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三百章:再次落馬

第三百章:再次落馬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原來那桌菜竟然是楚璉做的!

她咬了咬牙,瞬間對楚璉不滿起來。

輕輕拍撫著女兒後背,韋貴妃心疼的詢問樂瑤公主,「好些了沒?」

樂瑤公主吐的小臉慘白,好不容易才止住,接過宮女手中的茶盞,抿了一口茶水,這才好受點。

「母妃,您說,父皇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一緩過氣來,樂瑤公主眼眶一紅,眼睛眨巴兩下就掉下淚來。

承平帝後宮公主不多,而樂瑤公主又是年紀最小的一個,之前一直是宮中最受寵愛的,以前承平帝幾乎一句重話都沒對她說過,如今陡然對她發火,竟然還是因為一盤噁心的菜!

這讓向來要強的樂瑤公主怎麼能甘心!

韋貴妃瞧見女人眼睛委屈的像是一隻紅兔子一樣,連忙摸摸她的頭安慰,「瑤兒怎麼能這麼想,你父皇一向是最喜歡你的,今日只不過心情不好,牽連到你而已。」

樂瑤公主抽了抽鼻子,埋頭在韋貴妃柔軟的懷中。

韋貴妃輕撫著女兒柔順的秀髮,心卻仍然還高高提著。

看來她還是低估了葉蕁那個賤人在聖上心中的地位,不過是從她肚子里爬出來的一個賠錢貨而已,都已成婚了,聖上居然這麼重視。

韋貴妃雖然心疼女兒,但她不能一直陪著女兒,午後還有狩獵活動。

到時,聖上會帶著文武官員去山林中狩獵,而剩下的女眷這邊就需要她來主持。

不一會兒,韋貴妃就匆忙離開了。

在帳篷門口碰到了安敏縣主。

「安敏,你好好陪著樂瑤,這孩子今日心情不好。」臨走前,韋貴妃這麼交代道。

安敏縣主忙恭敬的應了一聲。

等韋貴妃離開,她果然進了帳篷安慰樂瑤公主了。

帳篷內,樂瑤公主突然一聲驚叫,而後她瞪大的雙眸帶著難以置信的怒火,「表姐,你說什麼!父皇那桌菜是楚璉做的?」

比樂瑤大了兩歲的安敏縣主神情凝重,微微點頭。

「不錯。」

得到確定的樂瑤公主牙關緊咬,恨不得此時能弄死楚璉。

她在宮中得聖寵,囂張跋扈慣了,兩次吃癟被承平帝訓斥竟然都是因為楚璉,加上她心中那點隱蔽對賀常棣的小心思,到現在,她是真的將楚璉恨上了。

幸好她根本不知道承平帝與楚璉的真正關係,否則,她定要氣瘋不可。

「啊!這個楚璉,為何如此可惡!」樂瑤公主又氣又惱。

安敏縣主輕嗤了一聲,翻了個白眼,「表妹在這裡惱恨又有何用?既是不喜歡她,就親自出手讓她難堪便是,你我都是皇室宗女還用怕她?你別忘了,這個楚璉是什麼出生,現在說好聽了,是安遠侯夫人,說不好聽了,也不過是個破落戶而已。」

樂瑤公主聽安敏縣主這麼說,眼睛一亮,「表姐可有什麼辦法幫我出氣?」

午後,眾人都午休後在圍場前的廣場集合。

這處布滿平整青草地的廣場用旌旗圍了很大一塊,事先已經被管理圍場的官員派人布置好。

這其中有露天的馬廄,精緻的看棚,專業的射擊場,打理一新的馬球場地等等。

承平帝走在眾人之首,親自點著一會兒要隨他進入山林中打獵的人員名單。

大多都是武將,賀常棣、小郡王陸泰、鄭國公府的小世子等人都赫然在列。

這其中居然還有司馬卉這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子!

一直立在承平帝身後的晉王突然朝著司馬卉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一眼很是隱蔽,卻帶著別人難以察覺的溫柔和笑意。

司馬卉從小便被當這男兒養大的,聞言也只是笑著出列行禮遵命,行為落落大方,一點也無一般女子的羞澀和窘迫。

她這樣瀟洒的舉動頓時贏得了周圍好幾個年輕武將欣賞的眼神。

承平帝這邊速度很快,畢竟時間已經不早了,他們還要趕在天黑前回來。

於是眾人紛紛上馬,馬蹄飛揚,朝著山林中奔去。

就在承平帝等人剛離開時,樂瑤公主不顧身邊近侍和護衛的反對,跨上了獵場的馬匹,手中韁繩一抖,緊跟著就進了山林。

安敏縣主在遠處隱蔽的地方看著,眼中閃過一抹鄙夷,隨即就嘴角就揚了起來。

她轉身對身後陌生的宮女道:「看到了沒,告訴六哥,事情成了。」

賀常棣、何林、郭校尉等幾人被承平帝特意點名留在身邊。

此時不管是何林,還是賀常棣,都已經獵到了幾個野物,尤其是賀三郎,他箭法極好,幾乎是例無虛發,這會兒箭囊里出去了五隻箭,沒有一箭是空的。

正因為這樣,承平帝對他的臉色都好看了點。

前方密林,突然一隻靈動的母鹿閃過,承平帝舉起手中長弓瞄準正要朝著那個方向射擊,身邊護衛的聲音突然響起。

「聖上,不好了!」

承平帝一個分神,前方的母鹿一竄沒了身影。

承平帝低沉著聲音惱怒道:「何事?」

護衛一抖,但仍堅定的將事情彙報出來,「回聖上,樂瑤公主跟了過來,就在後方。」

「什麼?!簡直是胡鬧!」承平帝一瞬間臉色由晴轉陰。

樂瑤公主年幼的時候因為備受承平帝寵愛,承平帝喜歡騎馬,平日政事之餘,經常會去皇宮內的馬場騎馬放鬆,所以樂瑤公主並非一般皇家的金枝玉葉,她自小就會騎馬,在承平帝特意訓練下,騎術其實不錯,完全不是楚璉那種半吊子可以相比的。

不過,儘管她騎術精湛,也不能掩蓋其實她還是個半大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