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四十八章:吃相難看

第二百四十八章:吃相難看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下午,賀常棣就派人送了消息來,說是今晚會遲些回來,讓楚璉不用等他用飯。

到了差不多的時辰,楚璉就跟平時一樣去給長輩請安。

瞧著時間還有些早,楚璉帶著問青和喜雁,先去了婆婆靖安伯夫人的院子。

這幾日,靖安伯夫人一直在喝繆神醫用雪山嵐花調配的湯藥,並且配和針灸,身子已經好了許多,現在基本可以時常下床走動了。

妙真剛剛保住胎,也沒挪地方,仍然住在靖安伯夫人的院子里。

楚璉進來的時候,恰好看到靖安伯夫人盤坐在暖炕上,陪著安姐兒和琳姐兒玩耍。

安姐兒過了年已經七歲,到了懂事的年紀,許是父母和離影響了孩子的性格,安姐兒比以前越發的安靜,只是坐在靖安伯夫人身邊低頭沉默地擺弄著一個九連環。

琳姐兒五歲,正是孩子調皮的年紀,她比姐姐活潑許多,正嚷嚷著讓一旁的大丫鬟陪她翻花繩。

靖安伯夫人正滿臉慈愛的看著兩個小孫女,聽到丫鬟稟報,靖安伯夫人朝著楚璉招招手,旁邊丫鬟機靈,立即搬來一個綉墩放在靖安伯夫人身邊。

「璉兒,來,這邊坐。」

楚璉笑了笑,對著靖安伯夫人福了福,隨後坐到了綉墩上。

靖安伯夫人見她目光落在兩個孩子身上,微微嘆了口氣,「鄒氏雖然愚昧,孩子卻是無辜的,說來大郎夫妻和離,最可憐的還是安姐兒和琳姐兒。我不放心大房院子里的那些下人,就暫時將安姐兒和琳姐兒接到了身邊來養,左右我也沒什麼事,閑著也是閑著。」

這是靖安伯夫人在向楚璉解釋為什麼安姐兒和琳姐兒這個時候會在她這裡。

說實話,她這個婆婆之前幾乎是一直卧病在床,她們婆媳相處的時間並不多,所以楚璉並不大了解靖安伯夫人的性格。

可是這次滑胎的事情鬧下來,楚璉倒是有了一絲感觸。

怎麼說呢!

靖安伯夫人性格是好的,不過卻太過軟弱,甚至耳根子軟,並不是那種精明果敢的主母,許是常年卧病在床,亦或是年輕的時候被公公保護的太好了,所以這麼一大把年紀了,活的還是這麼單純。

她雖然像是老太君一樣,迫切的想著大哥賀常齊能有傳承的血脈,但卻也沒虧待過大房的其他孩子。

從賀常齊與鄒氏和離,她第一時間將兩個小小姐接到身邊來親自撫育就能看出來。

在安姐兒和琳姐兒的行為中可以知道,兩個孩子還是極為喜歡靖安伯夫人這個和藹溫柔的祖母的。

恐怕她那日讓她做糖漬山渣也不過是被有心在耳邊念叨了,造成了她的無心之舉。

至於妙真。

楚璉想,只要她是真心喜歡賀常齊,真心想為了他生孩子,真心想要在伯府立住腳跟,她是絕對不會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開玩笑的。

而那天,他們在外面花廳,聽到了裡間妙真凄厲的哭號恰好也證明了這點。

「幸好,琳姐兒和安姐兒還有娘照顧。」

楚璉這句話說的真心,兩個孩子如今不能在母親身邊長大,而賀常齊做為一個父親,必然不可能將生活的全部重心放在兩個女兒身上,所以缺乏母愛的她們如果有祖母的照顧,將會是很大的彌補。

靖安伯夫人摸了摸一旁安靜拆解九連環的安姐兒的頭。

楚璉見婆母眼眶微紅,連忙岔開話題,「娘,這兩日身體感覺如何?」

被楚璉一打岔,靖安伯夫人剛剛醞釀的情緒也跟著煙消雲散,「繆神醫每日午後會來給我施針,配著湯藥,我已經明顯感覺到身子骨一日比一日好起來。你瞧,我這都能起床活絡筋骨了,今兒一早我還帶著安姐兒和琳姐兒去花園走了一圈。」

楚璉頷首,只要靖安伯夫人的身體能好起來,那麼她這趟北境去的還是非常值得的,賀常棣九死一生去阿明山摘取雪山嵐花也有了對等的回報。

「娘,你身體雖然好些了,但是平日也要注意,不能讓自己太過勞累。」

「璉兒,這個你就放心吧,我是知道病痛折磨的痛苦,如今身體有所好轉,自然對自己的身體更加愛護。」

楚璉這才笑著點點頭,婆婆性格雖然軟弱,但卻並不糊塗,這樣便好。

因為靖安伯夫人還在治療調理身體,所以並不用每日去慶暿堂請安,瞧時間差不多了,楚璉還要去慶暿堂,所以也不能在婆婆這裡多留,她問候過靖安伯夫人就要起身告辭。

靖安伯夫人卻一把將她拉住,猶豫了兩秒還是道:「璉兒,想必三郎也與你說了你們姑母的事,我冷眼瞧著這些日子,老太君似乎是越發的不滿意你們三房。她老人家畢竟年紀大了,又有你姑母這個渾人在身邊,難免做的事情糊塗,你是晚輩,多擔待著些。」

楚璉微微驚愕,顯然是沒想到婆婆會對她說出這番話。

看來就算是婆婆這樣「單純」的人都看出老太君這些日子態度不對。

靖安伯夫人的話還是留有餘地了,說什麼老太君不滿三房,她老人家哪裡是不滿意三房,賀三郎是她最出息的孫子,她疼愛還來不及,又怎麼會不滿意,老太君不滿意的不過是她一個人而已。

都說當媳婦難,以前楚璉在靖安伯府還不覺得,現在可是深有體會。

楚璉露齒一笑,對於婆婆能說出這番提醒的話,她還是很感激的。

「娘就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靖安伯夫人又叮囑了兩句,這才放楚璉離開。

半刻鐘後,楚璉到了慶暿堂。

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