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三百二十四章:我們是一樣的

第三百二十四章:我們是一樣的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守衛跟在賀常棣身後替他打開了鐵鑄的牢門,隨後恭敬地退到了一邊。

賀常棣冷著臉邁進只掛了盞昏暗燈火的牢獄內。

他視線落在狹窄陰濕的牢獄一角,落到那個蜷縮在一起的人影上。

之前賀常棣那一箭並未讓木香斃命,她只是右側肩胛受了重傷,被貫穿,廢了她一條手臂而已。

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審問她,怎麼能讓她死的這麼痛快!

許是聽到打開牢門時鐵鏈的響聲,狼狽蜷在一起瑟瑟發抖的木香終於抬起了頭。

她視線恍惚了一下,終於看清站在牢門前修長的人影,那張熟悉的臉,還是記憶里刻印的模樣。

只是表情卻變了。

因為受傷高燒的腦子有些混沌,木香以為自己出現幻覺,她甩了甩頭,再睜開眼看去,發現賀常棣的身影並未消失。

於是陡然一喜,就要撲過去抱住他。

眼前人是待她溫柔寬容的夫君,她多麼後悔背叛了他,選擇與那個毒蛇一般的男人在一起,如今他終於回來找她了嗎?

可是她撲過去的動作還沒做出,她右肩到右臂就一陣劇痛,記憶像是潮水頓時將她無情地淹沒。

銳利的箭矢穿透皮肉透過骨頭的劇痛,還有他冰冷痛恨的眼神。

頓時,木香眼中的嚮往就變成了驚恐懼怕,她縮起身子,雙腳往後直蹬,似乎想要把自己縮進地縫裡。

賀常棣看到她這樣懼怕的樣子反而表情變化,笑了起來。

只是那笑絲毫未到達眼底,他邁開長腿,向著木香走近了幾步。

木香頓時捂著頭驚叫起來,「你……你別過來!」

賀常棣冷笑一聲,「我為何要聽你的,你的命如今可掌握在我的手裡。」

木香瞪大眼睛盯著眼前的男人,驚懼襲遍全身,這讓她反而比之前冷靜了。

她睜著驚恐的眼睛看著賀常棣,發現眼前這人即便與上一世有著相同的容顏,可那張臉就是與上一世重合不起來。

直到這一刻,她才後悔她重生以來做的這一切是多麼愚蠢。

重來一回,她怎麼能還想著男人!難道上一輩子的教訓還不夠嗎?

唯一能倚靠的就是自己,其餘擋她路的人都應該殺光!

木香愈來愈冷靜,她腦中極速地轉著,整個人好似終於從迷霧中清醒過來,看清了迷茫的前路。

她眸子變得清明,面對眼前這個冷酷的男人急速想著對策。

她那隻沒受傷的手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角,隨後故作哀求道:「侯爺,奴婢是被人威脅的,侯爺,看在奴婢服侍了老太君這麼多年的份兒上,求您饒了奴婢一命吧!」

只要在賀常棣手下逃脫,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蕭博簡和賀常棣欠她的,她都會百倍千倍的討回來!

賀常棣諷刺的一哼:「你是覺得我眼瞎?」

木香眼瞳一縮,知道這個示弱的辦法對賀常棣是沒用了。

她後悔不已,為什麼她先前沒有注意他早已與前世的陽光開朗不一樣,變得陰冷又狡猾?

木香低頭,摳著腦子想著對策,卻沒想到賀常棣一句話讓她絕望。

「放棄吧,你今日註定要死在這間地牢里,我會親手解決你。」賀常棣的聲音平靜無波,卻像是帶著寒氣,侵入到骨頭縫兒里,讓人發顫。

木香不敢置信地抬起頭看他,那些好不容易剋制住的怒火和不甘像是火山噴發一樣爭先恐後地冒出來。

她不甘心的想了一圈,到最後也無力的發現她是真的逃不出去了。

既然如此,木香破罐子破摔,反正她都要死了,也不會讓賀常棣好過。

突然,木香神經質般的大笑起來。

她低著頭,髮髻早已散落,讓她看起來像個失去理智的瘋子。

「賀常棣,你既然不想讓我活,你也別想好過!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你如今夜夜同床共枕的妻子是誰嗎?」

賀常棣垂目冷眼看著木香,那冰冷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垂死掙扎的笑話。

這樣不屑的目光讓木香炸了毛,她尖厲的聲音回蕩在陰濕的地牢里,像是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

「賀常棣,我告訴你,我才是英國公府的六小姐!你身邊那個女人分明就是怪物!」

如果木香不親生經歷重活一世這種詭異的事件,她是怎麼也不會相信有這種事的。

大武朝人敬畏鬼神,一旦賀常棣確定了她說的是實話,那麼,輕則他們夫妻感情破裂,重則楚璉說不定會被交出去燒死。

木香在等著賀常棣臉上的表情破裂,但是等了良久,面對她的還是那張冷峻的臉龐,連一絲多餘的情緒都沒有。

她有些遲疑道:「你……難道不相信?」

緊接著,她舉了一系列的例子,絕對足夠證明楚璉不是原來的楚璉。

就在她越發慌亂的時候,賀常棣卻突然輕笑了一聲,「你說我的妻子是怪物,那我又是什麼呢?你又是什麼呢?你如今這般,想來你上一世的結局也好不到哪裡去!」

賀常棣突然冒出的這席話信息量巨大。

木香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死死盯著賀常棣。

他說什麼?

他和她一樣,也是重生的?

開什麼玩笑?這樣的事情怎麼會重複!

木香被賀常棣這麼一刺激是真的崩潰了。

原本以為一切可以重來,現在看來只不過是她一個人的痴心妄想。

她的這一切做為是多麼的可笑。

她臉色麻木,前世的一對夫妻如今站在一個牢房裡已經成為了仇人。

賀常棣心中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