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九十二章:萬壽節

第二百九十二章:萬壽節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章節內容開始蕭博簡身體微微一僵,隨即就軟化下來,他突然邪魅的哼了一聲,轉身就將身後成熟豐腴的女人身子給壓了下去。

又是一番酣暢淋漓。

一個時辰後,蕭博簡已經從從新穿戴好站在小院天井旁。

從小院後門出去女人已經離開,如今整個小院里只有蕭博簡和衛甲兩人。

衛甲立在蕭博簡身後,視線落在蕭博簡比一般男子略顯得單薄的背上。

他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他想說蕭博簡這樣做不值得,他們現在的勢力早非以前能比,想要達成目的不必非要走女人手上。

他看得出來,自家主子並不喜歡那位夫人,甚至很是厭惡和噁心。

蕭博簡盯著這小院的一方天空,片刻後,突然轉過身,他掃了衛甲一眼,隨後嘴角綻放出了一個諷刺的笑。

「你想說什麼我知道,但是你要知道,這個辦法是所有方法中損失最小的一個。賀常棣的勢力已經培養起來了,我們沒那麼多人手與他們抗衡。」

蕭博簡就是這樣的人,他野心勃勃,手段狠戾,為了達到目的,就算是自己也能出賣。

在權力和復仇面前,他已經連自我都沒有了。

蕭博簡一雙桃花眼眯了起來,在北境與圖渾人戰役大勝之前,他從未想過到這個地步能與他對抗的會是靖安伯府的賀常棣!

原來他一直小看了這個男人。

三月二十這日,靖安伯帶著身邊親衛和家將,親自將賀瑩母女送到盛京城郊的莊子上,並派遣了家將在莊子上看守。

賀老太君因為這件事與靖安伯吵了一架,但靖安伯決心已下,無論老太君怎麼說都沒用。

老太君竟然因為這件事被氣的起不來床。

但就是這樣,靖安伯也只是好好吩咐慶暿堂的丫鬟嬤嬤們好好照顧老太君。

靖安伯府公賬上的銀子因為有賀常棣和靖安伯的貼補,整個伯府的開支也有條理起來。

府上主子少,掌家並無別的世家那般累,靖安伯夫人在身邊心腹嬤嬤的幫助下完全能應付過來。

賀常棣已與父親靖安伯商量好,另置府邸,靖安伯和賀常棣都向承平帝上了摺子。

靖安伯夫人雖然同意了,但是要求賀三郎的新府邸離現在的伯府不要太遠。

這兩日空閑的時候,楚璉與賀常棣去看了準備買的幾處府邸,基本上確定靠著平康坊的那座,如今也就等著聖上的批示,只要聖上的紅批下來,小兩口就可以搬了。

慶暿堂的一間廂房裡,木香得知了三房要另外僻府的消息後,先是目恣欲裂不敢置信,隨後就將身旁長榻上的小几一把掀翻。

茶水和果盤滾了滿榻滿地,房間里一時顯得凌亂不堪。

外面守著的小丫鬟嚇了一跳,連忙跑進來,「木香姐姐,您怎麼了?」

小丫鬟剛到門口就被木香駭人的臉色給震到,木香面色扭曲猙獰,沖著小丫鬟的方向大吼,「給我滾!滾出去!」

小丫鬟被嚇的不輕,回過神後就滿臉惶恐的泡了出去,連廂房的門都忘了關上。

院子里,劉嬤嬤正領著幾個小丫鬟在翻曬綢緞等物,瞧見一個小丫鬟慌慌張張從屋子裡跑出來,頓時就不悅的喝住了。

「做什麼!一大早毛毛躁躁。」

小丫鬟忙停下腳步,忐忑的對著劉嬤嬤福了福身。

劉嬤嬤上下打量了眼前這個才十三四歲的小丫鬟一眼,如果她記得沒錯的話,這丫鬟是木香身邊的,跟著木香做事的小丫鬟。木香經常會派這小丫鬟做些跑腿的活兒。

怎的突然被嚇成了這樣,還是從木香房間里跑出來的。

小丫鬟沒忍住情緒,哽咽著哭了起來。

「嬤嬤,木香姐姐好似遇到了什麼事,您進去看看她吧。」

劉嬤嬤一怔,拉下臉,「好了,我還當是什麼事,你下去吧,洗洗臉,我去瞧瞧,若下次還這樣莽莽撞撞,少不了板子!」

「是。」小丫鬟忍住哭泣,小心退下了。

劉嬤嬤親自去了木香的房間。

房門是開著的,轉過屏風劉嬤嬤見到了房間內的狼藉。

她還沒開口,就突然聽到木香森冷的警告聲音,「我叫你滾出去沒聽到?滾!」

劉嬤嬤眉頭一緊,肅著聲音開口,「怎麼了!我來看看也不成嘛!」

許是沒想到進來的人竟然會是劉嬤嬤,木香臉上的表情精彩極了,她有瞬間的慌亂,但還是很快鎮定下來。

木香調整了臉上的表情,這才轉過身朝著劉嬤嬤走來,一副做錯事誠惶誠恐的模樣,「嬤嬤,怎麼是您,我不知道是您來了,還以為是那個粗心的小丫頭呢!」

劉嬤嬤任由她攙扶著坐到椅子上,她視線掃了一圈亂七八糟的地面和長榻,「怎麼回事?屋子裡怎麼突然這麼亂。」

木香不好意思扯了扯嘴角。

「嬤嬤,都是我不好,剛剛坐在長榻邊想事情,沒注意就將小几上的茶盞和果盤打翻了。外頭守著小丫鬟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就進來看了。我心情不好,就嘴快說了那丫頭兩句,想必小丫鬟剛來府上,臉皮薄,可不就跑出去了。」

劉嬤嬤想想她說的也合理,就沒有再追問。

她看著木香,「你最近是怎麼回事?怎麼做什麼事情老心不在焉的,你這樣怎麼叫我把老太君的事情放心交給你處理。」

木香心中雖然非常鄙夷劉嬤嬤,但是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一點出來。

她親昵地挽著劉嬤嬤的胳膊,笑著道「嬤嬤我認錯,這段日子是我不好,日後我肯定更加用心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