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百九十九章:落馬

第二百九十九章:落馬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眼前還被蒙著一層鴛鴦合歡的大紅蓋頭,紅色蓋頭下綴著小珍珠的流蘇隨著楚璉身體的晃動而微微擺動,划出好看的弧度。

室內有清淡的沉水香飄散在空氣中,彷彿能安定人心。

楚璉微微掀起大紅蓋頭,打量起整個新房的布置。

桌案上燃著小兒臂粗的龍鳳紅燭,紅燭前供著「喜果」,案桌旁邊是一幅騷包的沉香木雕刻的四季如意屏風,屏風上還鑲嵌著四塊方形的大小一致的藍田玉石。

眼前的這些真的與小說中描寫的絲毫不差!

楚璉心中欣喜,她這下是確確實實肯定自己是穿越到了她之前看的那本小說里,成為了小說中描寫的女主!

而她現在經歷的正是小說中開頭所描述的情節。

一想到自己能嫁給那樣一個好男人,楚璉心中就充滿了期待!

她絕對不會像原小說中的女主「楚璉」那樣不守婦道,她要做一個賢妻,與丈夫過上無憂無慮的小日子,經營好自己的小家,彌補她在現代的遺憾。

只是有一點可惜的是,她穿來書里時,那本小說她只看了一半。

正在她出神時,外間有雜亂的腳步聲和人聲傳來。楚璉急忙放下蓋頭,端正地坐好。

福雁匆匆走進來提醒,「六小姐,喜娘和姑爺來了。」

喜雁急忙整理了下楚璉的喜服,這才與福雁恭敬地立在一旁。

楚璉輕應了一聲,心口砰砰地直跳,她實在是緊張的不行。只覺心都要從嗓子眼兒蹦出來了。

外間響起了喜娘高聲的賀福聲,還有一些男子爽朗調笑的聲音。頓時,內室安靜的氛圍被打亂,變得喜氣洋洋。

「三郎,快掀了蓋頭讓我們看看嫂子是怎樣的花容月貌!」

「就是啊,賀三郎,我們可等不及了!」

喜娘也應和的打趣了幾句,樂呵呵的將旁邊丫鬟端著的托盤中的金秤桿遞給賀家三郎,「三少爺,挑開蓋頭,稱心如意!」

所有人都將視線落在規矩地坐在床邊的新娘子身上,等著瞧賀家新婦是怎樣的如花容顏。

所以,新郎眼中一閃而過的那抹諷刺和鄙夷誰也沒有發現。

坐在床邊的楚璉被蓋頭遮著,只能瞧見自己面前多了一雙黑紅色的喜靴,上面綉著繁複的流雲紋,煞是好看。

而後那柄金秤桿就出現在了大紅的蓋頭下,下一秒,明紅的世界就變得鋥亮,似乎是一時間有些受不住突然的光亮,楚璉下意識地眯了眯眼睛。

彎眉紅唇、杏眼桃腮,被掀了蓋頭的新婦容顏明麗,有如初綻的鮮荷,嬌羞又嫵媚。

楚璉只抬頭匆匆瞥了眼她未來的夫君賀常棣,而後就急忙垂下頭,不敢再多看。

可正是這不勝的嬌羞,給眼前美麗的新娘又添了一分新彩。頓時,就有無良好友開始起鬨。

「三郎,你小子好福氣啊!」

就連二少爺也滿意地拍了拍弟弟寬厚結實的肩膀。對新弟媳給予了肯定。

很快,賀常棣就被同窗好友拉出去喝酒了。幾位喜娘留下囑託了幾句,也隨後離開,新房又恢復了平靜。

楚璉心中還砰砰跳著,想到剛剛那匆匆一撇,她還有些不敢置信,這麼俊美優質的男人以後就真的是她的夫君了!

沉浸在喜悅中的楚璉完全忽視了剛剛相撞的眼神里那一點點的不同。

而在一邊收拾東西的桂嬤嬤眉頭卻緊緊皺了起來,她三十多歲了,閱人無數,方才就在所有人都注意新娘子的容顏時,她看的卻是新姑爺的神情。

對新娘滿不滿意,從男人的眼神中就能瞧出個大概。

楚璉的相貌,桂嬤嬤是十分有信心的,可就是這花兒一樣的明媚少女,新姑爺看到後,深潭般的雙眸中卻沒有哪怕是一丁點兒的驚艷,就像是一口古井,平靜無波,激不起一絲漣漪。

想到這,桂嬤嬤回頭看向坐在床邊,嘴角抑制不住上揚的六小姐,心中一陣陣忐忑不安,只暗暗希望是她眼花看錯了。

除非當真是鐵石心腸的,不然哪個男子能捨得不疼愛這樣的如花美眷。

楚璉伸手就想將頭上的鳳冠給摘去,卻被在一旁的喜雁給按住,「六小姐,剛才喜娘交代了,這鳳冠可是要留著由三少爺親自來給您取下的。」

楚璉無奈地放下手,扭了扭酸痛的脖子,只好作罷。

喜雁瞧六小姐的模樣有些好笑,「六小姐莫急,前頭也不會鬧很久的,有賀老太君鎮著,姑爺不時就會回來了。」

喜雁一句打趣,將楚璉的臉說的緋紅。

「就你話多,平日里怎麼見你和個悶葫蘆一樣。」

楚璉嗔怪地瞪她一眼,也安下心來,起身,指揮著幾個丫鬟將她帶來的東西稍稍收拾了一番,不到半個時辰,外面就有小丫鬟通報說是姑爺回來了。

喜床紅被下被撒了滿床的花生桂圓等物,楚璉讓桂嬤嬤將那些都清理了,賀常棣這時候也進了外間。

這次賀常棣的身邊沒有跟著旁人,只一個來教規矩的喜娘。

等賀常棣進了內室,喜娘笑著讓丫鬟將早準備好的合巹酒端上來。

「三少爺,三奶奶,喝了合巹酒,日後就是患難與共的夫妻了!」喜娘滿臉笑意的將合巹酒遞過去。

賀常棣身姿挺拔,如一棵百折不撓的勁松,忒的要叫人仰視。

他端過自己那一杯,卻仍站在床前,並未移動一步,喜娘忽覺新房氣氛壓抑低沉下來,暗暗擦了頭上一抹冷汗,笑嘻嘻的將另一杯合巹酒送到楚璉手中。

「等三少爺三奶奶喝了合巹酒,三少爺可要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