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四十七章:娘家請帖

第二百四十七章:娘家請帖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此時已經是午後,楚璉剛午睡醒來,伸了伸懶腰,隨後進了小書房。

她雖不掌家,但也有許多零碎的事情要處理。

今日首先一項就是北境那邊的來信,秦管事的,說的都是關於蠻人簡市的事情。

她今日要將這些信看完,並且給秦管事一些恰當的建議,再派人將信儘快送到秦管事手中。

另外她與端佳郡主合夥開的珍寶軒,也有些日子未上新了,昨兒,在魏王府的時候,端佳郡主就與她提過,她今日下午要抽個空,畫上幾幅新穎別緻的花樣子派人速速送過去。

這麼一想,事情還真是不少,夠她忙一下午的了。

楚璉正在瞧秦管事的信,他送來的信厚厚一封,拆開來數數足有二十多張……

楚璉邊看邊將一些重要的問題記在紙張上,準備等會兒著重回答。

可她才看到一半,外頭鍾嬤嬤就求見。

楚璉眉頭蹙了蹙,松濤苑的下人們都很有眼色,甚少在她做正事兒的時候打擾,除非是有什麼急事兒。

她放下手中信紙,走到一旁短榻上坐下,吩咐讓鍾嬤嬤進來說話。

鍾嬤嬤一進來就滿臉急色,忙行了禮,道:「三奶奶,老奴有件事要向您稟報。」

楚璉讓問青端兩杯蜜水進來,「除非是事關人命的大事,否則其他的再急也沒用,嬤嬤還是先坐下喝口水平靜一下吧。」

方才明明火急火燎的,可被楚璉這句話一說,鍾嬤嬤奇蹟般情緒平緩下來。

冷靜後,鍾嬤嬤在心中無奈的笑了笑,還真是像三奶奶說的,這事兒就算是再急,也沒必要亂了陣腳。

溫熱的蜜水幾口下肚,鍾嬤嬤平息下來,這才將事情原委娓娓道來。

楚璉放下手中茶盞,說話的語氣中並無鍾嬤嬤想像的驚怒,她只是略微的有些驚訝,「嬤嬤是說,祖母想叫我將歸林居的地契拿出來放到公中?」

鍾嬤嬤無奈地點點頭。

三房的人也不是在靖安伯府中白待的,尤其是鍾嬤嬤是賀常棣親自挑選出的人,自然也有一番手段,她能在第一時間知道慶暿堂那邊的動靜並不奇怪。

楚璉扯了扯嘴角,在賀老太君對她不滿的時候,她已經隱隱遇到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罷了。

到底還是歸林居的銀子刺激了人,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就算是在高門貴胄,也同樣是這個道理。

恐怕這個決定,也有大姑奶奶賀瑩的功勞。

她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讓歸林居開張,就是瞪著這一天呢!

在那些人眼裡,歸林居是一顆搖錢樹,可是在她眼裡,沒了她的東西,歸林居就什麼也不是!

鍾嬤嬤等了許久也不見三奶奶說話,就抬頭看了楚璉一眼,卻發現三奶奶歪著頭靠在軟榻上正發獃呢!

她嘴角抽了抽,都無語了。

她一個老奴才都急成這樣了,可是三奶奶這個時候卻還走神?

她知道歸林居每月的盈利,好不誇張的說,只一個歸林居每月賺的銀錢就能夠靖安伯府一個月的開支甚至還有不少結餘。

世人都逐利,難道三奶奶就一點也不在乎這些銀子?

楚璉還真不在乎!

歸林居雖然是她一手開設的,確實是個極為賺錢的酒樓,可她已經不是剛嫁進靖安伯府的身無分文的三奶奶。

她如今手中不管是珍寶閣的分紅還是北境簡市的利潤,哪一樣不比歸林居多得多?

雖然歸林居對於她來說並不重要,但並不代表別人就能隨意奪走利用。

歸林居到她手中的時候只不過是個無人問津、「苟延殘喘」的小酒樓,甚至是靠著每月伯府的貼補這才勉強經營,後來是她接到手中,用自己的嫁妝銀子去重新布置,親手安排,甚至是專門做了開張招攬的企劃,這才讓昔日籍籍無名的小酒樓名滿盛京城,甚至成為權貴們消遣的地方。

這其中,賀老太君唯一出的便是這一張小小的只值兩三百兩銀子的地契而已。

可到「功成名就」的時候,所有人都想要來分一杯羹,世界上又怎麼會有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她不屑於爭搶並不代表她不會爭搶。

鍾嬤嬤有些急了,她們松濤苑的下人可是親眼看著三奶奶把歸林居開起來的,三奶奶為歸林居做的,可再沒有旁人比她們更清楚的了。

老太君這般做可真是不地道。

那地契現在還在她們三奶奶名下呢!官府都過戶了。

鍾嬤嬤看不出楚璉的想法,只好旁敲側擊的尋問,「三奶奶,難道您真要將歸林居交出去?」

楚璉回神,淡淡笑了笑,她年紀輕,過年長了一歲,模樣更是比去年長的開了,如今的她臉上少了一絲稚嫩,多了一絲雍容昳麗,比以前更好看了。

這麼一笑起來,嬌嬌俏俏的,都讓人移不開眼睛,恨不得要讓人為她做了所有的事情才好。

「才不給她們,我可沒這麼好心!」

鍾嬤嬤沒想到她突然說出這番孩子氣的話來,跟著也是一笑,之前的急躁倒是都丟了。

「三奶奶這是心裡有數了?那老奴也不用跟著急眼了。」

雖然三奶奶年紀不大,但是一整個松濤苑的下人都很是服她,就連她這個身子半截入了黃土的也一樣。

鍾嬤嬤又笑了笑,「既然這樣,老奴也不打擾三奶奶了,老奴告退。」

楚璉對著鍾嬤嬤揮了揮手,鍾嬤嬤剛轉身,又想起什麼似地,「老奴聽問青問藍說了,三奶奶在北境受了傷,如今回來了可要好好調養,老奴不才,對婦人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