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六十五章 跪下

第六十五章 跪下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北冥的這句話,讓我打心底裡面反感。

判官告訴我,殤歿註定是冥君的愛婿!南魈告訴我,殤歿絕對不會娶我!而這個北冥居然更直接,讓我和殤歿保持距離!

保持距離?!怎麼保持?!

咬了咬嘴唇,我抬頭對北冥禮貌的微笑。「我是殤歿大人的侍婢,這距離恐怕不好保持!」

「哦?!是嗎?!」,北冥淺笑,「那你以後跟著我吧!」

這句話,讓我直接愣在了當場。

「你在開什麼玩笑?!」,我乾笑起來。

「我北冥從來不開玩笑!」,北冥收回了嘴角的弧度,「從現在起,你跟著我,不需要再回殤歿那裡了!」

這……這完全有些莫名其妙啊!

「不好!」,我愣了一下,果斷拒絕。「雖然我只是侍婢,但是歸屬於殤歿大人!您要調配,至少要經過他的允許!」

從來不想承認這個身份的,那很卑微,但是現在我不得不以這樣的身份去拒絕北冥,說真的,我不懂為什麼他要我遠離殤歿,在我看來,所有的人的在排斥他!

也是如此,我就越不能離開!

我的話,讓北冥靜下了臉色。

「晚上去我的寢殿,如果你想要知道有關於你母親的事情!」,北冥說完這句,瞬間消失。

那話,直接讓我直接亂了分寸。

北冥能洞悉我的內心?!他知道我的目的是為了母親?!既然能修改生死簿的,想必不是一般的本事,可是我有預感,若是我去了,也許有些註定好的事情會徹底的改變!

糾結,猶豫!心事重重到魅兒將飯菜做好,我也沒有吃一口,只是拿著筷子攪來攪去。

「婉兒,你怎麼了?!」,魅兒小心翼翼的望著我。

驚了一下,我立馬擺手。「沒有!沒有!」

對於魅兒,我是尷尬的存在,她與殤歿是有婚約的,可是昨晚我還和殤歿……

魅兒聽我這麼說,起身去將門給關上了,而後拉著椅子坐到了我的旁邊。

「婉兒,這裡現在只有你和我,有什麼話不能說的?!」,魅兒望著我,水潤的眼睛在燈光的映照下閃閃發亮。「你是不是擔心殤歿?!」

這句話,直接讓我丟下筷子站了起來。「不!我只是……」

我使勁搖手,那手卻被魅兒一把握住。「別騙我,我知道是!」

魅兒淺笑,拉著我坐下。「殤歿那樣的男人是罌粟,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很多女人都喜歡,包括我!婉兒,我是女人,女人有著很強的第六感!我感覺的到,你喜歡他!」

居然……魅兒居然跟說出這樣的話,那語氣如此的風輕雲淡,好像事不關己那樣的從容淡定。

「別害怕,也別急著否認!其實,我想說的是……」,說到這裡,魅兒的眼神認真起來。「我不介意!」

不……介意?!魅兒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

「魅兒……」,我亂的失去了分寸。

魅兒淺笑,「殤歿孤僻,向來冷漠!能接納你,於我是欣慰!若是註定殤歿身邊不止我一個女人!那麼我希望其中有你!」

說著,魅兒娥眉輕蹙。「婉兒,我不介意你的存在!所以,你也能坦然接受我的介入嗎?!」

魅兒的話,讓我震驚!她居然自用了『介入』這個詞,其實若是分先來後到,真正介入那個人的該是我!可是,一個公主居然和我說這些,那語氣帶著不屬於她身份的卑微。

胸腔堵得難受,我鼻子一酸差點便落下淚來。

「魅兒,你和殤歿,真的有婚約嗎?!」,我小心翼翼的望著魅兒,指甲掐進了掌心。

「你介意嗎?!」,魅兒誠惶誠恐的站了起來,緊緊拽著我的胳膊。「求你別介意好嗎?!這些事情早在兒時便定下了!不是我可以左右的,真的!」

所以,殤歿和魅兒真的是有婚約的?!

冥界的男子,註定不會一夫一妻,註定妻妾成群?!這種連魅兒這個公主都能坦然接受的事情,我……接受不了!我想要的那一份感情是一生一世一雙人,若是沒有,寧願孤獨終老!

乘著沒有無法自拔,放手吧!

想到這裡,我緩緩的吐出一口氣,對著魅兒微笑。

「其實,我只是仰慕殤歿大人而已!」,我伸手扶著魅兒坐下,「你知道的,女孩子就是容易花痴嘛!我和殤歿大人沒有什麼的!」

「可是婉兒,你……」

「好了好了!吃飯吃飯!我餓死了!」,魅兒想要說什麼,卻被我打斷了。「真的好餓!」

說著,我夾著菜大口大口的塞進嘴裡,嚼幾下便咽進去,而魅兒沒有動筷,只是默默的看著我,緊張的給我遞水擦嘴。

她越是這樣溫柔細心,我便越難受,最後眼淚止不住的掉了下來。

「婉兒,你哭了?!」,魅兒趕緊蹲在我的面前,「是不是我說錯什麼了?!別哭好嗎?!求你了!」

「沒有!沒有!我吃的太猛噎到了!」,我用手拍著胸口,故意笑呵呵的望著魅兒。「誰叫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呢?!」

聽我這麼說,魅兒趕緊起身。

「亞母!」,魅兒對著門大叫。

話音剛落,嬤嬤便突然出現,而後魅兒拽著她快步走到了我的跟前。

「亞母,婉兒被噎到了,您趕緊看看!」,魅兒說著,眼睛紅了起來,臉上的焦急毫不掩飾。

和嬤嬤的視線相對,我心裡一慌,她能治便一定能看出我根本沒有噎到。當嬤嬤的手放在我的喉間之時,我緊張的身體繃緊。

幾秒鐘之後,嬤嬤的手拿開。「小姐,去煮些熱水吧!你親自去煮!」

聽嬤嬤這麼說,魅兒趕緊點頭,快步的走出門口。

那魅兒剛跨出去,門便自動關上,而嬤嬤淡漠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

「要熱水做什麼?!」,我想打破這尷尬的氣氛,便隨意問道。

「只是為了支開小姐罷了!」,嬤嬤緩步走到我的跟前,突然『噗通』一聲跪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