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三百零二章:知心老哥哥

第三百零二章:知心老哥哥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皇家獵場周圍的景色不錯,有山有水有林。

因為楚璉受傷,承平帝特赦了她可以留在帳篷里休息,不必參加活動。

整個春獵場地里,恐怕也就是他們幾個傷員最是清閑了。

聽問青彙報,在她早上還未起的時候,老鄭國公、司馬卉、郭校尉等人都來親自尋問她的情況。

司馬卉還留下了精通醫術侍女,楚璉由著問青攙扶著走到不遠處的湖邊。

她想不通就連司馬卉、郭校尉、肖紅玉等人都知道來關心她,為何她最需要的夫君賀常棣卻不見人影?

深吸了口帶著春日涼爽氣息的空氣,壓住心頭憤懣。

如果不是承平帝對跟來的官員都有安排,她現在恨不得衝到賀常棣面前問問他是什麼想法。

簡直是太氣人了。

就算對她不滿意,也要見一面說個清楚吧,這樣避而不見什麼意思!

楚璉轉身對跟著的問青問藍吩咐,「去打聽打聽樂瑤公主到底怎麼回事,夫君有沒有在她那裡。」

這邊楚璉話音剛落,就聽到一陣女子說話的聲音。

楚璉轉頭朝著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

只見離他們約莫五六十米的湖堤上,一身著玄色蟒袍的男子冷著一張臉,腰間佩劍,邁著方步走在坐著木輪椅的少女旁邊。少女身後跟著四五名侍女和女官。

不是賀常棣和樂瑤公主還能有誰。

楚璉清澈雙瞳驟然一縮,怔怔瞧著在湖堤邊散步的賀常棣和樂瑤公主。

嘴角翹起一抹諷刺的弧度,一張本該明艷的小臉也黯然了幾分。

原來賀常棣躲著不見她,是為了陪受了傷的樂瑤公主。

真是讓她長了見識。

楚璉身後問青問藍見了這幅情景也淡了神色皺著眉,她們不明白三少爺這是在做什麼。

他什麼時候與樂瑤公主走的這麼近了?

賀常棣冷硬著一張臉,微斂目,瞳色深深,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仔細看,他眼瞼下有兩道青色的暗影。

突然,他敏感的察覺到一道熟悉的視線,一抬頭就與楚璉愕然的目光對視。

賀常棣劍眉瞬間擰起,落在楚璉身上的雙眼眼底閃過痛惜。

他微微前傾身子想要現在就跑過去,但不知想到了什麼,生生忍住了腳步。

深吸一口氣,壓下胸腔內翻騰的氣血,冷然的將視線轉開。

楚璉餘光見到樂瑤公主看她時露出的譏諷得意的笑。

楚璉強忍著逼出一絲淡笑,遠遠對著樂瑤公主的方向福了福身,隨後決然轉身離開,再也不回頭看一眼。

跟在楚璉身後的問青問藍也同樣氣的不輕,一左一右將楚璉的背影都擋住了,不讓身後的人看到一丁點兒。

楚璉回了帳篷就縮到了床上生悶氣,本來只是想出去透口氣,沒想到卻更加心塞了。

麻蛋,賀常棣簡直有毒。

不多時,問青就將打探的樂瑤公主的情況說了。

當說到樂瑤公主廢了腿時,楚璉一點也不為她感到難過,甚至心中隱隱還有一股快感。

從當初第一次進宮,樂瑤公主就針對她。

到如今更是明目張胆。

她想不明白賀常棣的想法,樂瑤公主雖然年紀不大,但是目的卻是赤果果的,賀三郎還真想當皇家的老駙馬,去尚主嘛!

大武朝可不是前朝,尚主的駙馬是不會給實權的,取了皇帝的女兒,就等著混吃等死吧!

楚璉心思極亂,這獵場因為地處郊區氣候比盛京城晚些時候,到了夜裡還是挺冷的。

來的路上騎馬,昨日受了驚嚇,晚上又沒睡好,楚璉眼看著消瘦下來。

如今臉色蒼白、人又憔悴,看來之前補的身子又白費了。

問藍心疼極了,她們姐妹因為會功夫,所以楚璉出門一般都是她們姐妹跟在身邊伺候,但在侯府,要說三奶奶最信任的丫鬟也就是喜雁莫屬了。

她們臨走的前一天晚上,喜雁還專門交代了她們要好好照顧三奶奶的身體,鍾嬤嬤也額外交代了。

畢竟三奶奶身子好了,小夫妻兩又恩愛,指不定肚子里就有了小世子。

現在倒好,三奶奶不但沒胖,還比之前消瘦了……

楚璉被氣的沒胃口,這兩日每餐飯都是隨便對付的。

問藍面帶憂色的尋問,「三奶奶,午時可有什麼想吃的,奴婢給您早些準備。」

平日里非常注重的吃食的三奶奶,這個時候卻興趣缺缺,她揮了揮手,「隨便做幾個菜吧,我早上吃的少,中午早點擺飯。」

問藍一聽沒明白楚璉的意思,還以為三奶奶胃口終於恢復了,臉上帶了兩分喜色,帶著兩個小丫鬟去挑食材了。

這天中午,楚璉果然吃的很早。

約莫比平常要早上一個時辰。

她吃的並非像是問藍預料的那樣比前兩頓多,香濃老鴨煲,楚璉只喝了半碗湯就說飽了。

隨後就去了屏風後午睡。

賀常棣午時回來,楚璉剛睡下半個時辰不到。

他進了帳篷,發現裡面靜悄悄的,面色越發的冷峻。

「你們奶奶還沒吃飯?」

問青垂頭答,「回三少爺,三奶奶一個時辰前就用了飯,這會兒已經睡下了。」問青的話恭敬有餘感情卻不足。

賀常棣敏感的察覺到了整個帳篷里的變化。

本來到口要與楚璉一同吃飯的打算也放棄了。

他對著問青揮手,「你下去吧。」

問青頭也不回的出了帳篷。

外頭來越守著,瞧見問青出來就迎了上去。

來越滿臉焦急,「我的問青姐姐哎,裡頭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