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一百四十三章 苦苦哀求

第一百四十三章 苦苦哀求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花漫天的淚水像是帶著酸性,直接侵蝕進了我的心上,讓我的胸腔溢滿了苦澀。我不是那種容易心軟的人,但是花漫天頂著一張小女孩的臉,哭的撕心裂肺!若是像魅兒那般的梨花帶雨,我倒是沒有那麼容易動搖了。

「求你!求你們!」,花漫天不停的磕頭。

那磕頭不是做做樣子,而是真的用頭撞地,要知道那地面比大理石還要硬,只是幾下便撞出血來。

「求你們!求你們!你們殺了我!殺了我!只要不碰他!」,花漫天滿臉是血的望向殤歿,「不要殺他!殺我!我讓溫婉割肉放血是我不對,我還給你們,我還給你們行嗎?!」

說到這裡,花漫天突然拿出一把匕首,在我錯愕之際直接刺向了自己的大腿,硬生生的連著外面的袍子將一大塊肉給割了下來。

這一刀,從大腿划到小腿,整個露出了白骨,可是這樣花漫天還是不罷手,將兩條腿上面的肉刮的乾乾淨淨,最後趴在地上拖著兩根腿骨將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臉上。

「我把肉還給你!但是請你救活他!還差一點點,他就能活了!」,花漫天臉上的眼淚和鮮血混在一起,目不轉睛的望著我。「求你了!求你了!」

這一聲喊完,花漫天真的將匕首插進了自己的臉頰。

這個時候,我真的無法做到無動於衷,因為我實在無法狠心讓自己親眼看著這麼一個痴情的女人死在我的面前,與自己的愛人生死永隔!

「好了!」,我衝過去一把奪去了花漫天的匕首,『哐當』一聲丟在地上。

「你死了,便看不到他活了,這樣有什麼用?!」,我瞪著花漫天,突然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愚不可及。

花漫天悲戚的笑了,身體微微的顫抖。「他不在,我活著,行屍走肉!他活了,我死了,靈魂永存!我可以為他做任何的事!任何!」

傻女人!真是傻女人!也許,我不敢對花漫天抱有同情,特別是在她三番五次威逼我的情況下,可是痴情之人縱使再壞,能壞到哪去?!

想到這裡,我起身望向殤歿。

「大人,我……」

「你想求情?」,未等我說完,殤歿打斷。

「可以嗎?!」,我小心翼翼的輕蹙眉頭,「天底下最痛苦的事,便是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花漫天擄我是不對,可那是因為我自願簽署了契約,她只是在讓我履行協議罷了!所以,請大人看在她痴情一片的份上,放了白子好不好?!」

「放了白子?!」,殤歿面無表情,「若真如狂傲所說,這白子為邪煞呢?放了他,等於引魔入世!」

「我沒有見過魔,不知魔是好是壞!我只知道,能讓一個女人愛到癲狂的人,值得我去為他去冒一次險!」,說到這裡,我停頓了一下。看最快章節就上「就如大人你,如果有一天,你像這枚白子一樣生死不知,我也會為你像花漫天為了救你壞事做絕,甚至顛倒眾生!」

所有的話,皆是肺腑之言,不管是不是迷迭香的作用,都是發自肺腑的真心話。花漫天不管本質有多壞,可能為了自己的愛人付出一切,就值得我相信她一次!哪怕,後果沒有自己預想的那麼美好。

殤歿的眼神透著我看不懂的光,等他緩緩收回右手的時候,我暗暗的鬆了一口氣,轉身望向花漫天卻發現她的身下已經被鮮血給染紅了。

眼看著花漫天的臉上沒有了血色,我趕緊蹲下身子撿起匕首,而後從自己的腿上割下一塊肉,接著在花漫天驚愕的目光中將肉剁碎敷在了她的腿骨上。

那肉,碰上腿骨,便沿著骨頭慢慢的滋生,一點點的長出來,而這期間花漫天始終盯著我,眼淚無聲無息的掉下來。

「你把肉給了我,白子該怎麼辦?!」,雖然話的意思像是責備,但花漫天的眼中卻透著感激。

「我的肉會自動長出來!」,我繼續自己的動作,「至於白子,我會繼續供養,直到化無未有!」

不過那協議是有意還是無意簽署的,既然簽了,我就該完成,因為那是一個承諾。

等花漫天的兩條腿已經長出了肉,我的傷口也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不過我長了一個心眼,在割肉之前用自己的裙子兜住了流出來的血。

拎著裙子裡面的血,我順著白藤的葉子爬了上去,等看到骷髏之後,將血全部灑了上去,看著骷髏乾癟的皮膚慢慢的飽滿起來,我的心裡頓時坦然。

但是,這一次我耗的血太多,頭已經有些暈了。

殤歿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對勁,直接飛過來將我抱在懷裡,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眸子有心疼閃過。

「我帶你回去!」,殤歿輕聲道。

展翅欲飛,花漫天卻起身叫住了我們。

「等一等!」,花漫天小心翼翼的靠近一步。

「休要得寸進尺!」,殤歿冷聲。

當殤歿凌冽的眼神掃了過去,花漫天竟然硬生生的打了一個寒顫。

「不!我是給你們這個!」,花漫天怯生生的拿著一朵七彩花,「將這迷迭花化水服下,便能解迷迭香之毒!」

我伸出手,花漫天掌心的花自動飛起,而後輕飄飄的落在了我的手中。對她沒有懷疑,因為目前為止,白子的命還在我的手中。

「你們走吧!」,花漫天指向一扇光門,「謝謝你們!」

抿了抿嘴唇,我點點頭。「答應你的事,我一定會做到,但是容我休息幾天,我真的有些撐不住了!」

說著,我將頭輕輕的靠在了殤歿的胸口。

「我知道了!謝謝!謝謝!」,花漫天趕緊鞠躬。

對此,殤歿依舊寒著一張臉,抱著我飛出那扇門。

破光而出,我們回到了狼域的樹林之中,而眾人依舊保持原來的姿勢坐在原處,見殤母投來不善的目光,我讓殤歿將我放下,而後小心翼翼的越過狼的屍體,走到了唐果的跟前。

拿來水袋,將迷迭花放了進去,那花像是一團雪一樣瞬間融化,之後我將水袋傾斜,將水緩緩的倒入唐果的嘴中。

當清水入口,唐果試著動了動腳,隨後一下站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