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一十八章:武選司郎中

第二百一十八章:武選司郎中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桂嬤嬤是楚璉的奶娘,忍不住提醒她,「三奶奶,你和三少爺這樣耽誤下去可是不成。」

往遠了不說,就是府上的老太君,恐怕也是盼著重孫出生,這年前還突然冒出個姑奶奶和表小姐。

瞧那對母女恐怕就不是好相與的。

從泗陽那種偏僻的地方回到繁華的盛京城,想回去就怪了。

若是不回去,將表小姐嫁到他們府上來可不就是最好的法子,親上加親!

雖說府上還有二少爺沒成家,但是三少爺在府中兄弟幾個是最出色的,難保表小姐不會看上。

楚璉知曉桂嬤嬤是為了她考慮,但是被這樣直白的說出來,還是難免臉紅。

「嬤嬤,我知道,夫君之前受傷,我已答應他回府就圓房了。」

聽了楚璉的準話,桂嬤嬤和喜雁滿臉驚喜,尤其是桂嬤嬤。

她忍不住拉著楚璉的手,「六小姐,只要頭一胎一舉得男,你在靖安伯府的位置可就算是穩固了。」桂嬤嬤一時激動感慨,居然叫了楚璉在英國公府做姑娘時候的稱呼。

楚璉一旦有了嫡長子傍身,以後不管賀常棣變不變心,她在賀家的地位都不會受到動搖。

便拿長房的世子夫人做例,鄒氏膝下若不是無子,她與賀常齊也走不到今天這個地步。

與夫君吵架鬧矛盾,婆婆劉氏和祖母也不會不站在她那邊。

總之,身份再尊貴,身邊也要有嫡親的子嗣才行。

不是桂嬤嬤危言聳聽,實在是大武朝各個世家的大環境就是這樣,靖安伯府人口少,男主子們又基本不納妾,不然這樣的矛盾會更激化。

從前楚璉從未考慮過這些,一心也只是想著怎麼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做一個不缺錢花的小米蟲,但如今不一樣,她與賀常棣兩情相悅,自然也想著替他分擔一些東西。

僅僅當一個舒服的米蟲是不夠了。

而今她還不知道賀常棣會被聖上分派什麼官位下來,若是要職,她作為他的夫人可就要開始應酬了。

一個下午,楚璉就將松濤苑的事情理順。

護送她去北境的李星李月也已回魏王府復命,楚璉順道叫他們兄妹將給魏王妃和端佳郡主的禮物帶了回去。

這邊楚璉讓院里幾個丫鬟將一路上買的特產給各房送去,就已到了傍晚。

院門口傳來一陣騷動,喜雁出去一瞧就高興的進屋稟報,「三奶奶,三少爺回來了。」

楚璉收起手中看了一半的賬冊,吩咐福雁、景雁準備賀常棣的換洗衣物。

賀常棣進屋時還穿著一身銀鎧,一進松濤苑就直奔內室。

楚璉在小書桌旁一轉身就瞧見他邁著長腿快步走進來。

楚璉有些奇怪,「走這麼急?有什麼事?」

將手上頭盔放在一邊,賀常棣衣裳也不換就坐在了桌邊,他朝著楚璉招招手。

以為他有什麼急事與她商量,楚璉快步走到他身邊,還沒開口尋問,就被賀常棣長臂一伸攬進了懷裡。

他身高腿長,即便是坐著也到了楚璉的下巴,雙臂一展開直接就將楚璉裹進了懷中。

一屋子丫鬟都被三少爺對三***親密動作嚇住了,到底是桂嬤嬤有經驗,忙朝著喜雁使眼色,喜雁三兩下就將小丫鬟們趕了出去。

從凈室出來的景雁和福雁也被喜雁拽走。

福雁這還是幾個月來第一次見到賀常棣。

三少爺比剛去北境時多了一份成熟和穩重,面龐也愈加的剛毅俊美,整個人彷彿是剛要出鞘的寶劍,越發的讓女人移不開眼。

三少爺將三奶奶攬進懷裡的時候,冰冷的俊臉上竟然多了一絲溫柔和寵溺,那樣的三少爺,即便是松濤苑這些人也從未見到過。

福雁心裡生出一絲貪婪來,她眼裡一抹暗芒划過,多希望此時被三少爺抱在懷裡的那個人是她,福雁用力攥了攥攏在寬大袖口裡的雙手。

她不舍的又看了一眼,終於被喜雁拽出了內室。

楚璉被他捏著腰,貼著的又是他身上冷冰冰的鎧甲,有點難受,她推了推賀三郎,紅著臉道:「剛剛丫鬟們都在呢,你能不能注意點兒。」

賀三郎冷著臉,卻把頭靠在楚璉纖細的肩膀上,兩人離的這麼近,楚璉都能聽到他強有力的心跳聲。

耳邊傳來賀常棣低沉磁性的聲音,「聖上封我做五品的武選司郎中。」

武選司郎中?

楚璉訝然,都沒空在意賀三郎有些不老實的大手了。

她下午剛沐浴過,松濤苑的正房內室里又暖和舒適,所以她穿了一身寬鬆的家常儒裙,此時正好便宜了他。

賀常棣略微粗糙的掌心從衣擺探進去,隨後輕柔的在她腰間細滑的肌膚上撫摸。

楚璉腦子轉的飛快。

她雖然不是很了解大武朝朝廷的官制,但也略微懂一些。

如今這個大武朝官制就與當初歷史上的明朝差不多。

明朝那時候就有朝中公認的四大肥差,吏部文選司、吏部考功司、兵部武選司、兵部武庫司,而賀常棣如今這官位就是這四大肥差之一,品級雖然不高,但卻是有實權的,這樣一個五品郎中,甚至比得上正一品的虛銜。

誰家武官調職不要走他這裡過一遭。

直到那藏在衣服中的大手逐漸向上,摸到了楚璉裡衣的系帶,楚璉才從思緒中反應過來。

她一把拉下賀三郎不規矩的大手,瞪了他一眼。

無語道:「都要被放在火上烤了,還動手動腳。你說皇上這是什麼意思,你在北境的功勞本來就已經夠招人的了,封侯已經是前所未有,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