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三百三十章:大結局

第三百三十章:大結局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從昨夜就被封鎖的皇城內透著一股壓抑的氣息。

仿若黑雲壓頂。

整座禁宮已經被六皇子旗下的將領袁重控制。

內城兵馬司統領被俘,六皇子已經坐在了萬民殿。

萬民殿後是承平帝養病的寢殿。

危在旦夕的承平帝床邊坐著韋貴妃,六皇子等人。

在蕭博簡還沒帶著楚璉到達萬民殿之前,韋貴妃已經開始「苦口婆心」的勸慰。

「聖上,都這個時候了,您已經別無選擇!」

韋貴妃一揮手,年輕的內侍就捧著托盤走到了龍床邊,托盤裡放著一封打開的明黃聖旨。

聖旨上的內容已經擬好,傳位於六皇子,離這封聖旨奏效唯一缺的就是傳國玉璽的章印罷了。

直直躺在床上的承平帝臉色憔悴慘白,一雙原本如鷹一般犀利的眼眸此時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他死死瞪著面前帶著虛偽笑容的成熟女人,彷彿帶著無盡的怨恨。

以往承平帝一個目光就能叫韋貴妃瑟瑟發抖,可此時韋貴妃彷彿毫無所察,她笑的越發燦爛,甚至眼底還帶著幾分痛快。

她嬌聲道:「聖上若是沒有力氣蓋玉璽,可以告訴臣妾玉璽在哪裡,臣妾幫您取來蓋上。」

承平帝彷彿不願再看到韋貴妃虛假的面容,他閉上了眼,偏了頭。

就在承平帝閉上眼睛的瞬間,韋貴妃和六皇子臉色一瞬間黑沉如墨。

六皇子用力甩了甩袖袍,黑著臉轉身出了內殿,外頭等候的部下瞧見主子的臉色就知道事情未成。

大武朝想要正式繼位,成為正統,必須要有兩樣東西,其一是詔書,其二就是傳國玉璽。

詔書可以偽冒,傳國玉璽卻不行。

他控制了皇宮,卻遲遲不能弒君,恰是因為還沒能得到傳國玉璽!

「蕭無竟可到了?」六皇子冷著臉問。

他雖然才十五六歲,但已經野心勃勃。

部下方才收到消息,正想著彙報六皇子,他就親自來問了。

「回殿下,蕭大人已到太和殿,不時就到萬民殿。」

聽到這個消息,六皇子一陣激動,「事情可辦成了?」

「蕭大人傳來消息,一切順利,叫殿下莫要擔心。」

六皇子忍不住一陣爽朗大笑,因為這個消息,心中鬱結頓時全消。

「我就知道無竟不會叫我失望的。」

六皇子為了早些見到蕭博簡,親自走到萬民殿殿前等候。

帶著一隊人馬快速走向萬民殿的蕭博簡看到殿前六皇子還沒完全發育好的急迫身影,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陰冷的笑。

後殿,坐在承平帝龍床邊的韋貴妃突然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她微微傾身,挨近了承平帝,壓低聲音在承平帝耳邊道:「聖上現在不想拿出玉璽不要緊,一會兒有一個好禮物送給聖上,聖上到時候要用玉璽來換哦!不然葉姐姐九泉之下也不會原諒聖上的。」

韋貴妃聲音雖然軟糯,卻像是毒蛇吐出的信子一樣可怕。

這句話叫承平帝裝都裝不下去了。

他霍然睜開帶著赫赫威嚴的眼眸,緊緊盯著韋貴妃,此時他眼裡哪裡還有一點兒病弱的氣息,分明是一隻被惹怒的暴虐雄獅。

「你說什麼!」

原本還囂張氣焰的韋貴妃頓時像是被人掐住喉嚨一樣,一句話也不敢說出來。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她盯著承平帝難看的臉色,這才想起來,此刻躺在床上的男人已經不是那個世間最尊貴的天子,而是一個中了慢性毒藥、病入膏肓的病秧子。

剛剛被嚇出來的恐懼頓時消散了下去。

她咯咯笑了一聲,「臣妾勸聖上還是留點力氣吧,否則見不到您與葉姐姐的骨肉可怎麼是好!」

片刻時間,承平帝已經重新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演了這麼久的戲,如果這個時候暴露豈不功虧一簣,冷靜過後的承平帝又成了病危的病弱帝王。

果然沒多久,楚璉就被六皇子和蕭博簡壓了進來。

承平帝看到被押解的楚璉頓時「目恣欲裂」。

楚璉早已從賀常棣嘴裡得知了她這具身體的隱藏身份。

她與賀常棣一樣,從未想用這個隱藏的帝女身份做些什麼,可有心人卻不是這般想的了。

面對此刻的情景,她倒是沒有多少驚訝,甚至看向承平帝的眼神也沒有多少吃驚。

六皇子很滿意父皇的態度。

他一把從蕭博簡手中搶過楚璉鉗制在身前,而後右手握著一把匕首抵住楚璉纖細白皙的脖頸。

「父皇,你若是不想皇妹這麼年輕就離世,還是交出玉璽吧!」

承平帝整個人都氣的顫抖,若不是被人鉗制威脅,楚璉定然要笑出聲來。

承平帝壓根就沒中毒,當初承平帝的情況,繆神醫私下裡告訴他們夫妻了,他身體里堆積的慢性毒素已經解了。

六皇子和蕭博簡的目光都死死盯著承平帝。

承平帝眼神掙扎了許久,終於長嘆了口氣,閉了閉眼睛,艱難睜開後就對著一直站在一邊的魏公公揮了揮手,嘶啞著嗓音道:「取出來……」

魏公公滿臉震驚,張了張口,好似想要勸阻承平帝,但在他堅定眼神的注視下還是敗退下來,無奈地輕嘆一聲,轉身去了殿內一個隱蔽的地方,觸動了一處開關,在隱藏的機關里取出一個精緻的明黃色景盒。

六皇子一瞬間臉色激動的泛紅,連楚璉也管不了,鬆手三兩步走到魏公公面前,一把奪下魏公公手中的盒子,迫不及待地打開,當看到裡面的東西,他整個人都興奮的顫抖。

是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