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九十七章:臭豆腐

第二百九十七章:臭豆腐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雖然臉色紅紅的,卻並未管這些炙熱嫉妒羨慕的目光。

這次春獵,朝中留在盛京城大部分有品級的武將都來了。

這其中就有司馬卉、郭校尉、張邁、肖紅玉等人。

賀常棣帶著楚璉一起過去給當初北境軍中的幾個老熟人打招呼。

肖紅玉這個傢伙最會搞事,楚璉還沒到跟前就樂顛顛迎了過去。

「嫂子好。」

楚璉對著他笑了笑,司馬卉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

司馬卉今日穿了一身月白色騎裝,她身材高挑,面容帶著京中女人甚少的英子颯爽,很是吸人眼球。

司馬卉對著賀常棣點了點頭,隨即目光落到楚璉身上的時候,雙眼一亮。

「璉兒,這身騎裝真適合你。」司馬卉毫不吝嗇的誇讚。

楚璉穿身上這身銀紅的騎裝確實很適合,騎裝袖口鑲嵌著蝴蝶結樣式的綢帶,俏皮又可愛。

楚璉笑的眼睛彎起來,來到司馬卉身邊福了福,「多謝卉姐姐誇獎。」

司馬卉微微低頭,低聲在楚璉耳邊道:「一會兒,我們一道。」

楚璉當然不會拒絕,她在北境與司馬卉相處過好一段時間,到如今,兩人早就是無話不說的好友了。

可還不等楚璉開口答應,就被賀常棣扯地後退了一步,賀三郎盯著司馬卉冷著臉道:「不行,璉兒跟在我身邊。」

司馬卉抬頭看了眼賀常棣,突然笑了笑,「安遠侯還要伴在聖上身邊。」

這下,賀常棣被她這句話說的臉色更是難看,不錯,他作為武選司郎中,有名的肥缺,又是承平帝新封的安遠侯,在春獵的時候自然大部分時間是要陪伴在承平帝身邊的,確實沒那麼多時間來照顧楚璉。

楚璉笑著扯了扯賀常棣的衣袖,「放心吧,我和卉姐姐在一起,不會有事的。」

賀常棣眉心一擰能夾死一隻蒼蠅,他憋著一口氣,瞧著媳婦兒澄澈的眼神,他實在是不好說,就因為是司馬卉他才擔心……

最後無法,賀常棣只能將楚璉交給司馬卉照顧。因為承平帝到了,他要帶著武官去迎接承平帝。

不遠處,是皇子公主們待的地方。

晉王左邊站著的是太子,右邊是十五歲的六皇子,才十一歲的樂瑤公主站在他身後。

樂瑤公主身後是安敏縣主。

此時樂瑤公主不滿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哼!一個破落戶鄉君,一個嫁不出去的男人婆,還真是什麼人交什麼樣的朋友。安敏表姐,到時候我們就給她們點厲害嘗嘗。」

安敏縣主的聲音很小,晉王倒是沒聽到說什麼了。

他微微轉頭,眼角餘光落在司馬卉高挑的背影上,片刻,又移開了目光。

承平帝穿著一身藏藍色騎裝到場的時候,所有人都恭敬行禮迎接。

因為身份關係,楚璉與司馬卉站在最外圈。

承平帝被眾位大臣和勛貴簇擁著,楚璉這個地方頂多只能看到一個頭頂。

兩人在彎腰的時候,司馬卉奇怪的尋問,「璉兒,我怎麼覺得聖上往我們這邊看了?」

楚璉根本不信,還好笑的翻了個白眼。

「那麼多人,聖上往我們這邊看做什麼,不過我沒想到這次名單居然會有我,我可不是真正的皇室血脈,封號也是最低品級的鄉君。」

聽楚璉這麼說,司馬卉蹙眉,「璉兒,到時你不要離開我身邊。」

楚璉點頭,反常必有妖,她如今已經不知道後期的事件發展了,凡事還是小心點兒好。

禮部的官員進行完春獵的大典後,承平帝就帶著所有春獵的成員浩浩蕩蕩出發了。

楚璉和司馬卉騎馬與為數不多的女眷一起落在隊伍的中後方位置。

端佳郡主雖然想與兩人一起,但因她身份特殊,所以只能與魏王妃、樂瑤公主等人待在一起。

隊伍的後方是隨行之人的行禮馬車僕從等。

盛京城近郊的皇家獵場並不遠,早上出發,約莫午時就能到了。

賀常棣、蕭博簡、鄭世子、各位皇子官員子弟以及勛貴子弟都伴在承平帝身邊。

原本按照輩分是輪不到賀常棣陪伴在承平帝身邊的,今日不知道怎麼回事,承平帝特意點了他的名字。

既然是聖上點名,賀三郎又如何拒絕,他打馬微微退後承平帝馬匹的半個身位,承平帝未說話,他就仍然是那張冷酷僵硬的俊臉。

「賀三郎!」

「聖上,臣在。」

承平帝嘴角翹起,「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你與朕說說在北境涼州的見聞。」

在承平帝面前,賀常棣不敢怠慢,經歷過上一世,賀三郎更明白承平帝是一個怎樣的君王。

他賞罰分明、治國有方,可以說是一代明君,他手中有一個密諜司,是專門搜查各地密報的部門,只聽令於君王。

密諜司成員身份成謎,隱藏極深,就連太子都不知道有關於密諜司一點點的小事。

有時候,賀常棣都懷疑承平帝知道許多密事,只不過他不想拆穿而已。

大到家國大事,小到臣子後宅的嫡庶爭鬥。

所以,在承平帝面前說事,最聰明的做法就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若是專門吹牛,總有一日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賀常棣挑揀著說了在北境軍營中的一些事,這些基本都是小事,不痛不癢的,基本不牽扯到任何人。

從承平帝的面上也看不出這位帝王是什麼態度。

承平帝突然拽了胯下寶馬的韁繩,用力一抖,軟鞭打在馬匹身上,神俊就立即飛奔了出去。

跟在承平帝身邊的護衛和臣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