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八十八章:靖安伯

第二百八十八章:靖安伯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真希望賀常棣沒聽到可惜了,功夫高強的賀三郎五感比誰都敏銳。

楚璉微微轉身,紅著臉抬頭,朝他輪廓分明的下顎看上一眼,而後又急忙埋下頭,閉上眼睛。

她雙手捏著腰間垂掛下的荷包,緊緊攥著,連身體都在忍不住微微顫慄。

賀三郎雙臂收緊把楚璉往懷裡攏了攏,楚璉後背貼著他堅實的胸膛,幾乎能感受到他呼吸時胸膛的輕微起伏。

賀常棣垂下視線,在他這個角度,能看到楚璉微微抖動地濃密眼睫,這時,他才微微彎了嘴角,修長的手指靈活的來到她衣襟前的盤扣上,他手指微微一動,精緻的盤扣就被他解開,繼續往下,一顆兩顆

直到上身的短襦扣子全部被解下,楚璉裡面穿著的月白色暗紋中衣也露了出來。

楚璉羞怯的不行,雙眼緊緊閉著,賀三郎手指翻轉,月白色的斜襟中衣就已經被挑開,顯出裡面鵝黃色綉著虯枝紅梅的兜衣。盈軟柔膩就在裹覆在薄薄的布料下。

賀常棣原本平緩的呼吸也一瞬變得急促,瞳眸變得幽深。

大掌忍不住覆蓋住一邊軟膩,攏了攏。

楚璉閉著眼,看不見情形,可其他的感覺卻變得更加清晰,她感到衣衫一層層被剝離,感受到賀常棣噴薄在她耳後的呼吸變得灼熱,情不自禁的,她越加的羞窘。

賀三郎喉頭艱澀的滾了滾,修長的手指最後一動,拉下了兜衣。

頓時雪頂紅梅的美景落入瞳眸,冰肌雪膚被衣裳襯托著,越發玉雪可愛。

只是左邊一隻靠著玉臂一側微微紅腫,不用想也是剛剛撞的

楚璉皮膚嬌嫩,不經意碰觸就會留下淤痕,她有大大咧咧的,不當一回事兒,所以房間內總是備著散瘀的雪凝膏,藥膏是繆神醫親自製的,效果很好。

賀常棣按捺住蠢蠢欲動的情朝,閉了閉深眸,傾身從枕下了膏藥抹在手心,輕柔塗抹在楚璉胸口的紅腫處。

楚璉感覺到他的動作,驚訝的微微睜開眼。

她沒想到這次她真是「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

她抿了抿紅唇,一低頭卻看到賀常棣在自己敞開衣襟里的動作,臉頰上剛褪下去的紅暈頓時重新席捲。

賀常棣雖然面色正經,但是手上動作卻並非那麼循規蹈矩,不過他並未過分,揩了油後也就親自替楚璉攏好了衣襟。

直到衣衫重新規整好,楚璉臉上的紅潮終於退卻。轉身埋在賀三郎的胸前說不出話來。

「怎麼沒有想問我的?」賀常棣輕輕笑了笑,大掌撫摸著她後背。

楚璉微微推開他,仰頭看著賀常棣弧度美好的下顎,「你怎麼突然就來了慶暿堂?」

當時他正是被大姑奶奶賀瑩刁難的最狠的時候,賀常棣就出現了,哪裡有這麼巧的事,再說了,賀常棣平日從武選司回來的可沒這麼早。

「你都被欺負成這樣了,我能不回來?」

楚璉黛眉皺了皺,明顯是不相信他口中的玩笑話。

果然,賀三郎摸了摸她柔滑的臉頰,輕嘆口氣,「我早知曉姑母知道你去魏王府不會善罷甘休,所以安排人注意她的動作,一有異動就來通知我。」所以他才能到的那麼及時。

楚璉心中感動,原來他想的比她還要周到。

她今日也是被逼急了,這才不管不顧將事情撕破了表面的遮羞布,血淋淋擺放在老太君面前,若是老太君能看清還好,若是看不清反被氣到,那她的罪過就大了,到時候就算是賀常棣站在她這邊,也幫不了她。畢竟,大武朝還是以孝治國,不能亂了根本。

楚璉也將今日她去魏王府的結果說了。

「王妃答應幫忙攔住祖母的遞進宮裡的玉牌。王妃做事滴水不漏,你可以放心。」

賀常棣見妻子睜著澄澈的雙眸,眼眸裡帶著一絲純真和狡黠,忍不住微微俯身啄了啄她的唇瓣,低低的一笑,「我總覺王妃待你不一般。」

楚璉沒覺得奇怪,「王妃待我好也不過是因為我當初救了端佳郡主,後來又與端佳郡主交好的緣故。」

賀三郎揉了揉妻子柔軟的發頂,微揚了嘴唇,他沒說的是,在前世,魏王妃可是與「楚璉」沒有任何交集,端佳郡主也並不認識她,當初有幸見到過一次魏王夫妻,這對夫妻對「楚璉」的傳言里分明透露著不屑和厭惡。

可是如今居然與上一世完全不一樣了。

最最不一樣的就是自己懷中的妻子。

其實越是親密的相處,賀常棣就越會發現她與前世的不同,除了這張一模一樣他永遠也不會忘記的臉,賀常棣都要懷疑,懷裡的妻子根本就不是他記憶中的那個人。

她沒有她的一絲陰毒和晦暗,更沒有絲毫自卑和怯懦,她比她更有才華

賀常棣眼眸一深,現在的楚璉就好像是為他量身打造的一樣他閉了閉眼,隨即又睜開,低啞磁性的聲音在楚璉耳邊響起,「璉兒?」

楚璉抬起頭,眨了眨眼,「嗯?」了一聲,似乎有些不明白賀常棣為什麼突然喚她。

對視上那雙清潭般的眸子,賀常棣高高提起的心才放下,有時候他真的很怕,一覺起來亦或是在某個瞬間,現在的楚璉就會變回上一世的那個毒婦。

楚璉不知道賀常棣情緒的大起大落和心中所想,只奇怪的歪頭,「怎麼了,你臉色突然這麼難看。」

賀三郎倏然收緊了手臂,讓楚璉緊緊貼著他,他將頭埋在她的頸間,深吸口帶著楚璉身上淡香的空氣,道:「璉兒,答應我,永遠也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楚璉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