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九十章:往事已矣

第二百九十章:往事已矣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靖安伯哼了一聲,明顯就是不想理這對母女。

這不但讓賀瑩母女尷尬非常,就連一旁的老太君也覺得尷尬不已。

畢竟賀瑩母女之前是老太君在照顧和維護。

一花廳的人問候完了,最後才輪到還跪在地上的賀大郎。

賀常齊許久沒見到父親,同樣是想念的緊,只是父親這個冷落他,他也明白是自己的原因。

靖安伯眼角餘光掃到這個不爭氣的兒子,當真是氣不打一處來,他沉聲吩咐:「跟我來大書房。」

賀常齊這才起身低頭跟在靖安伯身後,沉默的出了慶暿堂。

靖安伯回來了,整個靖安伯府都洋溢著一層喜悅。

消息很快也傳到了靖安伯夫人院子里,靖安伯夫人竟然不顧抱恙的身體,要立即起床去前院看望幾年未見夫君。

幸好被趕來賀常棣夫妻勸住,不然,靖安伯夫人還真的會不管不顧。

晚上一家人在前院花廳一起用團圓飯。

平日里無事不回家賀二郎今日也早早回府。

靖安伯府居然比過年的時候還要熱鬧,晚上飯菜是楚璉帶著身邊的大丫鬟親自做的。

有香濃的東坡肉、辣椒爆炒牛肉、干鍋包菜、水煮魚、老鴨煲……一共十幾道菜,都是靖安伯在明州從未吃過的。

飯後,他忍不住讚歎這個三兒媳的手藝。

因為吃了一頓滿意十足的團圓飯,靖安伯白日里因為賀大郎的事情變得糟糕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晚上,靖安伯帶著兩個小孫女攜著靖安伯夫人一同回院子。

靖安伯夫人院子的正房,此時下人屏退,只餘下靖安伯夫妻,兩個孩子也被奶娘帶下去睡了。

靖安伯扶著妻子的手坐到桌邊,夫妻兩感情很好,幾年未見,甚是想念,兩人此時有一肚子的話要說。

靖安伯最關心的還是妻子的身體。

雖然之前已經收到過賀常棣的信說是妻子的病已根治,但沒親眼見到,他還是不放心。

如今見卧床多年、容顏憔悴的妻子臉色紅潤健康地站在自己面前,他別提有多高興了。

靖安伯一個魁梧的中年將軍一時間眼眶居然泛紅,他握住老妻的手,「沛文,你終於好了。」

靖安伯夫人劉氏也跟著笑了,「是啊,好了,現在想想以前那些卧床的日子,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

「快與我說說給你治病的繆神醫是何人?」

靖安伯大概知道妻子的病是怎麼被治好的,但是並不清楚其中的細節。

靖安伯夫人一早就料到他會問,於是事無巨細將過程說給他聽。

小半個時辰後,靖安伯夫人才說完,她微笑著看向丈夫,「恐是老天也不捨得我躺在床上,叫我早些好起來,等到你回府呢!」

靖安伯笑著點頭,他感慨,「老三媳婦還真是我們賀家的福星,若是沒有她,繆神醫也不會心甘情願住在我們府上,專門替你調養身子。母親雖然年紀大了,有些糊塗,給三郎求的這樁婚事卻是福星高照。明日我去親自謝謝繆神醫。」

靖安伯夫人劉氏點點頭,「是該去親自謝謝繆神醫。」

隨即她似又想起什麼來,笑出了聲,「夫君,你這麼一說,還真是,自從三郎媳婦嫁進我們伯府,三郎是一日比一日有出息了。如今他可是侯爺了呢!這孩子難道是天生的旺夫命?」

靖安伯爽朗的笑出聲來,笑後又提醒妻子,「這種事情我們在自己房裡開玩笑說說也就罷了,什麼王府運氣這種事情在外頭可不能亂傳,這種事情最是不靠譜。」

靖安伯一回來,靖安伯夫人就尋到了主心骨,人也變得更加清醒,她忙道:「我省得。」

兩人喝了杯茶,靖安伯見妻子看著他欲言又止,已猜到妻子想要說什麼,他微微嘆了口氣,「大郎那孩子本姓忠厚,又重感情,與鄒氏走到這個地步也不全是他的錯,兩人如今已經和離,你也不要多想了,凡事往前看。至於賀瑩家的那孩子,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是絕不會同意他們兩人婚事。大郎就算再娶,也要娶一個性子好的姑娘。否則受罪的是琳姐兒和安姐兒。」

劉氏沒想到丈夫想的這麼清楚,頓時鬆了口氣。

她往丈夫身邊靠了靠,這麼多天緊繃的心弦終於鬆了下來。

今日是十五,外頭掛著一輪圓月,散發著清越的光輝,月光從半開的窗戶灑進來,照亮了長榻前一小塊地方。

老夫妻抬頭看向窗外明月,這一刻真有一種圓滿的感覺。

他們在感受到這一刻的圓滿時並不知道,上一世的靖安伯府再過兩個月家破人亡。

那時,靖安伯夫人因為舊疾不治身亡,老太君因為伯府被抄家生生氣病,隨後卧床不起。

靖安伯被壓上菜市口砍了腦袋,賀家三兄弟流放北境。

那個噩夢彷彿越來越遠了……

賀常棣站在窗邊,出神看著天空的月亮,清涼的月光落在賀三郎身上,好似給他鍍上了一層銀輝。

他負手而立,春季的夜風拂過他的面頰,帶起他兩鬢垂落的髮絲,讓他瞧著好似謫仙下凡。

楚璉睡了一半,被渴醒了,睜眼就發現原本睡在身邊的「火爐」不見了,她迷濛地坐起來,撩開紗帳,朝著外面看去。

屋裡點了一盞燭火昏暗的小燈,楚璉一眼就能看到立在窗前的賀常棣。

她奇怪賀三郎怎麼大半夜的站在窗前,還穿的那麼少,現在是春季,晚上還是比較冷的。

她索性穿了睡鞋下床,從旁邊撈了賀常棣的大氅走到他身邊,墊腳將大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