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三十四章:四美

第二百三十四章:四美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而前院大書房裡正被楚璉擔心的賀三郎冷著一張俊臉坐在小郡王陸泰的對面,他身邊的小几上已經擺放著三樣男子身上的配飾。

陸泰焦躁的看著面前的棋盤,剛一落子他就後悔了,這不明擺著往賀常棣的陷阱里跳?剛才自己怎麼就沒看出來!

礙於面子,他又不好悔棋。

於是在陸泰痛心疾首下,賀常棣修長的手指從身旁棋盅里夾起一顆黑色的墨玉棋子,「啪嗒」落在棋盤上,堵死了白棋的生路。

賀常棣掃了對面神色有些僵硬的小郡王一眼,見他身上已無多餘配飾,很是大方的道:「郡王承讓了,這一局就罷了吧。」

魏王府的這位小郡王也是個驚才絕艷的人物,他雖是嫡子,卻並非是嫡長子,王府日後是要交給大郡王的,可他卻被聖上另外封王,在朝中比大郡王還要得承平帝看重。

只是這小郡王陸泰卻是有個喜歡下棋捉弄人的癖好。

雖然性格有些頑劣,卻最是敬佩棋藝好的人。

用棋與他相交是最好的辦法。

原本賀三郎從未想過要與陸泰交好,只是別人找上了門,他也就順水推舟罷了。

陸泰死死盯著殘局,眼中異彩連連,他未想到這個新晉的定遠侯棋藝居然這麼好。

他可是許久都未嘗敗績了。

「賀大哥,我們再來一局!」說著話,陸泰已經動起手來將黑白棋子撿進一旁的棋盅里。

他這親熱的樣子,哪裡還有一點剛才的高傲和捉弄。

稱呼也由疏離的定遠侯換成了親近的賀大哥……

賀常棣愣了一瞬,嘴角抽了抽。

事實真的不是他苦練棋藝,所以技術超群。

真實情況是,陸泰根本就是個臭棋簍子,他自己的棋藝只不過一般偏上那麼一點。

往日里陸泰與別人下棋,別人礙於他的身份哪裡真的敢贏他,不過是挖空心思讓著他而已,賀三郎連贏四局,也只是發揮正常水平。

誰叫這個小郡王那麼不長眼,看上了他大拇指上的青玉扳指,一定要他用這個扳指來做輸贏的賭注。

他好不容易才收到自家媳婦兒的一件禮物,自然是當寶貝戴著,哪裡真的能輸給別人,下棋的時候自然儘力。

賀三郎起身,朝著小郡王行了一禮,「郡王若是喜歡下棋,改日我再登門,實在是還要去一趟左武衛處理事情。」

賀常棣話說到這個份兒上,陸泰自然是不好不答應。

不過卻一反常態的要跟著賀三郎一起去左武衛湊熱鬧。

做烤鴨前的準備工作頗多,還有一個時辰就到正午,這烤鴨也只能等晚上才能用了。

楚璉與端佳郡主換上輕便的家常衣裙,各帶著一個大丫鬟在魏王妃院子里的小廚房搗鼓,小廚房裡還有兩位廚藝精湛的廚娘打下手。

烤鴨其實有很多種,在現代,楚璉去各地遊玩的時候嘗過各個城市的烤鴨,味道都有區別。

她最喜歡的莫過於金陵烤鴨和北京烤鴨了。

她因為是南方人,家就在金陵,當時學的自然也是金陵烤鴨。

金陵烤鴨的起源可以算是從明太祖時期,最常的做法是叉燒烤鴨和悶爐烤鴨。

楚璉最熟練的是悶爐烤鴨,今日她教給端佳郡主的也是這一種。

悶爐烤鴨在用炭火烘烤前,有許多道處理手續,簡直堪稱繁瑣,不過有兩個廚活兒熟練的廚娘打下手,她和端佳郡主都輕鬆許多。

平日里有些高傲的端佳郡主這一次學的非常認真,她抿著唇用心記下每一個步驟。

不時還問楚璉她有沒有做對。

當有一個刷油的步驟端佳郡主問到第三遍的時候,楚璉疑惑道:「烤鴨的步驟繁瑣,我當初學的時候也做了許多次才記住,郡主第一次做,不記得,做錯很正常,多做幾次就行了。如果擔心步驟記不住,等做完我把方子寫下來給你。」

端佳郡主一瞬間怔住了,隨即展開真誠明媚的笑顏,拉著楚璉的手臂搖晃,「楚六,真的?你要把方子送給我?」

楚璉哭笑不得,她都教她做烤鴨了,方子也不就是動動筆的事情嘛!

「不然呢?這麼多步驟,郡主以為一次都能記住?」

端佳郡主抱著楚璉的胳膊,大眼睛頃刻間都變得霧蒙蒙的,「楚六,你真好!」

端佳郡主雖是天之驕女,但是魏王府只有她一個女兒,加上魏王府身份特殊,她在閨閣中的生活其實過的很是孤獨。

與京中貴女相交,因著她那層身份的關係,並無真正對脾性又交心的。

楚璉算是她第一個徹底敞開心扉的姐妹。

楚璉抿嘴一笑,容顏昳麗,「郡主,你才知道我對你好啊!」

端佳郡主瞪了她一眼,亮起小拳頭威脅道:「楚六,你真是個蠢蛋,你根本不知道你這烤鴨的秘方意味著什麼,幸好是給我,如果給的是別人,有你哭的。」

說完又覺得不放心,接著叮囑:「楚六,我和你說,你這些秘方可不許隨便就給別人知道。」

楚璉好笑,只能應和的點點頭。

這些在旁人眼裡精貴無比的菜肴秘方,在她眼裡唯一的好處就是能做出一頓合口味的飯菜,僅此而已。

想要的話,她腦子裡多的是。

見她點頭,端佳郡主算是放心了些,她搞怪的嘆了口氣,「本郡主現在有些替定遠侯擔心了,娶了你這麼個敗家的媳婦,以後可要好好看住才行。」

楚璉在一旁眼角抽了抽,「郡主以前不是不喜歡我夫君?」

端佳郡主幹巴巴的笑了兩聲,「那是以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