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五十一章:寶寶不開心

第二百五十一章:寶寶不開心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身邊突然多了個大火爐,楚璉習慣性地緊緊抱住。

胸前的柔軟就與他緊緻的胸膛相貼,賀三郎臉上雖然依然冰冷,但是耳根已經紅透。

低垂著深濃的鳳目看了懷中的小女人一眼,扣著楚璉腰肢的手微微滑了滑,就往下落在了柔軟挺翹的地方。

到底是不捨得打擾她,最後也只能過過手癮。

曦光微露,晨露初灑,楚璉一夜好眠,睜眼的時候,身邊的床鋪已經空置了下來。

她伸手摸了摸,溫暖的被褥里還留有一絲熟悉的溫熱氣息。

楚璉微皺眉頭,不都是說剛開葷的男人如狼似虎?怎麼賀三郎這……這麼隱忍?

難道他對那方面的事情並不感興趣?

楚璉無語地搖搖頭,可是他們洞房那一晚,他那個樣子,也不像是那方面清心寡欲的人啊?

不過,這種事她實在算不上舒服,既然賀常棣不想那更好。

楚璉正睜著眼躺在床上胡思亂想,外面伺候的問藍似乎是聽到裡面聲音,走到床邊輕輕喚了一聲。

楚璉拉開紗帳起床,去了凈房洗漱後,坐到梳妝台前,就看到旁邊桌上已經放了一盅湯。

問藍在給楚璉挑選衣裙,轉頭看到她的眼神,笑道:「三奶奶,這是一早兒起來親自炖的,養生的湯,三奶奶趁熱喝了吧。」

楚璉伸手端了起來,掏了一勺放在鼻尖嗅了嗅,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其中還混雜了幾乎聞不出來的草藥味兒,嘗了一口,並不難喝,而且溫度也事宜,她便三兩口喝了下去。

補湯只小小一盅,並不多。

問藍將楚璉一會兒要穿的衣裙搭在屏風上,走到她身後給她挽發。

楚璉就在妝台前挑首飾。

「嬤嬤有沒有說這補湯有什麼作用?」

問藍也不瞞著她,實話道:「繆神醫說三奶奶有些體虛,還有一點體寒,許是在北境的時候凍的,所以和嬤嬤商量開了個方子配著食療,每天熬兩盅湯,早晚各一小碗就好。」

體虛體寒?

楚璉苦笑,還真有可能。

那時在北境冰天雪地待了那麼久,她又是傷剛好,如今只是有些體虛體寒的毛病已經算是好的了。怪不得她這些日子晚上睡覺若是賀三郎不在,總是感覺手冷腳冷,睡一夜都熱乎不起來。

問藍手巧,三兩下就給楚璉盤了一個盛京城時下流行的螺髻,楚璉開了妝盒,想找去年年底端佳郡主派人送來的首飾。

可剛拉開妝盒她就驚呆了。

分成五層黃桃木的精緻妝盒裡竟然放滿了新打的首飾……

螺紋的鑲黃玉花釵、珊瑚瑪瑙的珠花、點翠的丹鳳釵、藍寶石的額鏈……簡直要晃花人的眼。

這些首飾的樣子大部分她都很熟悉,能不熟悉嗎!一半都是珍寶軒的東西,圖紙都是她畫的呢!

只是她沒要一件啊?還特意叮囑過端佳郡主,不必每樣首飾都給她送一份,那麼多,她也戴不完。

問藍一直在瞧著楚璉的表情呢!

見平日里精明冷靜的三奶奶難得表現出一絲迷茫,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

楚璉瞪了她一眼,那眼神很是明白,讓她趕緊交代。

問藍抑制住嘴角上揚的弧度,「三奶奶,這些都是三少爺親自挑的,昨兒傍晚才送來。」

楚璉微訝,「賀常棣送的?」

他哪裡來的銀子?這一堆首飾可是價值不菲……

少說也要四五千兩,珍寶軒的首飾可是走的高端路線。

雖然賀常棣回京受封得了賞賜,但也不夠買這些首飾的。

問藍真心為自家奶奶高興,卻又有些驚訝,瞧三奶奶的模樣根本就不知道三少爺給她買了這麼些首飾。

她腦子轉的挺快,也不好奇的問什麼原因,只是岔開話題道:「三奶奶選一樣吧。」

楚璉壓下心中疑惑,在妝盒裡挑了一對鑲紅寶石的金蝶釵子遞給問藍,「就這個吧。」

鑲嵌了紅寶石的金蝶釵插在兩鬢,點綴在烏雲鬢髮間,只要一動頭部,兩隻金蝶就顫動起來,猶如兩隻真的蝴蝶一般,問藍看了兩眼,讚歎的點頭。

珍寶軒的首飾如今在盛京城上流的貴婦圈子裡這麼火爆是有因由的。

誰能知道這些精巧的首飾都是出自她們三奶奶之手。

楚璉也對頭上的兩支金蝶釵很滿意,珍寶軒的師傅手藝精湛,將她圖紙中要表現的精髓都展現了出來。

換了石青色的綉著紫薇花的儒裙,楚璉問道:「夫君呢?」

「回三奶奶,三少爺一早去了演武場,隨後直接去了書房,來越來尋,似乎是在處理什麼事情。」

楚璉頷首,也不管賀常棣,打扮好就去了花廳用朝食。

問藍跟在後頭好幾次想要提醒兩句,都被楚璉的眼神給瞪了回去,等到楚璉獨自一人坐在桌邊吃朝食的時候,問藍終於忍不住了,「三奶奶,要不要奴婢去書房叫三少爺。」

楚璉抬起頭眨眨眼,故作不知道:「叫他幹什麼?這麼大的人,什麼時候餓了難道不知道?」

楚璉這麼一回,問藍哪裡還敢說什麼。

很快,楚璉用完了朝食,拿起手帕擦了擦嘴,漱了口,起身就直接去了小書房。

問藍跟著後頭干著急,最後朝著身邊的小丫鬟使了個眼色,小丫鬟一溜煙就跑出去了,瞧方向是賀常棣的書房。

等到楚璉坐到了小書房的書桌前,她嘴角才忍不住高高揚了起來。

這個賀三郎真是沒用,明明想討好自己、逗自己開心,卻還要偷偷摸摸的,放不下臉面,就連早上都故意早起,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