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一十六章:回府

第二百一十六章:回府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嘴角抽了抽,每次遇到晉王都沒好事,這個傢伙在她面前竟然不留一點口德,不知道女人最討厭說胖的話題嘛!

大武朝可是崇尚那種弱柳扶風、纖細瘦弱的美麗。

楚璉勉強對著晉王擠出一抹尷尬的笑,隨後為司馬卉介紹。

司馬卉英氣爽朗,常年待在軍營中,少了普通世家貴女的那股矜持和約束,多了一份洒脫和威嚴。

平日里,不多與陌生女子接觸的四皇子居然與她聊的頗為投機。

楚璉牽著韁繩跟在兩人身後,瞧著前方並行兩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原文中,司馬卉只是被作者一筆帶過,在她所知道的情節當中,四皇子都從未與司馬卉見過,現在這兩人卻是有些一見如故的味道。

楚璉一雙大睜的杏眸亮閃閃的,嘴角也微微牽了起來。

就在楚璉發獃的時候,自己馬匹突然一個調頭,就要朝著旁邊的岔道跑去,驚了她一跳,匆忙去看,才發現是賀三郎搗的鬼。

楚璉埋怨道:「賀常棣,你要幹嘛!」

賀三郎牽著她馬匹的韁繩,轉頭對著她淺淡的一笑,「教你騎馬。」

楚璉驚叫一聲,她胯下原本溫順的母馬就飛奔起來,嚇的她瞬間臉色蒼白,正以為自己要被顛下馬背,腰間卻是一緊,突然的騰空,下一刻,她就落到了賀常棣的馬背上。

楚璉驚魂未定,到了賀常棣的懷裡後,就嚇的死死抱住賀三郎勁瘦的窄腰。

一手將楚璉攬在懷中,一手控著韁繩,即便駿馬在賓士,賀常棣仍然綽綽有餘。

晴空下,賀三郎笑容和煦,竟是前生今世都未見到過的。

片刻,楚璉在賀常棣懷裡緩過了氣兒,氣的用力掐他的胳膊。

賀常棣眼角疼的抽了抽,他無奈地低頭道:「楚璉,你再掐下去,我的手一抖,我們真要摔下馬了。」

楚璉狠狠剜了他一眼,「下次不許這樣了。」

賀三郎低垂了頭,在她細滑微紅的臉蛋上啄了一口,「那你下次也不許別人教你騎馬,只能我教你。」

「我已經會了,不用你教了。」

騎馬其實並不難,難得只是要適應馬背上的顛簸而已。

賀常棣眉尖一挑,「真的會了?」

楚璉不服氣,「你不是看到了?剛剛那匹馬我可是騎的好好的。」

楚璉話音一落,賀常棣一聲低沉的趕馬聲,胯下的烏追神駿撒開蹄子就開始飛奔起來。

兩邊的景色像是快進一樣從眼前閃過,馬背上顛簸的厲害,楚璉駭了一跳,死死抱住賀常棣。

隱約間只聽到賀常棣低沉磁性的聲音在她耳邊道:「現在能確定自己會不會騎馬了?」

楚璉早就反應過來這個傢伙在故意捉弄他,她紅著臉惱怒道:「賀常棣,你怎麼這麼幼稚!」

隨後,從耳邊刮過的風聲中只能聽到賀常棣胸腔都在震動的爽朗笑聲。

楚璉突然一怔,視線不由得上移,落在賀常棣輪廓分明的下巴上,此刻,他臉上居然沒有了往日里常現臉上的一點陰霾。

他此時是真心實意沉浸在這樣的快樂和溫情當中的。

楚璉突然就想著將他這份拋卻煩惱和陰鬱的情緒給守護住。

她攏了攏雙臂,將頭埋在他懷裡,沒有了反駁的話語,真心實意的笑了起來。

等到小夫妻倆兒回到隊伍中已是半個時辰後。

馬背上的勁風吹亂了兩人披風,同乘一騎回來賀三郎和楚璉顯得有些狼狽,這絲狼狽卻遮掩不住夫妻兩的喜悅。

賀常棣親自將楚璉送到馬車上。

不遠處的肖紅玉兩眼放光地盯著兩人,嘖嘖了兩聲,又嘿嘿猥瑣的笑了笑,「賀大哥這也太不知道節制了,這還是在路上呢!就帶著嫂子出去了!」

旁邊的張邁無語地瞪了他一眼,一個栗子就賞到了他腦袋瓜子上,「你這個臭小子,腦子裡整天想的都是什麼!」

肖紅玉連忙委屈地捂住了頭,抗議道:「張大哥,不許打我的頭,我娘已經嫌棄我笨了,要是被你一打,以後媳婦兒都娶不上了!」

郭校尉在一旁瞧著這活寶哈哈大笑起來。

北境與圖渾人的大戰大勝,讓他們這幫在北境苦熬的兵將們心情大好。

進京的這日恰好是二月二龍抬頭。

承平帝派了禮部官員親自在盛京城十里亭外相迎。

到時錢大將軍會帶著北境邊軍的將領換上制式的鎧甲,隨著吏部官員在聖上賜下的儀仗帶領下入城進宮,這可謂是給予立功歸來的武將最高的待遇。

因為這樣的安排,晉王、楚璉到了臨近盛京城外城的時候倒是不好再與邊軍的隊伍一道了。

在十里亭外,楚璉與賀常棣分開,與賀二郎一起先進城回府。

而賀三郎一行,進城後則要先進宮復命才能回府。

下午,楚璉終於到了靖安伯府的門口。

已經先有家將去靖安伯府彙報,此時楚璉乘坐的馬車一停下,就聽到了外面激動的女聲響起。

「三奶奶,您終於回來了!」喜雁明明是想要擺出一副大丫鬟穩重的樣子,誰知道還沒見著楚璉呢,這情緒就控制不住,說話的聲音裡帶了哭腔。

與楚璉同坐在車內問青掀開了車簾跳下了馬車,無語地瞥了喜雁一眼,玩笑道:「這麼想三奶奶,還愣著幹什麼,趕緊來扶!」

喜雁這才反應過來,抬頭看向車內,果然見到楚璉正睜著一雙澄澈的大眼含笑看著她。

她趕忙擦了眼角的淚花,伸手托住楚璉的手臂,「三奶奶,是奴婢失狀了。」

楚璉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