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三百零三章:溫泉

第三百零三章:溫泉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賀常棣:……

郭校尉大力拍了拍賀常棣筆直的脊背,鼓勵道:「男女之間就那麼回事兒,你看老哥我這麼多年,和你嫂子娃都一堆了,感情不是照樣好的很,聽老哥的,沒錯。」

兩個老油條還要說一些限制級的話題,賀三郎連忙阻止住了。

他道:「好了,時候也不早了,兩位哥哥還是快去圍場吧!」

郭校尉和張邁臨走前還不忘囑託他,將他們的提議帶給賀常棣口中的那位部下。

賀常棣嘴角直抽,郭校尉和張邁根本就是故意的,哪裡有什麼部下,分明就是賀常棣自己。

篝火晚宴楚璉仍然沒去,在圍場觥籌交錯、歌舞昇平的時候,她已經一個人悶頭睡覺了。

許是這次春獵出了許多岔子,原本定下的行程也縮短了。

承平帝的旨意在下午的時候就傳了下來,明日一早就拔營回盛京城。

半途只會在上京的行宮停留一晚,給此行人員賞賜溫泉沐浴。

許是明日就要動身,今夜的篝火晚宴格外歡騰,不過這些與楚璉已經沒有關係。

直到夜半承平帝才吩咐宴罷。

賀常棣是後半夜回來的,他仍然是先去屏風後看了楚璉,隨即才在營帳中的長榻上和衣歇下。

次日,春獵的隊伍巳時才準備拔營出發,上京行宮路途不遠,並不用趕時間。

因為賀常棣算是武將,拔營出發的時候要隨著龍虎衛和御林軍的人一同守衛皇攆,所以他一大早就被何林派人叫走了。

楚璉起身後並未見他。

這麼一算來,他們隨著御駕來圍場後,楚璉居然有整整兩日沒有與賀常棣當面說過話。

問青瞧三奶奶臉上神情淡淡的,心裡一嘆,輕聲問道:「三奶奶,東西收拾好了,咱們現在出發?」

楚璉揉了揉臉頰,勉強笑了笑,站起身時卻突然一陣暈眩,好似瞬間天翻地覆一樣。

問青駭了一跳,眼疾手快地扶住楚璉,她神情焦急,「三奶奶,您怎麼了?」

「頭暈。」楚璉低聲答道。

她被問青扶著重新坐回了床邊。

一坐下,那股天旋地轉的暈眩感就消退了不少。

問青拍撫著她的背部,「三奶奶,奴婢去給您請醫女吧?」

司馬卉昨日送來照看楚璉身體的醫女今早才被送回去,早知道楚璉身體會不舒服,問青問藍也不會將人送走。

楚璉可不是那種有病不治硬撐的傻蛋,她揮手讓問青去請大夫來。

只是問青轉身還沒出帳篷,那邊就有御林軍的人通知出發了。

御林軍來傳的就是皇令,任何人都不能違抗。

問青只好回來將這個消息告訴楚璉。

楚璉無法,只好先忍著,還好,之前因為楚璉受傷,這次回程,承平帝允許幾個受傷的傷員乘坐馬車,這其中就包括楚璉、樂瑤公主、蕭博簡。

忍著暈眩,楚璉由問青問藍扶著上了馬車。

一將楚璉安頓好,問青就想去請醫女,卻被楚璉攔住了。

「路不長,等到了上京行宮再請醫女也無妨。」那些隨行來的醫女要騎馬,還要收拾藥材等物,比她們還要忙幾倍。

問藍將一塊柔軟的毯子蓋在楚璉膝蓋上,目中擔憂,「三奶奶,那您撐得住嗎?」

楚璉一笑,「好多了,只要不站起來就沒大礙,許是我這兩日吃的太少的緣故,可有點心,那些出來吃。」

問青連忙將旁邊一個精緻的梨花木食盒打開,從食盒裡端出幾個甜白瓷的小碟。

「奴婢就想著三奶奶一路上定然會餓,所以準備了這些,都是三奶奶平日里愛吃的。」

幾個繪著不同吉祥圖案的小碟里放著燈影牛肉絲、秘制的小魚乾兒、糖漬貢桔、鹽津桃肉。

問藍在旁邊的小銀壺中給楚璉倒了一杯溫熱的蜜水遞到她面前。

楚璉接過輕輕抿了一口,隨即掃了一眼馬車內小几上擺放的幾盤小吃。

最後她選了偏酸的貢桔和桃肉。

溫熱的蜜水下肚,嘴巴里又有了味道,楚璉才覺得身體好受點。

問藍在一旁看到楚璉只吃了貢桔和桃肉,覺得奇怪,那秘制小魚乾三奶奶最是喜歡,以往嘗嘗吃下一小碟都不會覺得腥膩,今日怎的一口都不動了?

不過她也沒說什麼。

只是在楚璉吃完默默的將小几上的零嘴兒都收好。

承平帝專門分發下來給傷員的馬車,很是舒適,馬車雖然不大,但是裡面鋪了一層厚厚軟軟的毯子。

木質的車壁也用軟布給蒙住了,裡面被熏了沉水香,坐在馬車裡,輕輕顛兩下,很容易讓人睡著。

半途的時候,賀常棣好不容易託人換班來馬車邊看了一眼,想與楚璉說幾句話,一問守在馬車裡的問青問藍,才知道楚璉睡著了。

媳婦兒睡著了,他總不能上去故意將她吵醒。

賀三郎覺得奇怪,這兩日楚璉好似非常嗜睡,也不知道是與他賭氣還是真的睡得多。

帶著一絲無奈和失落,賀常棣冷著臉騎在馬背上,守著楚璉的馬車走了兩刻鐘。

果然,上京的行宮不遠,上午出發,下午申時就到達了。

行宮的官員先前就收到文牒,知曉承平帝會帶領春獵的皇親和官員來此暫歇,所以根據名單已經安排好了住處。

品級不同分到住處也不同。

安遠侯的封號是二品,被分到的行宮院落自然不差。

離的不遠就是楊大人和定遠侯府住的院落。

楚璉一安頓下來,問青就連忙去請了醫女來。

楚璉躺在床榻上,皓腕搭在床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