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一百三十一章 修改協議

第一百三十一章 修改協議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既然賭,那就賭大一點!

用自己的血肉換回應有的報酬,才不至於虧本,至於雪舞的三十年,那是附帶的條件,對於這個女人早在牢里我便動了惻隱之心。她送我一枚水鏡,我還她容貌,說來也算是勉強扯平了。

「你有多大的自信我會聽你的話?!」,花漫天有些惱羞成怒。

「就憑你在意這枚棋子!」,我漫不經心的用手指向白芽,「你最好想清楚!這白芽已經開始蔫了!」

我不擅長威脅,但是經過了殤母這麼一次的下馬威,我便自動開啟了學習的模式。這花漫天,是第一個實驗對象。

其實,我的十分鐘都是花漫天的了,完全可以受制於她,她可以直接從我身上割肉放血,卻讓我心甘情願的主動,想必有些貓膩在裡面。

弄的這麼複雜,會不會只有我心甘情願,那血肉才能生效呢?!自然,這只是我的臆測罷了。

「好!好!我答應你!趕緊給我放血!」,花漫天指向已經有些軟趴趴的白芽。

「我要生成協議!」,趁熱打鐵,我對花漫天伸出了小拇指。

上次在集市之上,我和她無意間勾手指的動作就是簽訂協議的一種方式,雪舞也曾私底下告訴過我,所以我得藉機讓她沒有反悔的餘地。

「我答應你!只要你能讓白子化無未有,我就把自己每天的十分鐘給你!將雪舞的三十年歸還!」,花漫天咬牙切齒,狠狠的和我拉了一個勾。

一道光在雙指之間閃亮消失之後,花漫天悻悻的鬆開了我。

「趕緊放血!」,花漫天怒吼。

我點點頭,隨後拿起匕首蹲下身子,而後割開了手腕,當鮮血滴在白芽之上的時候,那白芽居然輕輕的抖動起來,像是海綿一樣將血吸進了葉脈之中。

血被吸盡之後,卻沒有沾染一絲的痕迹,倒是那白芽抖動著根莖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快速的生長起來,見此花漫天更加激動了。

「多些土壤這樣才長得快,你也能快點離開了!快點,多些土壤多些水!它在努力長大呢,趕緊幫它!」,花漫天呼吸急促道。

聽花漫天這麼說,我只是愣了愣,而後一咬牙在小腿上面狠狠的割下一大塊肉,忍著疼剁碎堆在了白芽的根部,而後將腿抬高,讓鮮血流下。

幾分鐘之後,等那血自動停止,皮肉慢慢的長出之時,我驚愕的發現那白芽居然已經長的和花漫天一樣高,兩片大白葉之間居然長出了一顆巨大的花苞。

見那花苞在不停的膨脹,花漫天激動的兩頰通紅。

「長大了!真的長大了!只要開花結果,就能化無未有!」,花漫天說著突然轉臉直勾勾的望著我,「看到沒有,它已經長出花苞了!回去,多吃點有營養的,把身體給我養好!」

「什麼?!」,我皺了皺眉,望向已經光滑若初的小腿。「你的關心,絕不是為我!」

自從上次,我發現了一件事,我的肉可以自動長起來,但是失血的問題比較嚴重,只要我放血,頭便會很暈身體跟著有些虛弱。

「廢話!當然不是為你!」,花漫天冷笑,「等白子結果,需要的血會越來越多,你的身體不養好,怎麼給它養分?!總之,記得吃好喝好!」

話音剛落,旁邊巨藤上面的大花已經對我張開了花蕊。

……

等我回去林子,發現不遠處毛球正扶著殤母東張西望,殤母一臉的不高興。見此,我趕緊跑了過去,剛停在她們的跟前,腳步卻突然虛晃了一下,差點摔倒。

頭有些暈,有星星在視線裡面飛來飛去。

「主人,你去哪了?!」,毛球擔憂的望著我,「人家都擔心死了!」

「我……」,我要說被花漫天給弄走了,毛球會更加著急吧?!

見我支吾,殤母擺手。「回來就好,別問那麼多!不過,我現在倒是擔心殤兒和冰靈他們!」

對啊,我倒是忘記殤歿了,他們去了好半天,卻沒有一點消息,既然是奪位,該已經戰火連天才是。

「主人,大人會不會有事啊?!」,毛球小心翼翼的望著我。

「不會!」,第一次,我和殤母異口同聲。

隨後,殤母閉嘴不言,而我定了定神。

「大人不會有事!」,我趕緊道。

「啊!」,毛球突然大叫一聲,直接驚到了我。

「大喊大叫的像什麼話?!」,殤母皺眉,似乎被毛球突如其來的一下給嚇著了。

「夫人,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件事!」,毛球鬆開殤母,而後睜大眼睛望著我。「主人想要知道大人的情況可以用水鏡啊!」

水鏡?!對啊,水鏡!我們去禁地之前有經過煞都,我只要試著想像也許能看到殤歿等人現在的情況!我真是笨,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呢?!

試著回憶煞都的建築,而後我望向毛球。「水呢?!」

毛球愣了愣,趕緊從地上拿出一個白色的毛皮水袋,而後打開蓋子緩緩倒出。伸出手接過一碰水,而後我直接灑向空中。

那水波蕩漾,直接化作了一層水幕,待那水幕逐漸的光滑,有模糊的影像開始慢慢的出現。

當那座圓拱形的巨大建築顯出,我趕緊用意識切換畫面,尋找記憶中的每一個位置,可是很奇怪我沒有看到任何的人。

等那畫面停留在建築那巨大的圓門前面的時候,我卻再也進不去了,因為裡面是我完全沒有見過的地方。

「怎麼了?!」,毛球趕緊湊了過來。

「我看不到裡面!」,我皺緊眉頭,額上有汗水滲出。

「這怎麼辦啊!」,毛球來回踱步,「那煞都看上去風平浪靜的!」

越是風平浪靜,越是可怕啊!可是,一切真相都被這個建築給隔絕了!

「我殤兒不會出事了吧?!」,一陣十分冷靜的殤母,突然變了臉色。

聽殤母這麼說,我心頭一陣狂跳不安,眼見著空中的水鏡就要跟著模糊不見的時候,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

「黑澤?!」,等看清來人,我驚呼出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