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九十三章:鳳凰套(1)

第二百九十三章:鳳凰套(1)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御花園小徑里隔著一段距離點著一盞石燈。

端佳郡主臉色焦急,她不斷催促著身前報信並且帶路的小太監。

小太監不敢怠慢,加快腳步。

身後跟隨來的錦繡卻緊蹙著眉,她勸道:「郡主,我們還是將此事稟告王妃吧,就算不告訴王妃,告訴太后娘娘也行。」

後宮波雲詭譎,並不比朝堂安全,太后娘娘雖然疼愛端佳郡主,端佳郡主也經常陪著太后在宮中住一段時日,但畢竟不是在宮裡長大的,不清楚宮裡那些見不得光的手段。

魏王府王爺和王妃感情甚篤,連個妾侍都沒,大郡王小郡王又都寵愛郡主,她從小根本就沒經歷過陰私的後宅手段。

端佳郡主雖然沒錦繡想的這麼單純,但她不善手段也是事實。

錦繡提議說要將事情告訴母妃和皇祖母,她當然也想到過,但她還是一瞬間就否決了。

因為內侍給她報信出事的人不是旁人,而是賀二郎……

賀二郎有事,她可不想母親和祖母知道,萬一有什麼不方便,豈不是便宜了旁的女人?

端佳郡主之前就打聽好了,皇宮內侍衛今日輪到賀二郎當值。

而來給她通風報信的內侍又是她之前安插在後宮的人,應當不會有錯。

端佳郡主快步走著,又輕聲回著錦繡的話,「不用,這點小事我能應付的來,況且這裡地形我熟,不會出事的。」

端佳郡主性格有時候有些固執,錦繡是她身邊最得信任的大丫鬟當然也了解這點,聞言知道就算她阻攔也沒用。只好在心裡嘆口氣,緊緊跟著自己主子,期望這個來報信的內侍靠譜點,不要真的是被人利用上了套子。

大半刻鐘後,內侍提著燈籠領著端佳郡主到了御花園後一處偏僻的殿閣。

殿閣前冷冷清清的,連個守殿的太監宮女都沒有,也不知道是被人調走了還是萬壽節偷偷跑開偷懶了。

報信的內侍朝著殿門指了指,低頭膽怯道:「郡主,賀大人就在裡面……」

端佳郡主狐疑的看了清冷的殿門一眼,隨後目光又落在眼前的小內侍身上。

小內侍一抖,頭埋的更低了,「奴……奴才不敢欺騙的郡主。」

端佳郡主終於還是心中的擔憂佔據了主要地位,她一轉身就朝著殿門方向走去。

伸出素手一推,「吱嘎」一聲,殿門就被推開了。

殿內裡間點著一盞昏黃的油燈,燈火微微搖曳著,從端佳郡主的方向,就看到帳簾打開的床上躺著一個人。

那是個穿著侍衛服的男人,後背寬闊,身材高大,腰間一枚雕刻著蟾宮折桂的玉佩相當熟悉。

端佳郡主眼瞳一縮,這個背影實在是太熟悉了,分明就是賀二郎了!

正當她處於極度震驚,不敢置信時,身後突然傳來錦繡短促的一聲低喊,下一秒,殿門就被人從外面哐當一聲死死關上了。

端佳郡主渾身一震,大腦一時間都停止了運轉,下一秒她大步跑到了門邊,拍打著們,可惜不管她怎樣呼喊,外面都沒人答應。

經過片刻的六神無主後,端佳郡主也找回了點理智。

她腦中飛速想著辦法,可是深處在這裡,她一時間實在是想不出有用的法子。

腦中回憶起在德安樓的時候,楚璉救她使用的那些辦法,一瞬間,眼眶紅了紅,為何楚璉這個時候不在。

她用力抹了抹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想起方才看到的裡間床上的那一幕,深吸了口氣,端佳郡主朝著裡間床邊走去。

那個躺在床上的人絕對是賀二郎,她不會認錯。

端佳郡主來到床邊,她小心地伸手推了推床上躺著的高壯男子。

面朝里躺著的男人沒動,端佳郡主又推了兩下。

最後端佳郡主實在是沒辦法,只好用力將男人掰正過來。

借著殿內幽暗的燈火,仔細一瞧,果然是靖安伯府的二少爺賀常珏。

賀常珏此時處於昏迷之中,額頭滲出一層密密的汗珠,嘴唇發紅,一張偏粗狂的充滿男人味的俊臉帶著一絲紅。

儘管兩個人互相都有好感,私下裡也相處過幾次,但也只是發乎情止乎禮,並無越矩的舉動,像是當前這樣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還是第一次,而且賀二郎還處於昏迷中……

端佳郡主拍了拍賀常珏的臉,不過陷入昏睡中的賀二郎仍然沒有轉醒的跡象。

端佳郡主皺眉,起身在旁邊的桌上看了看,靈機一動,倒了一杯冷水到茶盞中,端著茶盞到了床前,一把將杯中的冷水潑在賀常珏的臉上。

這一盞透心涼的冷水潑在賀二郎的臉上終於讓他有了知覺。

他緩緩睜開眼,一開始因為頭疼雙眼都聚焦不了,眼前都是一片模糊的。

他用力甩了甩頭,又伸手點了身上幾個穴位,揉了揉太陽穴,片刻過後,他總算是能看清眼前景象了。

等雙眼視線一清晰,睜開眼,就見到身邊坐著的端佳郡主。

賀二郎最微張,一時都有些結巴,「郡……郡主?」

端佳郡主見他終於醒了過來,心中鬆了口氣的同事,面上卻傲嬌地抬起了下巴。

她冷笑了一聲,「你還知道是我,賀二郎,如果我此時不在這裡,你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端佳郡主瞪著賀二郎氣呼呼的道,雙手都情不自禁掐在腰間,好似這樣氣勢更足一般。

隨著視線清晰,賀常珏的腦子也越來越清醒。

他視線餘光突然瞥見一個東西,眼瞳一縮,驟然起身,將桌上茶壺裡的冷水全部倒到那個東西上。

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