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被排斥

第一百二十七章 被排斥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這個身材窈窕的少女,居然就是惡煞族的女王,冰靈?!只是,堂堂的惡煞女王,怎麼會被關在萬骨枯裡面?而且,還和殤母相互扶持的在一起?!

冰靈抬手,惡煞族人才將頭給抬了起來。

「風暴狼子野心、謀權篡位,弄了一個替身傀儡放於煞都,卻將我和心腹們關在了禁地!已經將我等囚禁了數千年之久!」,像是洞悉了我的疑惑一般,冰靈輕皺眉頭開口。「這幾千年的光陰幾乎消弭了我所有的意志,多虧有夫人的相伴寬慰,才不至隨波逐流、墮落糜爛!」

說著,冰靈走到了已經起身的殤母和殤歿跟前緩緩跪下。「感恩夫人千年的相守,冰靈願一生侍奉!」

隨著冰靈的這個舉動,所有惡煞族的族人都紛紛跪下,俯地不起。

殤母搖頭,嘴角含著溫柔的微笑,伸出手扶起了冰靈。

「沒有冰靈的貼心照拂,恐怕我這把老骨頭也撐不到今天!」,說到這裡,殤母慈愛的望了殤歿一眼。「到死,也見不到我的殤兒!」

「夫人嚴重了!」,冰靈優雅的淺笑。

「殤兒!」,殤母拉過表情已經恢復冷漠的殤歿,「你該謝謝冰靈!」

殤歿微微皺眉,「多謝!」。

雖然口氣很冷,沒有聲調,但是冰靈還是微微的紅了臉頰,臉上洋溢著少女的羞澀。

「不謝!照顧夫人,冰靈甘之如飴!」,冰靈說著望了殤歿一眼,而後快速的閃開了目光,將那種欲迎還拒的嬌羞詮釋的淋漓盡致。

我心頭頓時閃過一絲不安,唐果暗中的捏了我一下,而後跑到了殤母的跟前。

「夫人,您還記得我嗎?!」,唐果歪著頭望著殤母,笑的極其的燦爛。

殤母愣了一下,而後目不轉睛的盯著唐果。「你……你是……魅兒?!」

「哎呀!您就記得魅兒了!她哪有我漂亮啊!」,唐果說著,將自己的頭髮揪成兩個小辮子。「再看看!」

「我知道!你是生死簿家的小孫女,唐果是吧!」,殤母笑呵呵的摸了摸唐果的頭髮,「那個時候,你就喜歡找我給你梳辮子!」

「是啊是啊!」,唐果輕輕摟住了殤母,「夫人,以後您又能給我梳辮子了!」

這句話帶著笑意,卻隱約有些感傷。而傾城和南魈也圍了過去,一人摟住了殤母的一個肩膀。

「夫人,我是南魈!」,南魈眨巴眼睛,「您還記得我嗎?!」

「記得記得!你小時候就愛尿床,一尿床就會挨打,之後老是跑到我這裡躲!」,殤母笑眯了眼睛,望向冰靈。「冰靈,這小子我跟你提起過!」

「是,夫人!冥君的尿床二公子嘛!」,冰靈掩住了嘴。

此言一出眾人鬨笑,特別是傾城笑的前仰後合,弄的南魈漲紅了臉。

「你沒有尿過床嗎?!」,南魈踹了傾城一腳。

傾城高傲的哼了一句,而後滿臉堆笑彎下腰望向殤母。「夫人,我是傾城,小時候就愛調皮搗蛋的那個!」

「你……傾城啊!長大是俊俏了!」,殤母拍了拍傾城的手,將冰靈拉到了自己的身邊。「冰靈啊,還記得我告訴過你,傾城這孩子小時候長的可難看了,跟一隻黑猴子似的,誰說他丑,他直接擼袖子打架!」

「嗯嗯嗯!夫人我知道!」,冰靈親熱的摟住了殤母,「但是現在也是大帥哥一枚,男大十八變了呢!」

看著他們說說笑笑,我突然感覺到自己跟他們不在一個頻道,而殤母和冰靈的親熱勁讓我有些羨慕。看樣子,殤母真的很依賴冰靈。

咬了咬唇,我剛想退到一邊,殤歿卻突然走過來握住了我的手。而這個時候,殤母終於將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你是……」,殤母眯起了眼睛,「我對你沒有任何印象!你是誰?!」

「她是我的……」

「我是大人的侍婢!」,還沒有等殤歿說完,我便趕緊打斷。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說,鬼使神差的,因為突然間我好自卑,覺得自己與這些人格格不入。突然覺得,只有像冰靈那樣的女人才配得上殤歿。

空氣瞬間有些凝結,傾城眼神複雜,而南魈和唐果一臉的詫異。

我的話很輕,足夠讓大家聽到,殤歿的眉頭輕蹙了一下,便握緊我的手將我拉到了殤母的跟前。

「母親,兒子已經和她在一起了!」,殤歿沉聲道。

「在一起?!」,殤母微笑著望向殤歿,「今天我們母子相聚,該是個開心的日子,不開心,就不要說了!」

「對了,你叫什麼?!」,殤母望向我,笑容帶著一些客套。

「溫……溫婉!」,我小聲道。

「溫婉是吧?!幫唐果把頭髮理好!」,殤母收起了笑容。

這個要求,當真讓我愣了一下神,可是我不敢忤逆殤歿的母親,只得掙脫自己的手走向唐果,剛走到唐果的跟前殤母便一手拉住了殤歿,另一隻手握住了冰靈。

「走,陪我好好的走一走!我好久沒有看到太陽,沒有聞到這麼好聞的空氣了!」,殤母說著,便拉著兩人往前走去。

突然間,我的心抽痛了起來,我不傻也不瞎,縱使是瞎子也能看得出來殤母不喜歡我!

「小妞!」,唐果突然用手抬起我的下巴,溫和的望著我。「沒事的,慢慢來!」

呵,連唐果都看出來了嗎?!

「恩!」,我哼了一聲,嗓子眼卻被酸澀堵住。

這個時候,傾城走過來,故意撞了我的肩膀一下。「死丫頭,你這麼失魂落魄幹什麼?!她的胸沒有你的平,你直接完勝她好不好?!」

傾城調侃的話,直接讓我笑出了聲音,而後我鼻子一酸含著淚一拳打在了他的身上。

「沒有你的平!」,我吸了吸鼻子。

「哈,你前不著胸後不著屁的,還敢和我比!」,傾城『切』了一聲便徑自往前走去。

蹙眉望向前方,看到殤母拉著殤母和冰靈,那背影充滿著溫馨,我突然間意識到,我和殤歿之間隔著的不只是一座山,還有一片海!那距離,遙不可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