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八十五章:金陵菜

第二百八十五章:金陵菜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和藍嬤嬤說著話,就到了通往後院的圓形拱門。

藍嬤嬤叫了步攆,扶著楚璉坐上步攆,由兩個強壯的婆子抬著去了後院。

魏王妃已得了消息,正等著她。

楚璉沒被帶到魏王妃的院子,而是一處池邊涼亭。

魏王妃正坐在涼亭里作畫。

溫暖的陽光灑在池水上,微風拂過,波光粼粼,猶如千萬條銀蛇在水波中翻舞。

八角涼亭用氈布圍了一半,只留一面可供人進出,這樣太陽既能曬進來,又不串風,還能看到外面荷塘景緻,荷塘里不僅有枯敗的舊荷,更有伸出水面的幾點新綠,小小的荷葉包伸出水面,挺的筆直。

見到這平靜又生機的春景,楚璉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她不由得加快腳步走近八角亭,似乎魏王妃看到她過來了,遠遠就見她放下了畫筆,坐到了石桌邊端起茶盞品嘗。

等楚璉被藍嬤嬤領著進了亭子,魏王妃笑起來,「錦宜,快來我身邊坐。」

楚璉嘴角彎起,臉頰邊兩個淺淺的梨渦都露了出來。

每次在魏王妃身邊,她都感到很輕鬆。

她先是對著魏王妃福了福,隨後才到王妃身邊坐下。

魏王妃拉著楚璉說話,楚璉一眼就看到旁邊畫架上畫了一半的水墨畫。

「王妃畫的真好!」

魏王妃年輕的時候是盛京有名的才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後來畫的雖然少了,但是畫技卻一點也沒有退步。

「說不得好,就是今日得閑,隨手畫著玩兒的。」魏王妃笑著道。

「那也比我畫的好很多。」楚璉是真心誇讚。

她只會素描水粉簡筆畫這類,還是因為在現代設計師職業的關係,對國畫可是一竅不通。

「你這孩子,小嘴怎麼這麼甜,你畫的那些飾,端佳可是拿來給我看過,一個個好似真的鑲嵌在紙上一樣。」

楚璉赧然,那是為了讓鋪子里師傅們看清楚飾的細節,特意畫的上色素描畫……

「怎麼今日想起我來了,你這丫頭平常可來的沒這麼積極。」魏王妃瞪了她一眼。

楚璉收斂起臉上的笑意,「王妃娘娘,這次我有事尋您幫忙。」

「哦?」魏王妃挑挑眉,瞧楚璉坐在她身邊,睜著澄澈的大眼看著她,像是一隻純潔的小鹿,魏王妃忍不住捏了捏楚璉柔滑透紅的臉頰。

「我就知道,沒事的話你哪裡會想到本妃。」

楚璉赧然,將事情來龍去脈告知魏王妃。

荷塘另外一邊,靠著重巒假山的地方,兩名中年男子正一同悠閑散步。

著紫色綉著麒麟蟒袍的中年男子氣質清卓,身材頎長,此時他臉上帶著淡笑,正給身邊石青色直綴的中年男子指著王府內院的景色。

石青色直綴的中年男子眼瞳深邃,帶著凜冽之氣,他背著手,踱步在鵝卵石小道上,不時開懷暢笑,「九弟,我許久沒來你這魏王府了。「

紫衣蟒袍的魏王哈哈一笑,「兄長每日忙於國事,哪裡像我,悠閑度日,這園子都被我翻新兩次了。」

今上與魏王是親兄弟,皇上自幼就對魏王很是疼愛,後來,九龍奪嫡,魏王又幫了兄長,兩兄弟關係更進一步。

要說整個朝堂皇上最信任的人,毫無疑問是魏王。

穿了一身平常綢衣的承平帝,忽略他身上的氣勢,乍一看就像是一個閑適的富家翁。

難得得閑出宮一趟,承平帝也不想再想那些惹人煩心的政事,他目光落在碩大的荷塘上,又落向遠處。

他笑了一聲,「弟妹真是好興緻,這時候在亭邊作畫,旁邊站著的小姑娘可是端佳?這個臭丫頭,可是好一陣子沒進宮了,她皇祖母都念叨了好幾次說是想她了。」

魏王往遠處八角亭看去,恰好看到妻子開懷的笑顏。楚璉此時是背對著他們這邊的,從他們這個角度看過去,若不是真的知道端佳郡主並不在魏王府,恐怕魏王這個做爹的都要認錯。

「兄長這次可是看錯了,那不是端佳,端佳這臭丫頭還在藍香山玩耍不願意回來。」

皇上有些吃驚,「哦?那是誰,你府上什麼時候多了個小姑娘了?莫非是給阿泰看的?」

魏王哭笑不得,「兄長,您別胡猜了,那孩子早成婚了,是安遠侯的妻子,楚家的六姑娘。」

一瞬間,一雙熟悉的眼睛就閃現在承平帝腦海中,他微微蹙了眉,「錦宜?」

魏王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點點頭,「就是那孩子。王妃的心病兄長也知道,加上錦宜又救過端佳,王妃對那孩子就有了些特別的感情。」

「無妨,只要弟妹心中好過就行,錦宜也不是沒分寸的孩子。」

聽了皇兄這麼說,魏王臉色才好起來,他還真有些擔心,皇兄因為這件事而怪罪他們夫妻。

魏王一聲低笑,「說來也是巧合,這孩子還真是端佳的福星,而且與端佳長的也有幾分相似,兩個孩子身材個頭都差不多,也不怪王妃會那麼想了。」

魏王在身邊說著,卻沒現皇上已經走了神,他目光穿過荷塘水面,落了那個纖柔的背影上,而後又穿過了那個背影,像是在看什麼別的人。

「兄長,今日也趕巧,既然錦宜來了,便讓她做幾個菜給您嘗嘗,這丫頭有一手好廚藝,也不知是怎麼練出來的。要我說,比您那宮裡御廚都做的好吃。」

承平帝終於收回目光,他勾起嘴角,「那我今日就留在王府嘗嘗錦宜的手藝。」

年前承平帝見過楚璉一次,後來政事繁忙,他幾乎將腦中那段塵封的記憶忘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