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七章 古怪的母親

第七章 古怪的母親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丁凡猝不及防,直接翻滾了下去,嚇的旁邊的安欣尖叫一聲撲了過來。但是安欣的速度遠不及丁凡滾動的速度,等她追上,丁凡已經滾到了客廳的中央,頭破血流。

「溫婉,你瘋了嗎?!為什麼踢丁凡下樓?!」,安欣扶起丁凡,一臉的心疼。

我笑了笑,優雅的走下樓梯,來到了丁凡的面前我蹲下身子。

「老公,我說我不是故意的!」,我一臉內疚的望著丁凡,「你信嗎?!」

「信!信!」,丁凡硬生生的扯開嘴角。

「可是,我就是故意的!」,我笑著站了起來。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出軌!而且是那種老公和閨蜜勾搭在一起的狗血劇情!這個男人跟我說在國外回不來,實際上卻是和安欣搞在了一起!我的名字叫溫婉,可是我的性格一點也不溫婉!

「溫婉,你是變態嗎?!」,安欣突然起身,我反手就是一個巴掌。

小鳥依人的性格我裝夠了,不然只能由得這對狗男女在這裡欺負我了!

安欣被我打愣了,她捂著臉居然動也不敢動一下。

「安欣,安欣!你到底安的是什麼心?!真是明『賤』易躲,暗『賤』難防!」,我用手指戳了戳安欣的胸部,「渣男留給你,老娘不要了!」

說著,我瀟洒的轉身就走。

走出了丁家別墅的大門,我挺直的脊背裡面軟了起來,而與此同時別墅裡面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聲,那聲音是屬於安欣的!

正詫異之際,傾城突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老婆,我替你報仇了!」,傾城一把攬住我的肩膀。

「報仇?!」,我無力的望著傾城,而後突然瞪大眼睛。「你做了什麼?!」

這死鬼不會是殺了丁凡和安欣吧?!雖然我有掐死他們的衝動,但是還沒有到想他們死的地步啊!

「沒有啊!」,傾城將嘴巴俯向我的耳畔,「我把丁凡的艾滋確診報告單給了那女的而已!」

艾滋……確診單?!為什麼突然間我沒有那麼難過了?!

「別跟著我,我要回家!」,我耷拉著腦袋,徑直走向了公路。

……

那麼遠的路,我是直接走著回去的,至於傾城有沒有跟著我不知道,只知道當自己來的家門口的時候衣服已經被汗水浸透了。可是,站在門口我卻不敢敲門,不知道待會要跟母親怎麼解釋!

正猶豫之際,隔壁的門打開了,一個人探頭出來,是鄰居王奶奶。

「溫婉啊,回來啦?!」,王奶奶笑眯眯的望著我,臉上的皺紋擠到成了一堆。

「恩!是啊!」,我尷尬的笑了笑。

「後面的那個是你對象吧?!長得可真俊啊!」,王奶奶呵呵道。

原本我還在敷衍的點頭,聽王奶奶這麼一說趕緊轉身,正好對上了傾城的臉,差一定就叫出了聲音。

「你怎麼來了?!」,我壓低聲音。

傾城微笑,「陪你回娘家啊!」

「你怎麼不去死啊!」,我使勁在傾城的肩膀上面擰了一把。

這一下卻把旁邊的王奶奶給逗樂了,笑的眼睛都找不到了。

「這小兩口!」,王奶奶笑眯眯的搖頭,「對了,你媽身體還好嗎?!這麼久沒有見她了,怪想的!等你哪天去醫院,帶著我一起去,我要看看她!」

「我……我媽?!」,王奶奶的話讓我楞了一下。

「恩!你媽是好人啊!可惜遭了罪了!哎!躺在醫院這麼久,怪想她的!」,王奶奶說著,便直接將身子縮回了屋子,然後將門輕輕的關上了。

有種惶恐不安的感覺浮上心頭,母親已經出院好幾個月了,一直在家裡,王奶奶為什麼說沒有見到她?!可是,我分明有好多次和母親一起出門都碰到了王奶奶,但她們兩個卻沒有打過招呼而已!

對,每次王奶奶都對我的母親視若無睹,只和我打招呼!難道……難道一直和我住在一起的母親,就是……就是鬼?!

想想最近母親奇怪的行為,我越發的恐慌起來,而她昨夜說的那句話突然清晰的迴響在耳邊,她說就算她是鬼,也不會害自己的女兒!所以,母親真的變成鬼了?!

抬起手準備敲門,那門卻在瞬間打開,而母親蒼白的臉出現在視線之中。

「回來了?!」,母親望著我,面無表情。

「媽……」,我叫了一聲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母親閃開了一條道,我頓了頓還是走了進去。

傾城沒有跟進來,倒是讓我很意外,可是這裡的氣氛卻十分的古怪。

我看到母親坐到了沙發上,而廚房裡面冒著熱氣,一個鍋正放著灶台上燒著發出咕嚕咕嚕的響聲,裡面時不時有翻滾出來帶著泡沫的液體頂著上面的蓋子。

明明是夏天,外面的空氣燥熱的厲害,但是屋子裡面的溫差太大,抬起頭望向空調,上面的指示燈不亮,可是這四處貫通的寒氣是從哪裡來的?!

「媽,你在煮什麼?!」,問完這句,我的腦補出一鍋斷肢殘骸的畫面,胃中頓時一陣翻滾。

「煮宵夜啊!」,母親緩緩的抬起頭,眼神陰冷。「你要吃嗎?!」

「不用!」,我趕緊回答,感覺到自己的反應有些過了便笑了笑。「我的意思,我吃過了!媽,我先回房間休息!」

說著,我直接轉身進去了自己的卧室。

關上門,我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轉身的瞬間突然對上了一張英氣逼人的臉。

硬生生的將叫喊咽回了喉嚨,我一把捂住了胸口。

「你怎麼還在?!」,我望著傾城,小聲說道。

傾城聳肩,直接走到我的床上坐下。「你是我老婆,你去哪我去哪!」

母親有可能就是鬼,可是面對同樣是鬼的傾城,我卻沒有那麼害怕,反倒驚恐門外的一切。

一把抓住傾城的胳膊,我目不轉睛的望著他。「那你告訴我!外面的那個是不是……鬼?!」

說完這句,我的心臟不規則的狂跳起來,可是傾城還沒有說話,敲門聲瞬間響起。

「婉兒!吃夜宵了!」,門外傳來母親幽幽的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