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三百一十二章:乘涼

第三百一十二章:乘涼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他跟在秦管事身後從侯府側門進來,一路路過照壁、前院,直到後院,路上不時有丫鬟偷看。

進了後院的正院,秦管事就帶著牧仁去見坐在葡萄藤下乘涼的楚璉。

今日楚璉身邊是喜雁和問藍當值。

楚璉肚子里的孩子剛過三個月,繆神醫親自診脈後說是胎已經坐穩,這讓賀常棣和楚璉身邊所有的人都鬆了口氣。

楚璉從發現有孕到如今,過了一個多月。

這一個多月一直被管束著,賀常棣平日里忙的很,這段時間不知道哪來那麼多空閑,十日里竟然能騰出兩三日在府中陪著她。

要是鍾嬤嬤桂嬤嬤她們在身邊,還有可能因為身份的關係,不太敢管著她,但是賀常棣就不同了。

回想著過去的一個多月被管束的日子,楚璉淡淡的黛眉越擰越緊,除非是必要,賀常棣居然都不讓她出門。

不過她自己也很在乎肚子里揣著的這個小包子,就算沒有嬤嬤丫鬟跟在身邊提醒,她也會很小心。

昨兒繆神醫親自放了話,這不,她才能出來放風,躺在葡萄架下乘涼。

這大熱天的,不能喝冰鎮的飲料已經夠痛苦了,還要在肚子上搭上一件薄薄的毯子。

楚璉嫌棄的將肚子上的薄毯掀了掀,身後眼尖的喜雁連忙又給她拉回來。

楚璉無奈,只能端起旁邊小几上放著的銀耳蓮子粥啜一口,解解暑意。

遠遠就見秦管事帶著幾個人走過來。

楚璉瞧見秦管事身後比他還要高小半個頭的異族男子,嘴角微微彎了起來。

不得不說,牧仁樣貌真是不錯,他如今的模樣就像是現代那些歐美的男模,跟在秦管事身後歷練了幾個月,沒有當初初見時的膽怯和病弱,整個人越發的自信。

身體恢復康健之後,牧仁性格比以前自信許多,又因為幫楚璉經營著簡市,變得能說會道。

他先是看到了靠在玫瑰椅上的楚璉,臉上一陣欣喜,隨後目光一掃就落在了坐在楚璉身旁正在做針線的問藍身上。

那雙茶色的眸子一亮,這眼神像是看到了他的寶貝。

楚璉瞧著幾人走近,自然是將牧仁的眼神收進眼底,她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什麼都不知道還在耿著頭做針線的問藍,嘴角彎了彎。

秦管事是帶著牧仁彙報簡市情況順便交季度的賬冊。

明白楚璉現在懷著身孕,不宜過度操勞,所以秦管事很是識趣待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秦管事離開的時候碰到從外回來的賀常棣,賀常棣一眼就看到了跟在秦管事身後的牧仁。

牧仁也是許久沒見到賀常棣了,他高興的迎過來,對著賀常棣恭恭敬敬行了一個標準的大武朝人的禮節。

「賀大哥!」

賀常棣眼底有些微驚訝,他第一眼竟然沒認出來這個高瘦的異族小夥子就是牧仁。

現在的牧仁和前世天差地別。

上輩子,這傢伙瘦的皮包骨,還疾病纏身,就從未這麼光鮮過。

「牧仁?」

牧仁咧了咧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

「賀大哥,沒想到你還能認出我,就連阿媽都說我變化太大了。」

賀常棣眼神里少了一絲冷厲,拍了拍牧仁的肩膀,「你阿媽和你弟弟怎麼樣?」

牧仁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阿媽身體很好,弟弟和我現在都跟在秦管事身邊做事。」

賀常棣瞧了眼兩人出來的方向,「方才是去見夫人了?」

秦管事回話,「回侯爺,方才我帶著牧仁將簡市的賬冊交給了夫人。」

原本賀常棣另闢府邸,帶出來的人都是原來松濤苑當差的,而且靖安伯府老太君還在世,下人們也就沒有改稱呼,在安遠侯府里還是叫楚璉三奶奶,喚賀常棣三少爺。

只是楚璉如今肚子里揣了個小傢伙,他們自己的府邸就不能再這麼喊了,於是都提了一個輩分。

萬一楚璉誕下的是男孩,就直接是小世子,賀常棣和楚璉就是侯爺和侯爺夫人。

賀常棣轉頭對牧仁道:「改日我去看看阿媽。」

而後就讓秦管事等人離開了。

賀常棣進了內院,瞧楚璉還坐在葡萄架下,連挪個地兒都沒有,他中午出府的時候,楚璉就在那坐著了。

正院這一角的葡萄架下確實很涼快,靠著巷口,不時的有穿堂風吹過,茂密的葡萄藤遮住了毒辣的太陽,比待在現代的空調房裡還舒服。

喜雁和問藍已經催了好幾次,可楚璉壓根就不想挪地方。

雖然現在是夏季,但是孕婦吹多了風總歸是不好。

不過幾個丫鬟都掰不過楚璉,此時她已經坐在小几旁開始看起了秦管事送來的賬本。

賀常棣一進院子就看到幾個丫鬟手足無措緊張地站在楚璉身邊,一副想說話又不敢說的樣子。

喜雁先看到的賀常棣,她眼睛一亮,跟看到了救星似的。

楚璉此時背對著賀常棣的方向,根本就沒看到他,賀常棣對著喜雁和問藍揮揮手。

兩人識趣的福了福身,就帶著幾個伺候的小丫鬟下去了。

楚璉正驚詫簡市發展的速度,瞧著賬冊上的進項,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猛然被人從身後撈起來,抱進懷裡,嚇了一跳。

短促的尖叫了一聲,唇舌就被熟悉的冰涼薄唇堵住了。

瞪大眼,瞧見那雙幽暗深邃的鳳目,楚璉氣的用力捶著賀常棣的胸口。

賀三郎由著她撲騰,只是小心將她固定在懷裡,一隻大掌扶著她的腰部,不讓她蹭到肚子。

同時嘴上也不放過她,拖出她的小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