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三百二十七章:發動

第三百二十七章:發動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忽然感到背脊一寒,好似覺得被什麼人在暗中窺探著,她微微蹙眉,轉頭朝後看,只看到遠方小路上,兩個手跨竹籃快步離開的農家女子。

問青見她臉上笑容頓失,奇怪的問,「夫人怎麼了?可是不舒服?」

楚璉盯著那兩個越走越遠的背影看了一會兒,這才搖搖頭,「時候也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當日傍晚,楚璉剛用過晚飯,從飯桌邊一站起來,突然腹部一陣疼痛,身旁伺候的丫鬟嬤嬤都是臉色一變。

鍾嬤嬤肅著臉吩咐問青問藍將楚璉扶到床邊,她親自去隔壁房間尋繆神醫、李醫女穩婆等人。

繆神醫把了脈後,對著兩位經事的老嬤嬤點點頭。

果然是發動了!

眾人早就預備著這一日,倒也不很慌亂,莊子里產房一應物什都是早就布置好的,鍾嬤嬤吩咐問青問藍:「快把夫人扶到產房去!」

楚璉這時只是剛開始陣痛,離正式生產還有一段時間。

疼痛一陣一陣的,被人扶著勉強還能走路。

桂嬤嬤領著兩個強壯的婆子忙去廚房燒水。

鍾嬤嬤又叫來莊子上賀常棣安排的護衛,讓他趕緊去將夫人發動的消息告訴侯爺。

楚璉從未體味過這樣的痛苦,肚子一陣陣疼痛,讓她雙腿都要軟了,根本站不住,要不是繆神醫和李醫女都堅持叫她產前再走走,她是寧願賴在床上的。

溫暖的產房裡,楚璉雖然只著中衣,卻滿神汗水,到了天黑的時候,李醫女終於說可以躺在床上備產了,楚璉長長鬆了口氣。

被丫鬟們囫圇灌了一頓飽飯,真正的折磨才剛開始。

繆神醫這個時候也不好待在產房裡,只好挪到外間坐著,李醫女會時不時出來與他彙報楚璉的情況。

鍾嬤嬤桂嬤嬤都是有經驗的老人,與穩婆一起在產房裡幫忙。

自己親生經歷了,才知道那些母親的偉大,楚璉覺得自己整個下身像是被劈開了一樣,伴隨著極度的疼痛。她死死咬著牙,幾乎要將銀牙咬碎,髮髻更是沾了汗漬貼在臉頰額頭上,讓她渾身都難受不已。

「啊!」

一陣劇痛,楚璉忍不住叫出聲來。

讓候在外頭的幾個丫鬟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穩婆急的滿頭大汗,她瞧著孩子還沒出來,這年輕的夫人好像就失了力氣,一時也有些六神無主。

「夫人,夫人,您再堅持堅持,羊水已經破了,咱們要快些讓孩子出來才行。」

穩婆著急的提醒道。

楚璉腦子已經開始混沌,堅持,她也想堅持,可是她一點力氣也沒有了,連眼睛都睜不開。

渾身像是被人抽了骨頭一樣酸軟無力,她真的堅持不下去了啊……

這般想著,楚璉竟然頭一歪,暈了過去。

守著的丫鬟嬤嬤穩婆們都嚇壞了,產房裡一陣騷動。

幸好有李醫女,她讓自己情緒鎮定下來,拿了銀針在楚璉穴位上扎了兩下,讓楚璉醒轉過來。

「快,參湯!」

問藍急忙遞上早就熬好的參湯,李醫女用鶴嘴壺給楚璉灌下去。

被強硬地灌下一碗參湯,楚璉才緩過些氣來,她視線模糊,腦子也有些混沌,李醫女叫了好幾聲,她都微蹙眉頭,兩眼無神的看著虛空。

就算是李醫女也沒見過這樣的情況,著急的在楚璉耳邊呼喊,「夫人,夫人,夫人你醒醒,加把勁,孩子還沒出來呢!」

聽到裡面的動靜,這下連繆神醫都坐不住了,起身來回在外間走著。

莊子里突然想起馬蹄聲,眾人還沒感到驚詫,賀常棣已如一陣風一樣進了產房的外間。

雖然聽不到楚璉痛苦的聲音,但是外間眾人臉上難看的面色和凝滯的氣氛瞬間就讓賀常棣整個人緊繃起來。

他那張俊臉越發冷峻,仿如數尺寒冰。

他快步朝著繆神醫走來,語氣中滿是急切和擔憂,「繆叔,璉兒如何?」

繆神醫沒能進去又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只能說個大概。

「這丫頭肚子太大,情況不是那麼樂觀。」

憑繆神醫的醫術,自然是能保得楚璉和肚子里的孩子,但卻不能保證不傷害到楚璉的身體,這個時候他確實也很急。

賀常棣仿如晴天霹靂。

他在晉王府的時候收到通知,就一刻馬不停蹄地趕了回來,卻沒想到到了莊子上卻聽到這個消息。

一想到楚璉要是在這個時候真有什麼三長兩短,他的心就絞痛不已,像是被人挖走一般。

這個時候,裡間產房又傳來楚璉痛苦的尖叫。

他立時回過神來,轉身就要衝進產房。

喜雁守在產房門口焦急如焚,她見侯爺居然不管不顧就又要衝進去,連忙攔住。

「侯爺,嬤嬤交代了,產房晦氣,男子不能進去。」

賀常棣這個時候哪還有什麼理智,他心中腦中全是楚璉痛苦的喊聲。

喜雁連練家子都不是,哪裡真能攔住賀常棣,被他用力一推就推到了一旁。

等到從地上爬起來,賀常棣已經進了產房……

饒到屏風後,就看到床上狼狽的楚璉。

此時,她正被穩婆和李醫女勸著用力,尖叫一聲,就脫了力。

李醫女見她又要暈過去,臉色也跟著煞白,「夫人,夫人,醒醒,看到孩子的頭了,您再用點力。」

楚璉用力咽了口口水,聲音嘶啞,「我沒力氣了……生不下來……」

賀常棣根本就不顧產房裡嬤嬤們震驚的目光,一把來到床邊,握住楚璉死死擰著身下被褥的小手。

「璉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