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八十三章:暈倒

第二百八十三章:暈倒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無事,我有幾件事要交給你,你立馬派人去辦,最快時間查到線索。」蕭博簡的聲音里還透著一絲激動的顫抖。

主子不回答,衛甲也不敢再問。

只聽了蕭博簡的吩咐後,就跳下了馬車去尋手下辦事。

蕭博簡一個人坐在馬車裡,他靠在馬車壁上,閉著眼睛,卻突然笑出聲來。

這一次,送上門的機遇,終於到了他雪恥和報仇的真正機會了!

他忍辱負重這麼多年,他要讓那些仇人嘗嘗當年他的家族嘗到的那些誣衊和痛苦。

只是他轉念一想,眼中又閃過殺意。

這個寫信的人是怎麼知道那些秘辛的?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當初在宿城,他就收到過一次這樣告密的信,一樣查不到源頭。

這就像是隱藏在暗處有個人早已知道了所有即將要生的事,他不動聲色的布局,想要獲得最大的利益。

想到這裡,蕭博簡搖搖頭。

他不信鬼神,又怎麼能將這樣的推斷硬生生安插在現實中?

不管背後那個向他告密的是誰,身份隱藏的有多麼好,他都會把這個人找出來,然後讓他永遠閉嘴。

在他懂事時起就知道,這個世界最能守得住秘密的不是活人,而是死人!

木香正在慶暿堂的暖房裡吩咐小丫鬟做事,突然背脊一陣涼,隨即整個身體都跟著一個顫抖。

她縮了縮脖子,覺得自己這個反應很怪,可她並未多想。

在她眼裡,能夠獲得新生,並且保有上一世的記憶,已經成為她最大的儀仗,已經知道未來要生的所有的事,誰還能逃過她的手心?

這一次就算是聰明狡詐的蕭博簡也要被她玩弄在鼓掌之間!

今日賀常棣回來的早,還不到傍晚。

在小書房裡坐了大半天的楚璉無聊,就央著賀三郎教她幾手拳腳。

賀常棣最是挨不過媳婦兒軟軟的聲音,只好帶著她一起去練功房。

楚璉毫無工夫底子,不過有之前問青問藍的指點,打起拳來也還有些模樣。

賀三郎見了頗為驚訝,「之前偷偷練過了?」

楚璉取了旁邊搭在屏風上的干布巾,抹了一把額頭的細汗,「什麼叫偷偷,我練工夫為什麼還要偷偷的,光明正大的好不好。」

賀常棣手把手教楚璉打一套簡單的防身拳,原本以為楚璉只不過心血來潮,可沒想著這麼一練竟然練了大半個時辰。

即便身上穿著寬鬆的方便練武的短打衣衫,又是初春,可這麼一頓練下來楚璉小臉通紅,後背也汗濕了。

賀三郎抽了她身上的帕子給她擦汗,又用大掌捂了捂她通紅熱的小臉。

微微蹙眉,「隨便練練也就罷了,怎還這麼拚命?」

楚璉拉他到旁邊長凳上坐下,兩人從問青手中接過溫熱的水喝下,楚璉鼓了鼓腮幫,「什麼本事學到手才是自己的,再說我也只不過是盡我所能而已,哪裡有拚命,你也太高看我了。」

賀三郎微微一笑,伸手撥了撥楚璉微微汗濕的流海,「不是有問青問藍,再不濟還有我在你身邊,學武累的很。」

大武世家高門裡的女子都追崇纖瘦苗條,講究弱不禁風,有些為了保持身材,連飯都不敢多吃,哪裡還會去練武。

如今即便是將門出生的女兒,也少有練武的了。

楚璉卻反其道而行,真不知道她那小腦瓜里是怎麼想的。

賀常棣眼眸深了深,他忽然想起,上一世,他的妻子「楚璉」見到他每日來練武場,不但眼中沒有崇拜體諒,甚至還頗為鄙夷,在她眼裡,武將永遠是矮文臣好幾個頭的,她更是不屑於習武。

楚璉搖搖頭,「練武可以強身健體,我這年紀,早不指望武藝高強了,但是能會幾手可以以防萬一,就算是你,也不可能到哪裡把我拴在褲腰上吧。」

賀三郎被她逗樂,他破天荒的開懷笑了起來,又忍不住摸了摸妻子嫩滑的臉頰。

「日後為夫就把你栓在褲腰上,到哪裡都帶著。」

楚璉眨眨眼,「真的?沒有騙我?」

「我哪敢騙你!」

楚璉現這個傢伙在她面前是越來越油嘴滑舌了。

賀三郎雖沒出什麼汗,但是楚璉卻確實累了,他陪著妻子在練功房休息。

他忽然想到一事。

「有件事要告訴你,英國公有意將你五姐許配給蕭博簡。」

「什麼?」楚璉驚訝地抬頭瞪著賀常棣。

「聽說是暗裡定下的,還未公布,若是沒有意外,只怕是沒幾天就會有消息了。」

蕭博簡和素姐兒?

楚璉一瞬間腦子急轉,想到那日在英國公府素姐兒給她的善意提醒。

「你說這件事是蕭博簡算計的還是怎麼回事?」

賀常棣微微眯了眯眼睛,「都有吧,楚鳶名聲掃地,英國公府適齡的姑娘也只有你五姐了。」

賀三郎這句話說的意味深長,但是楚璉卻聽出了他話中的意思。

不管是鳶姐兒還是素姐兒,她們都不是沒有私心的,早前楚璉還為素姐兒擔心過,怕她因為之前的許多事錯過花期,想著等到搬出靖安伯府,想點兒辦法給素姐兒攬一樁好親,如今她瞧上了蕭博簡,卻是不用她插手了。

其實這也並不是說素姐兒自私不近人情,亦或是心機深沉。

她也要為自己考慮,雖然楚璉這次成為了她算計里的一顆棋子,不過追究下去,素姐兒也沒有害她,她只是用自己的手段奪得她想要的罷了。

至於好不好,也就只有素姐兒自己才知道。

賀常棣拍了拍楚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