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一十五章:胖了些

第二百一十五章:胖了些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沒想到他動作會這麼大膽,警告的狠狠瞪了他一眼。

誰知道賀常棣根本就不知道收斂,那隻手還在那塊柔軟翹挺的地方用力揉了幾下。

他靠著楚璉,把頭埋在她頸項邊兒,嗅著她身上淺淡好聞的香味,薄唇觸到她紅透的耳垂,霸道的要求道:「璉兒,明日你與我坐一輛馬車。」

楚璉覺得自從自己這蛇精病夫君賀三郎受傷後,好像突然變成了一個佔有慾極強的大孩子。

這會兒也頃刻明白過來剛才他為什麼這樣了。

楚璉無奈,「那卉姐姐怎麼辦?」

司馬卉好歹是個姑娘家,總不能與她們夫妻擠在一個暖棚里,況且她與司馬卉關係不錯,在邊軍的時候,司馬卉也一直都很照顧她。若是她把司馬卉撂在一邊兒,來陪賀三郎,這叫什麼事兒。

「讓她一個人乘坐一輛馬車便是。」

被媳婦冷落了一天的賀三郎開始認死理兒。

楚璉汗顏,以前怎麼沒發現這人這麼一根筋,佔有慾這麼強,連女人的醋都吃。

正是因為了解賀常棣,楚璉才明白現在要是不給他一個準話,他今晚准沒完。

楚璉雙手擠在兩人胸前,她用力推了推,讓自己和賀常棣之間空出一定距離。

賀三郎垂頭凝視著她,滿臉不悅。

楚璉盯著他輪廓分明的俊臉,突然一笑。

一雙澄澈的明眸彎成月牙,彷彿一朵暗香浮動的曇花瞬間綻放,晃花了賀三郎的深眸。

楚璉突然伸出雙臂勾住賀常棣的脖頸,用力將他往下拉。

賀三郎順從的微微彎腰,把臉伸到了她的面前,兩人四目相對,楚璉連他臉上的絨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楚璉小臉上笑容又大了一分,覆在賀常棣的耳邊,悄悄說了一句話。

楚璉話畢,賀常棣那張冷酷的俊容瞬間像是在放光一樣,他眼眸一瞬間就變得深沉的嚇人,彷彿要叫人融化在他這樣的眼神里。

他低啞著嗓音確認道:「真的?」

楚璉卻不肯再說第二遍,只是摟著他的脖頸對著他笑。

賀常棣放在她腰間大掌一用力,托住她的臀,楚璉就這麼被她像是抱小孩一樣抱在了懷裡,嚇的她連忙扣緊了他的脖頸。

這下可便宜了賀三郎,胸前柔軟一下就壓到了他的俊臉上。

楚璉發現後,臉已經紅的不能見人。

賀三郎畢竟腿還沒好全,他雖然現在太過激動,可是也不敢胡來,將楚璉舉了一下也就放了下來。

他親手將楚璉有些凌亂的衣裙整理好,低頭沉聲警告道:「不許騙我!不然你該知道後果!」

楚璉臉上的紅潮還沒有完全褪去,聞言也只能無語的胡亂點頭敷衍過去。

吃晚飯的時候,來越就發現自家少爺心情明顯比平日里好上許多,他也只敢不時偷偷瞥兩眼,心裡猜著三少爺到底是遇到了什麼天大的好事兒。

坐在夫君身邊的楚璉當然也很明顯的感覺到變化,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賀三郎居然能時不時翹一翹嘴角,她捧著瓷碗,暗暗翻了個白眼。

她只不過是答應他等回京就圓房而已,瞧把他高興的。

等到第二天從宿州出發,楚璉仍是與司馬卉一輛馬車,賀常棣單獨乘坐一輛。

來越暗暗稱奇,這次三少爺竟然從上車開始心情就一直很好,午時,也沒有催著他去三奶奶那裡叨擾。

楚璉去北境涼州時為了趕時間走的都是偏僻的小路,但是現在不同,又不趕時間,幾乎是一路逛回盛京的,加上司馬卉又是個會玩兒的,兩人邊逛邊買,購置了不少地方特產。

司馬卉本就身家豐厚,楚璉自從開了歸林居手頭也不緊,這一趟行程下來,兩人少說花了有兩三千兩。

把在一旁瞧著的來越看的直瞪眼睛。

他琢磨著他與三少爺去北境的時候,身上一共的家當也不過就是這個數兒,三奶奶這般能花銀子,他真有些擔心三少爺能不能養得起。

賀常棣倒是一副沒事兒人的樣子,還叫來越跟在楚璉身後,記下三奶奶喜歡哪些新鮮的玩意兒,回頭彙報給他。

一直到沖州府,錢大將軍才帶著北境邊軍中剩下的有功將領追上他們,與他們會合。

接下來趕回盛京城的速度就變快了。

不過就算是再快,這一路行來也用了二十來日。

等到盛京臨城潮州的時候,賀三郎已經可以正常騎馬。

恰逢晉王帶著賀二郎了結了潮州大案,一行人商量後準備一同回京。

楚璉一行雖還未到達京城,但是信早已命人先送了回去。

如今,不管是賀老太君還是端佳郡主,亦或是靖安伯夫人都盼著小夫妻兩兒趕緊回府。

賀常棣與四皇子晉王端坐在馬車中。

兩人許久未見,重逢後卻一點也沒覺得生疏。

晉王瞧著比年前見到時憔悴許多,那雙迥異於常人的青碧色瞳仁多了一絲陰鬱,整個人也消瘦了一圈。

賀常棣看了一眼好友,親手給他將面前的杯盞滿上。

旁邊炭盆上溫著的是北境的特產奶酒,度數很低,有養身的功效,並不醉人,正是適合這個時候喝。

「殿下,這次潮州大案可有收穫?」

對面原本溫雅的晉王沉默許久,這才抬首將面前小几上的杯盞舉起,一口飲幹了杯中酒,彷彿是發泄般,他又提起酒壺,直到一連飲下三杯,彷彿才勉強讓自己波動的心緒平復下來。

「阿棣,我查到了一些東西。」

賀三郎仿若浩瀚夜空的眸子看向好友,他冷峻的臉上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