有靖安伯府撐著,多努力些年,也能混的有模有樣,誰知道,他竟偷偷跑去了北境。

當初賀老太君有多擔心,現在就有多驚喜。

賀常棣有了爵位傍身,日後就算幾個孩子分家,那她老人家也能放一份心了。

如今叫她最擔心的倒是剩男賀二郎了。

兒子比父輩祖輩都有出息,靖安伯夫人劉氏自然也是欣喜的緊。

大郎賀常齊一向都有自知之明,他知自己不差,但是與出色的三弟比起來,他卻自愧不如,三弟這次去北境能立大功,他身為賀家人,自是為他驕傲。

這滿靖安伯府不高興的恐怕也只有大嫂鄒氏了。

本就不如楚璉招長輩喜愛,如今三房的爵位又壓了他們一頭,她名下連個嫡子都沒有,日後在靖安伯府的處境只會更艱難。

她在喬嬤嬤地攙扶下微微低著頭,旁人看不到她嫉妒怨毒的眼神。

至於賀瑩和表小姐潘念珍先是震驚,隨後就是欣喜若狂。

賀瑩是靖安伯府的大姑奶奶,靖安伯府的地位高了,她的身份自然也跟著水漲船高。

等到賀三郎回京,照著聖上這聖旨只怕還會重用,到時候靖安伯府在盛京城眾多勛貴之家中也是舉重若輕的了。

她大哥靖安伯還在,靖安伯府不可能這麼快分家,想要永遠占著這榮華富貴,讓女兒嫁進娘家是最好的方法。

大姑奶奶一雙細長的眼睛精光閃閃。

與此同時,承平帝的旨意同一時間被快馬傳回涼州城。

只是此時還是冬日,從盛京到涼州最快也要十多日的路程,估莫著消息到達涼州恐怕已是元宵之後的事情了。

除夕和大年初一一過,年後的日子就如白駒過隙。

涼州城還被冰封在白雪之中,如今要出遠門一樣要乘坐楚璉命人做出的陸舟。

聽在北境生活了幾十年烏麗罕說,北境要到二月才會冰雪消融,到時候被皚皚白雪覆蓋的草原有一大半都會變為沼澤。同樣充滿了危險。

如今烏麗罕母子三人就住在和府中,經了這段時間的相處,烏麗罕也基本能說通順大武朝的官話了,雖然音調還是有些奇怪,但是平日里交流卻是沒什麼障礙。

楚璉與烏麗罕母子三人經了患難的情意,如今關係很好,烏麗罕只有兩個兒子,沒有女兒,楚璉年紀又比大兒子牧仁還要小,她乾脆就將楚璉當做了親女兒來疼愛。

蠻人爽朗,沒有大武朝貴族那麼多的繁文縟節,楚璉又是地地道道紅旗下培養出來的好姑娘,反而與烏麗罕很處得來,倒真像是經年未見的親人一般。

過了年十一歲的那日松在和府有豐盛的食物和湯藥,身子也漸漸好起來,如今兄弟兩兒就在秦管事手下做事。

楚璉與賀三郎商量過,回京城的時候要帶上他們母子三人,以後就留在他們夫妻身邊了。

平日里頗有些「小氣」的賀三郎這一次卻大方同意了楚璉的提議,害得楚璉以為他沒聽清楚又確認了一遍這才知道他並未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