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三百二十八章:小石頭

第三百二十八章:小石頭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繆神醫搖搖頭,「你坐著,老夫去尋些膏藥來給你包紮一下。」

確定楚璉沒事了,賀常棣精神也鬆懈下來,對手臂上的咬傷倒是不太關心,瞧著繆神醫出去了,他又重坐到楚璉身邊。

等到手臂上的傷口包紮妥當,賀常棣就搬來一張長榻睡在楚璉床邊。

他是急匆匆從晉王那裡回來的,原本就沒休息好,又陪著楚璉熬了一夜,親眼瞧見楚璉平安了,他整個人精神也鬆弛下來,緊接著就疲憊襲來。

合衣睡在床邊的長榻上,賀常棣牽過楚璉的手,他輕輕揉捏著大掌中柔滑無骨的小手,心情才慢慢重回平靜,沉入夢鄉。

中午的時候,楚璉才醒過來。

她睜眼微微一動,賀常棣就跟著醒了。

醒來的瞬間,楚璉還迷糊著,身上還余留的微微疼痛一下子提醒了她,她微微抬身看到自己癟下去的肚子,杏眸驟然睜大,喃喃了一聲「肚子」。

賀常棣忙坐到她身邊按住她纖細的肩膀,「璉兒,繆叔交代了,剛生產完不能亂動。」

聽到他磁性低沉的聲音,楚璉這才轉頭,「夫君,孩子。」

「想看嗎?」賀常棣見她眼神澄澈清明,小臉也多了絲紅潤,真正放了心,修長的手指替她順了順耳邊落下的兩縷鬢髮。

楚璉連忙點頭,一雙眼睛都亮了起來,是她生出來的孩子,她當然想看!

「男孩女孩?」

賀常棣也被她的情緒帶動,望著她的眼神越發的溫柔,他微俯身子,雙臂撐在她耳邊兩側,在她微紅的唇瓣上輕輕落下纏綿的一吻,低聲在她耳邊道:「男孩。」

楚璉沒什麼意外,她眼眸彎彎,不管是男孩是女孩,她都喜歡。

她盯著賀常棣深邃的眼眸,卻發現他在說孩子的時候並無多少欣喜,楚璉立時眉頭就皺了起來。

她猶疑的問道:「你……你難道不喜歡?」

想想賀常棣的經歷,楚璉心裡還真忐忑起來,夫君是歷經一世重生的,有他這種特殊經歷的還真說不定不會喜歡孩子……

楚璉面色的變化就在賀常棣眼皮子底下,他立馬發現自家媳婦兒是想多了。

他修長的手指撫在她柔滑的面頰上,而後滑到她的眉心,將她皺起的眉頭撫平,「沒有,你給我生的孩子我怎麼會不喜歡,我只是有些生氣,這孩子出生讓你受了那麼大的苦。」

楚璉連忙搖頭,雖然生的時候確實很痛苦,疼的恨不得死過去,但是生完,發現自己身邊多了那麼個小生命,而且還是從自己肚子里掉出來的,她的滿心埋怨都化成了柔軟。想著小傢伙會一點一點長大,學會走路學會說話,學會叫爹娘,然後慢慢長成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她心中就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這個小傢伙是他們生命的延續,是最美好的存在。

「快抱來叫我看看,我還一眼沒見到呢!」

賀常棣無奈只好起身出去吩咐嬤嬤帶著奶娘將小世子抱來。

兩個奶娘也是提前選好的,都是靖安伯府的家生子,身世清白,二十多歲的年紀,模樣雖然一般,但是乾淨爽利,性子也好。

鍾嬤嬤笑著把小世子放到楚璉床頭。

賀常棣扶著她微微側身,就看到身邊大紅的襁褓里一個紅彤彤像是小猴兒一樣的小嬰兒。

楚璉還以為能看到一個白白胖胖的可愛娃娃,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

她哭喪著臉,伸手小心碰了碰小傢伙紅彤彤的柔嫩臉蛋。

「怎麼這麼丑啊……」

賀常棣也是第一次看兒子,與楚璉一樣,皺起了那雙劍眉,臉色不太好看。

鍾嬤嬤和奶娘真是拿這對新上任的父母沒辦法,連忙反駁道:「呸呸呸,夫人說的什麼話,我們小世子哪裡丑了,這小模樣俊的很呢!瞧這小鼻子高高的,以後長大了肯定和侯爺一樣,嗯,嘴唇比較像夫人,皮膚白白嫩嫩的,也像夫人……」

經了鍾嬤嬤的解釋,楚璉才知道剛生出來的孩子都這樣,醜醜的像是個小老頭,等好好養幾日就會開始白嫩起來。

可是楚璉怎麼也不能從這紅通通剛出生的兒子臉上看出來與他們夫妻哪裡相像了,鍾嬤嬤這眼力也太好了吧……

盯著小傢伙的臉龐,楚璉母愛暴漲,在鍾嬤嬤的幫助和教導下,把小傢伙抱了起來。

小小一團被抱在懷裡,沒有多少重量,楚璉覺得心都要化了。

懷裡的小傢伙無意識的動了動拳頭,小嘴努了努,楚璉驚奇地看著他的動作。

旁邊站著的奶娘笑了,「夫人,小世子這是餓了呢!」

餓了?

楚璉連忙問鍾嬤嬤:「嬤嬤,我可以喂一喂孩子嗎?」

鍾嬤嬤嘆了聲,「夫人現在還沒有奶水,讓奶娘來吧,若是夫人和侯爺無事,給小世子起個小名吧。」

小傢伙沒落地前不知道是男是女,賀常棣和楚璉不好將名字定下來,再說上頭還有公公婆婆,給小傢伙起名輪不到他們夫妻,但是起個小名還是可以的。

楚璉欣然答應下來,又抱了會兒,賀常棣怕耽誤她休息,不准她再抱,讓鍾嬤嬤將孩子抱出去。

楚璉重新躺好,仰頭看著賀常棣,「夫君,你說給小傢伙起個什麼小名好?」

「你想起什麼就起什麼?」賀常棣給她蓋好被褥,又端來蜜水餵了她兩口。

楚璉很高興,難得有這個機會,一定要給兒子想一個好玩又好聽的小名。

她其實還沒歇夠,等吃了飯喝了補湯,很快又睡下了。

賀常棣剛從裡間出來,就見來越在外間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