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九十一章:金手指沒了

第二百九十一章:金手指沒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如果是年輕時的承平帝,他倒是真有可能拔出身邊的尚方寶劍,怒不可遏之下一劍將靖安伯賀衍文斬殺。

在臨近天命之年的承平帝,養氣的工夫已經修鍊到極致,多年的至尊高位已讓他成為這個天下真正的王者,一般的事情根本就牽動不了他的心緒了。

所以提到這件他年輕時候最後悔最如鯁在喉的事情時,他才最終壓制住自己的情緒,並未讓自己失去理智。

承平帝陰冷的目光從高位上射下來,如果目光也能殺人的話,此時靖安伯恐怕渾身已經變成了篩子。

雖然承平帝的眼神很可怕,但靖安伯卻不能在這個時候退縮,已經堅持了這麼多年,那個秘密到現在也只能爛在肚子里!

「好啊,賀衍文,你真是好樣的!你就是那群人的一條狗,到今日,你仍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這樣粗鄙的話從承平帝這個天下之主口中說出來,可以想像他到底是有多憤怒了。

承受著承平帝的震怒,靖安伯無聲地跪了下來,他微微垂頭,雙膝跪在勤政殿光可鑒人的地板上,他脊背挺的筆直,看似好像是低頭妥協了,其實更是一種無聲的抗議。

承平帝已經在御案後坐不住,他起身背著手在御案後走來走去,雙眼因為憤怒變得通紅。

他突然停下腳步,「賀衍文,你到這個時候還不願意說嗎?」

靖安伯對著承平帝垂眸拱了拱手,「聖上,微臣無話可說。」

「好一個無話可說,賀衍文,你可是阿蕁的師兄!你們同出師門,她把你當做真正的兄長看待!」

靖安伯用力抿了抿有些乾裂的嘴唇,「聖上,正是因為我是阿蕁的師兄,我才要守住這個秘密。」

「好,你真是好樣的,不愧是被稱為忠勇鎮南將軍,死心眼可以死到明州了!」

靖安伯在心中微嘆口氣,「聖上,都這麼多年了,您為何還要糾結這件事,阿蕁她在十幾年前就過世了,她只希望您過的好。」

靖安伯這句話讓承平帝身子險些站不住,旁邊的魏公公眼疾手快扶住了身邊的帝王。

承平帝嘴邊扯出一個苦澀的笑容,儘管多年前他就猜測葉蕁已經不在人世,可當這個消息真正從別人口中得到證實時,他還是一時間不願意相信。

他喃喃道:「原來她真的去了。」

「你能否告訴朕她的墓地在哪裡?」承平帝原本帶著凜然氣勢的目光一瞬間變得灰敗,他掃向殿中跪著的靖安伯時帶著一絲期翼。

靖安伯有一瞬感到不忍,想就這麼告訴承平帝算了,但他還是很快找回了理智,沉默堅定地搖頭。

沉浸在悲痛中的承平帝忽然猛的咳嗽起來,他一把將御案上的奏摺、筆洗、硯台、鎮紙等物掃落在地,墨池中的墨汁灑了一地,御案旁邊狼狽不堪。

承平帝撐著膝蓋一直在咳嗽,也不知道是不是咳嗽的太厲害,還是真的太心傷,淚水也不知什麼時候從眼角滑落了下來。

魏公公嚇了一跳,連忙幫著主子拍撫著後背,連連怒瞪跪在下面的靖安伯。

好一會兒,承平帝的咳嗽才平緩下來。

在魏公公的攙扶下,他重新坐回御案,隨後冷漠地對著殿中還跪著的靖安伯吐出毫無感情的一個字,「滾!」

靖安伯微微抬眼朝著龍座上看了一眼,起身,朝著承平帝行了標準的一禮,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勤政殿。

也不知道靖安伯走了多久了,坐在御案後的承平帝突然問道:「魏成海,你說朕是不是太貪心了。」

本來以為他能很快忘記,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阿蕁在他的腦海里反而越來越清晰,他想知道她過的好不好,想知道她老了是什麼樣子,想知道她想不想他,但是現在,真的什麼都沒了。

阿蕁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永遠的離他而去了。

魏公公在承平帝做皇子的時候就跟在他身邊,對他的事情了解的最是清楚。

當年的那些事,誰都有逼不得已的地方。

不是承平帝的一個人的錯,也不是靖安伯一個人的錯。

但此時承平帝心緒這樣,他哪裡能說實話,只能順著承平帝的話安慰他。

「聖上,只要是活著的人都有貪念,聖上思念葉蕁姑娘無可厚非,但是聖上如今是一國之主,葉蕁姑娘再重要,也不應該是您的全部了。」

承平帝明白魏公公說的對,但是他還是難過。

他這是永遠也見不到阿蕁了啊……

他怎麼能不難過呢!

「可朕還是難受,朕一點也控制不住自己。」

魏公公這下不說話了,他只是沉默著陪在承平帝身邊。

誰能想到高高在上的皇上也有這麼痛苦的時候。

接下來幾日,早朝時候承平帝的臉色都不是很好,又過了一兩日,這日一早,直接停了一日的早朝。

太醫正的消息,承平帝患了感風,發了燒。

幸好平日里承平帝的超綱穩定,他又只是小病,否則非要傳出不好的消息出來。

萬壽節在即,沒上早朝的各位大臣都在琢磨著萬壽節送什麼禮給承平帝。

這次是承平帝五十大壽,可是不能馬虎。

此時,早早回來的賀常棣在松濤苑也正與楚璉商量著萬壽節的賀禮。

他如今在朝中任著要職,可不是沒出仕的世家子了,是要正兒八經給承平帝備禮的。

楚璉從今早起來就神色不對,雖然她極力掩飾了,但是賀常棣還是一眼就看了出來。

加上今日早朝取消,他擔心媳婦,這才一早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