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三百一十五章:賀老太君的好意

第三百一十五章:賀老太君的好意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問青眼裡閃過一抹喜色,對著楚璉福了福身,就去尋膏藥了。

有孕的消息在早上賀常棣出門的時候就已經送到老宅那邊,還沒等到午飯時候,靖安伯夫人竟然帶著人親自來了。

楚璉急忙出去迎接。

將人接到松濤苑,靖安伯夫人就笑眯眯的上下打量她,「怎麼有了身子,還是一點也沒胖!」

楚璉拉著靖安伯夫人坐下,「娘,我現在一頓吃兩碗飯呢!就是吃不胖也沒法子。」

靖安伯夫人見兒媳臉色紅潤,精神也好,越發的高興。

「這個時候想吃什麼就吃什麼,若是沒有就讓三郎去尋,可不能委屈了自己。」

楚璉心想,她想吃的賀常棣還真不一定能找到,現代的那些零食,大武朝可是一樣都沒有。

「娘,我知道的。」

「你們小兩口也是,怎麼到這個時候才告訴我們消息,若是早些知道,我便搬過來照顧你了。你一個小人,第一次有了身子可不能馬虎。」

靖安伯夫人是真心實意為了兒子媳婦高興,老大老二指望不上,可不就盼著賀常棣楚璉夫妻能早點添個孩子。

楚璉也不瞞著。

「娘,我這裡哪用你照顧,有嬤嬤們呢,而且之前胎相不穩,所以我們才沒說。」

靖安伯夫人如今掌著靖安伯府,根本就離不開,府上還有賀老太君,她哪裡真的能來安遠侯府照顧楚璉。

靖安伯夫人一聽之前孩子差點沒保住嚇了一跳,「可有請太醫來看了?現在如何?」

楚璉笑了笑,「現在沒事了,有繆叔在呢,用不著請太醫。」

如果真的大張旗鼓的請太醫過來看診,她這肚子早就瞞不住了。

聞言,靖安伯夫人鬆了口氣,又情真意切的叮囑楚璉。

「有了身孕一定要將自家身體養好,若是到了萬不得已,寧願不要孩子,也不能不顧自己身體,可別走娘的老路。你們夫妻年紀都不大,養好了身體,日後有生的時候。」

這是靖安伯夫人的真心話,當年,她就是不顧身體強要孩子,這才落下病根,受了十多年的罪。

當然,靖安伯夫人並不是怪罪自己的三個兒子,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哪有不喜歡的道理,她只是想要讓兒媳明白女兒家身子康健的重要性。

楚璉很是感動,這樣的話從婆母口中說出來是頗為不易的。

「娘,你放心,我現在身體很好。」

「你身子好我就安心了,來,娘和你說一說孕期要注意的。」

雖然靖安伯夫人說的楚璉大多數已經從幾個嬤嬤口中聽過好幾遍了,但她仍然耐心的聽完並且記在了心裡。

喜雁端了新沏的茶給靖安伯夫人,楚璉則只是喝了蜜水。

靖安伯夫人潤了潤嗓子,而後屏退了身邊伺候的丫鬟,拉著楚璉問小兩口的私密問題。

楚璉抽了抽嘴角,臉色微紅地搖搖頭。

「璉兒,有些事,為娘可是要好好告訴你,男人這個時候就不能慣著,你可別像別的女人那麼糊塗,趁著自己懷孩子的時候,給夫君找什麼通房,而且咱家也不興這個。」

楚璉好笑,直言道:「娘,我可沒這麼大方,你把我想的也太好了。我這懷著孩子好不容易才好過點呢,不折騰夫君就已經不錯了,哪裡會傻到將他讓給別人。」

靖安伯夫人滿意地摸了摸她的髮髻,「你明白就好,咱們女人對男人有時候也不能太含蓄。」

靖安伯夫人雖然在管家方面不太精明,可不得不說,她御夫有道。

公公那麼魁梧威嚴的人都被她管的死死的。

「聽到你有身孕,娘給你準備了許多東西,今兒來的急,一會兒等你和三郎從老宅回來,再讓人一同送來。」

楚璉也不推辭,笑著應下了。

靖安伯府。

三房搬出去後就越發顯得清冷了。

尤其是老太君的慶暿堂。

賀二郎不怎麼回府,大郎也是早出晚歸。每日後院來請安的就只有靖安伯夫人帶著安姐兒琳姐兒。

老太君與兩個重孫女並不親近,若不是靖安伯不同意,她老人家還想過去莊子里與瑩姐兒母女同住……

老太君現在眼花耳聾,髮鬢斑白更重,每日身子都不大爽利,也怪不得靖安伯不讓老母去莊子。

賀常棣帶著媳婦兒搬出去時,老太君就堵著氣。

要一個重孫子一直都是老太君的心愿。

如今突然得了楚璉有孕的消息,儘管老太君與楚璉並未冰釋前嫌,但這個消息還是讓她老人家對楚璉看法改變了些。

這身子才三個月,不用算了,是回了盛京後才有的,一定不是誰的孽種了,是他們老賀家的種兒。

得了楚璉懷孕的消息,老太君就在劉嬤嬤的攙扶下去了祠堂上香。

一把年紀了,硬是要跪滿一個時辰,乞求楚璉這一胎一定要是個兒子……

就連劉嬤嬤都勸不動。

從祠堂回來,老太君就張羅著給未出世的重孫準備東西。

劉嬤嬤瞧她老人家閑不住,勸道:「老太君,您不用這麼著急,三奶奶肚子里的孩子這才三個多月呢!再說了,也不知道是小小姐,還是小少爺,萬一東西準備錯了,可就浪費了。」

劉嬤嬤這麼一說,老太君就虎了臉,「你這個烏鴉嘴,說什麼呢,一定是個小少爺,周嬤嬤,按老身吩咐的,都準備男孩的東西。」

劉嬤嬤沒辦法,只能隨著老太君鬧騰。

這邊在別人忙成一團的時候,木香卻像個雕像一樣呆住了。

她慌忙跑回了自己屋裡,一把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