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三十二章 做殤歿的婢女

第三十二章 做殤歿的婢女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轉頭,我看到了殤歿陰冷的眸子。

「殤歿!」,女人突然尖叫,「我命令你殺了她!」

「恕難從命!」,殤歿冷冷的說了這麼一句,就將我放在地上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你敢不聽我的話?!你真的是無法無天了嗎?!」,女人歇斯底里起來。

對於女人的叫囂,殤歿充耳不聞,但是上面的冥君卻終於坐不住了。

冥界踩著圓毯落下,疾步走到女人的跟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西魅,你能不能不折騰?!」,冥君輕撫那女人的手,一臉的無可奈何。「小寶貝,能不折騰嗎?!」

小……寶貝?!果真是個為老不尊的傢伙!之前對我毛手毛腳,現在對這個面癱女摸了摸去!這冥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父親!她差點把小弟給砸破相了!」,被冥君喚作西魅的女人,突然怒不可遏的指著我。

她叫冥君……父親?!原來這個西魅也就是冥界的公主了?!誤會了誤會了!可是,就算是護弟情深,也不至於看到殤歿順手救我一下就發飆啊!

「她都說了不是故意的了!為父我是冥君又不是暴君,能不能別動不動打打殺殺的啊!」,冥君攬住西魅的肩膀嘆息,「求求你,該回去吃藥了!乖啊!」

分明已經挨打了,但是冥君的這番話卻讓我『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這笑聲很不和諧的引起了西魅和冥君的注意。

那邊的西魅額上的青筋暴漲,眼看著就要抓狂了,而冥君直接按住了她。

「來人啊!把小姐給我送回去!」,冥君大叫。

那話音剛落,兩個侍婢模樣的女人便突然出現,一左一右的將西魅給架了起來。那西魅跟發狂了一樣對著兩個侍婢齜牙咧嘴,有好多次差點就咬到她們了。

「趕緊送走!等天黑就好了!」,冥君無力的擺手。

等那西魅被拖走,我的耳邊還久久回蕩著她的嘶吼聲,難道暴虐是冥界的特有疾病?!先有傾城後有西魅!

「別介意啊!」,冥君突然歉意的望向我,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腦袋。「她白天的時候,這裡有點問題!」

有問題?!怪不得冥君問西魅有沒有吃藥,原來是病的不輕啊!

暗暗的咽了咽口水,我小心翼翼的望向冥君。「陛下,您的女兒剛剛打了我一巴掌,我都沒有還手,是否能功過相抵,原諒我砸扁令公子的那件事呢?!」

其實,說完我就後悔了!搞清楚啊,雖然西魅給了我一巴掌,可是我還給了冥君一拳呢!

「瞧你這楚楚可憐的小模樣,讓人看著多心疼啊!」,冥君突然一臉的憂鬱,對我伸出了雙手。「來來來,給我抱一抱!」

見冥君又開始毛手毛腳,我硬生生的用左手按住了自己的右手,防止自己一時衝動剋制不住再給一拳,而就在這個時候,殤歿一把推開我,卻正好被冥君抱了個正著。

眯著眼睛的冥君顯然沒有發現抱住的不是我,那大手還在殤歿的後背上輕輕的拍打。

「不害怕不害怕!我會保護你的!」,說到這裡,冥君突然摸了摸殤歿的脊背。「咦,為什麼你的小身板子突然間強壯了許多,不是被西魅剛剛給打腫了吧?!」

說完,冥君睜開眼睛,正好對向殤歿冷漠的臉。

「陛下,請注意儀態!」,殤歿的聲調依舊沒有一絲起伏。

觸電般的鬆開殤歿,冥君左顧右盼吹著口哨便走開了,那表情一臉的無辜彷彿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這個鬼地方,我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我要回家!

正想著該怎麼脫身,那邊一個士兵『嗖』的一下出現了,而後單膝跪在了冥君的面前。

「陛下,判官求……」

『見』字還沒有出現,那判官就大步的走了進來,腳步穩健一點也不像個小老頭該有的。

「陛下,老臣過來請罪了!」,判官說完這句,直接跪在了地上,是雙膝跪地的那種。

見此,冥君趕緊上去。「愛卿啊,你這是幹什麼啊?!本君認識你這麼久,也沒有見你行如此大禮的啊!」

聽冥君這麼說,我心中大叫不妙,這判官莫非是想帶我回去,直接放了一個大招?!從未行如此大禮,如今行了,那冥君也不得不買個面子啊!何況,這可是他的心腹大臣!

「陛下,您別扶我!我是給我的兒媳……」

沒有等判官將話說完,那殤歿卻上前一步,對冥君抱拳。

「陛下,臣有事稟告!」,面對冥界的主宰,殤歿依舊不卑不亢。

「說!趕緊說!」,冥君對著殤歿揮手,而後望向判官。「愛卿,凡事有個先來後到,殤歿先來的,你先讓他說完好嗎?!」

聽冥界這麼說,那判官也不敢說什麼,便趕緊點頭,苦了還一直跪在地上。

「說吧!本君聽著!」,冥界笑眯眯道。

「臣請求將此女賜給臣!」,殤歿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做臣的……婢女!」

靠!婢女!

你知道嗎?!當殤歿請求明君將我賜給他的時候,我的心裡是無比興奮的,但是後面的那句硬生生的給我從頭澆了一盆冷水,帶冰的那種!

「好啊!本君許了!」,冥君在殤歿說完之後,便立刻回答,那速度快的跟之前商量好了的一樣!我感覺,這冥君是不想讓我跟判官回去的。

果真,那判官變了臉色,一下子站了起來。

「陛下,那是我們家傾城的媳婦!您……您怎麼可以讓他給別人做婢女?!」,判官的額上先是泛起了汗珠。

「哎呀!你家傾城結婚了?!結婚這麼大的事都不跟本君說,是不是看不起本君啊!」,冥君眉頭緊蹙,一臉的不悅。「老傾啊!你不厚道啊,自從老大走了之後,本君可是把傾城當做兒子一樣看待的啊!如今他結婚了居然不告訴本君,本君……很心痛啊!」

冥君說著,一臉痛苦的用拳頭捶胸。

此番話,讓判官重新跪下。「臣惶恐!臣有罪!他們只是定親,還沒有成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