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四十二章:告密

第二百四十二章:告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松濤苑的角門,燈光昏暗,冷風中一道身影焦急地走來走去。

終於,角門被人在外面輕聲又有節奏地叩了幾下,那道身影一僵,隨後迅速的上去打開了門。

門外的身影遞過了一封信打了兩個手勢就飛快離開了。

昏黃的燈光落在福雁側臉上,讓她的表情變得模糊扭曲。

她把信快速塞進懷裡,再次檢查了一遍角門,往周圍張望了兩下,確信她的動作沒有任何人發現,這才速速離開。

楚璉和賀三郎回了松濤苑,桂嬤嬤瞧小夫妻兩兒一前一後的進來,眸子一緊,心中就變得忐忑起來。

瞧楚璉直接進了卧房的凈室,竟是一句話都未與三少爺知會,桂嬤嬤就知道不好了。

趁著賀常棣去旁邊書房的工夫,喜雁被拉到身邊問話。

「到底是怎麼回事?今早三奶奶出門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

實際上喜雁也是一頭霧水,「嬤嬤,我也不是太清楚,似乎是在路上的時候,三奶奶和三少爺就鬧的不愉快,還有,咱們路上碰到老爺了。」

喜雁也是滿面愁緒,剛剛在靖安伯夫人院子里的事還讓她心有餘悸呢!

桂嬤嬤臉上露出一副深思的模樣,她嚴肅道:「你與我細細說說。」

楚璉身邊的四個大丫鬟,今晚輪到喜雁和問藍當值,不當值的大丫鬟這麼晚已經可以回房休息了。

賀常棣坐在書桌前,靜謐的夜,安靜的出奇,書房裡,只偶爾有燈花爆裂的聲音。

烏黑的眼眸盯著前方的虛空,賀常棣一手支頭,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只不過誰也不知道此時他心中全部都是楚璉的身影。

她在馬車裡與楚奇正的對話,在照壁後兩人達成的協議,她對他的冷淡疏離,以及她對上姑母時說的那句她是錦宜鄉君。

賀常棣突然感到深深地危機感,他有些不想和她將這個戲演下去了。

這分明對他就是折磨。

賀三郎放在桌上的那隻手倏然攥地死緊,就連手背上的青筋都凸顯了出來。

他猛然站起身,想要離開書房,書房的房門卻在這個時候被人敲響。

賀常棣一頓,下一秒,黑眸眯起。

可能是沒聽到裡面的回應,房門又被敲響了兩聲,緊接著一個柔細的女聲傳了進來。

「三少爺,是奴婢,來給您送茶水了。」

這是福雁的聲音。

賀常棣嘴角揚起一抹譏諷的弧度。

「進來。」

「吱呀」一聲,書房門被一隻纖細的手從外面推開。

這邊花廳,楚璉正喝著銀耳蓮子羹,就聽白茶進來稟報。

「三奶奶,奴婢親眼看見的,是福雁。」

此時伺候在楚璉身邊都是可以信任的心腹,不管是喜雁還是問藍亦或是桂嬤嬤俱是滿臉震驚。

福雁,竟然是福雁!

白茶更是嚇的臉色慘白,她被提成松濤苑的二等丫鬟後,對主子身邊的幾個大丫鬟可都是敬重的很,沒想到與主子最親近的福雁居然埋著這樣的異心。

楚璉臉上卻很平靜,彷彿這件事她早就知道了一般。

「三奶奶,老奴這就帶人去抓了福雁那個賤蹄子。」桂嬤嬤咬牙道。

要說明雁和景雁叛主也就罷了,畢竟她們是楚璉成婚的時候二夫人隨意著身邊嬤嬤買來湊數的。但是福雁和喜雁一樣,她們可是在英國公府的時候就跟在楚璉身邊,與楚璉有著幾年的主僕情誼。

楚璉卻伸手阻止了桂嬤嬤的動作。

「三奶奶……」桂嬤嬤急道。

「不用去。」楚璉聲音平靜,如果她與賀常棣之間的感情能被福雁三言兩語挑撥了,那說明她看錯了賀常棣這個人。

松濤苑這麼多丫鬟,再加上整個靖安伯府的,她日防夜防,要防到什麼時候。

「可若是福雁挑撥您和三少爺的關係……」

「嬤嬤不用擔心,我心裡有數。」楚璉拍了拍桂嬤嬤的手。

桂嬤嬤沒法子,楚璉吩咐都下來了,她又怎麼好違背。

「嬤嬤早點回去休息吧,時候也不早了,我也要歇下了,問藍一個人跟進來伺候就行。」

楚璉回了卧房,由問藍伺候著躺在溫軟的千工床上。

問藍放下床簾的時候到底是不放心,問了一句,「三奶奶,不然奴婢差人盯著書房的動靜。」

「不必了,你以為你們三少爺真的是傻子?白茶來報信,他恐怕早就知道,不用做這些無用功,你先去休息,有事我再叫你。」

問藍一陣驚愕,片刻後,點點頭,放下帳簾,輕手輕腳退了出去。

楚璉躺在柔軟的被褥里,床上帶著淡淡沉水香味道,是她喜歡的香味,被窩裡事先被問藍她們用湯婆子熨過,所以很是暖和。

躺在這樣溫暖柔軟的被褥中,楚璉卻一反常態的竟然沒有絲毫睡意。

她眨巴著一雙清亮的雙眼盯著海棠色的帳頂,心裡沒來由的多了絲忐忑。

原文她雖然看過,但是她並沒能看完,尤其是她來了大武朝後,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事情已經發生了改變,與原書中有很大的不同。

如今是二月份,她所知道的事情到五月份就要斷了。

她現在無比的後悔,後悔自己當初怎麼不多看一些,至少應該先看看結局呀。

不然也不會到這個時候還是抓瞎。

翻來覆去烙煎餅,楚璉的困意反而越來越少。

到最後竟然越發的精神起來,她腦中不時掠過今天與賀常棣相處時的情景。

在桂嬤嬤等人面前表現的那麼淡定,實際上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也只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