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九十六章:春獵

第一百九十六章:春獵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時候賀三郎會說出這樣的話,她早就將賀常棣在那座偏殿前無賴說的話忘了個一乾二淨。

一時間還真想不出來答應過賀常棣什麼。

她無辜地眨了眨眼,「什麼?」

賀三郎俊臉一黑,起身幾步就走到楚璉身邊,長臂一撐,就將楚璉嬌小的身軀卡在他與梳妝台之間。

他彎腰欺近她,兩人幾乎幾乎是呼吸相聞。

楚璉看著他深邃夾雜著微微羞惱的眼,臉頰不自覺的發紅。

她微微往後撤了撤,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你幹嘛?」

楚璉往後撤一點點,賀常棣就往前進一點點,直到楚璉後背整個都要靠在妝台上,她還是沒能拉開與賀三郎的距離,反而讓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更加曖昧。

卧房裡伺候的大丫鬟們早就識趣的退了出去。

賀常棣盯著他,說話的時候溫熱清冽的氣息就噴吐在她的面上,楚璉臉紅耳熱,聽到他說,「想起來了沒?」

楚璉被他似乎能看到內心深處的視線看的渾身不自在,下意識的撇開視線,不敢與他濃黑如墨的眼神對視。

「你說什麼我不知道。」

楚璉裝傻,就在剛才前她確實沒想起來偏殿前答應賀常棣的話,但是因為賀常棣突然的接近,她現在已經想起來了。

只是瞧他現在「如狼似虎」的樣子,不用腦子猜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好事」,她當然只能裝傻。

她可不笨,賀常棣折騰起人來,經常不知饜足,上一次楚璉就被他嚇怕了。

賀三郎盯著她躲閃的目光,突然嘴角一邊詭異的勾起,低沉著嗓音道:「真的不知道?璉兒,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楚璉渾身一抖,對賀常棣這樣突然邪魅的表情和眼神有些發憷,但是這個時候她已經「抵死不認」了,可不能在關鍵的時候掉鏈子。

她一咬,一雙水汪汪的杏眸一閉,堅定道:「真的不知道。賀常棣,一定是你記錯了。」

下一秒,她粉嫩的耳垂就被人含到濕熱的口腔中,酥麻像是一道閃電瞬間傳遍全身。

賀常棣的動作讓楚璉頃刻間瞪大了眼睛,伸手就想要將賀常棣推開捂住自己敏感的耳朵。

賀三郎修長的手指微微用力,就將楚璉小手撥開,他時候撐著妝台,一手鉗住她兩隻細細的手腕,吻斷斷續續落在她白嫩的耳垂和頸項,一路下滑。

楚璉被她控制住,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

只能嘴上反抗幾句,「賀常棣,別,我想沐浴!」

「噢?不急,我先幫你回憶一下。」

楚璉怒,「有你這麼回憶的嘛!」

很快,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就被堵住。

等楚璉嬌柔的身軀被賀三郎扶著坐上妝台時,楚璉還沒反應過來。

他危險的抵著她,大手在她身上遊走,楚璉渾身發軟根本就沒了力氣,他還要俯在她耳邊尋問,「記得了嗎?」

楚璉真是欲哭無淚,到這個地步,她哪裡還敢說不記得,求饒的看向賀常棣,小腦袋直點。

賀常棣見懷中的小女人終於服軟,立即提槍上陣,給了楚璉一個痛快……

楚璉沒想到她都認輸服軟了,他還來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忍著到口的呻吟,死死咬著紅唇,一雙水露露的眸子瞪著他,抖著聲音控訴道:「我都認錯了……」

賀常棣微微低頭,薄唇吻在她漂亮的鎖骨上,聲音低啞隱忍,「錯了就要認罰!」

「你……」

楚璉後面的話沒能說出來就被賀三郎堵住了精緻的唇瓣。

結果小夫妻兩兒半個時辰後才去凈房,這下好了,書房那邊準備的浴桶熱水是真的用不著了。

賀常棣抱著渾身酸軟的楚璉直接去了卧房旁邊的凈房。

楚璉靠在賀三郎精壯的胸膛前,嘟著嘴生悶氣。

賀常棣也就由著她,反正他現在渾身舒爽了,打哪兒都痛快,讓著媳婦兒點又沒啥。

他一手攬著楚璉纖細的腰肢,一條手臂搭在浴桶邊緣,微微閉著眼睛養神。

楚璉自己一個人氣了一會兒,賀常棣沒反應,也覺得沒意思,她微微轉身,用食指戳了戳賀常棣肌肉分明的胸膛,「賀常棣,你的要求我已經滿足了,兩清了。」

賀常棣睜開幽深的眼眸,危險地眯了眯,他看了一眼懷中被熱水蒸騰的小臉紅紅的妻子,「什麼兩清?」

楚璉眼睛一瞪,如果不是在被賀常棣裹在懷裡,她這個時候一定要插著腰擺足了氣勢。

「答應你的要求!我做了!不許再拿這件事威脅我!」

賀常棣覦了她一眼,扯了扯嘴角,「誰說剛剛那是我的要求,之前不就和你說了,是懲罰。」

「賀三郎,你別得寸進尺!」

他……他剛可是兩次!就算一次是懲罰,那剩下的一次也抵了!

這個傢伙怎麼可以這麼無賴!

楚璉氣的胸口一起一伏,那微微被浴桶中花瓣蓋住的一半起伏瞬間讓賀常棣沉了視線。

最後可憐的錦宜鄉君為了兌現承諾一直到深夜才睡。

翌日,楚璉自然是沒能在正常時間起床,賀常棣卻天不亮就敢去早朝了。

太子直接被禁足,甚至承平帝還專門委派了大理寺的官員調查那隻假鳳凰的事情。

早朝上,賀常棣在眾位官員之間站的好好的,卻總覺得上面有一束犀利的目光時不時落在他身上。

那樣讓人有壓迫感的視線只能是承平帝。

賀常棣雖然在承平帝那裡印象不錯,但是承平帝平日里可沒這麼關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