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一百六十六章 閉上眼

第一百六十六章 閉上眼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母親睡下了,我便悄悄退出了房間,而別院外面不遠處的楓林裡面,是冥君給我安排的小宅子。夕陽西下,那光隨著輕輕飄落的紅葉閃爍,美的讓人心顫。

清風揚起,帶著樹木青草的芬芳,伴著清新的空氣漾進肺里,卻似凈化了心靈中的鬱結之氣!只是美景醉人,我卻惶惶不安。

此刻的我似身被困在了楓林,心卻早已飛去了孤島。不知道殤歿現在在做什麼,那殤母也沒有在他面前告狀,哭訴我的罪行!原本殤母便不喜歡我,現在更會添油加醋了吧?!

其實,留毛球在殤母的身邊,一方面真的是想讓殤母有人照拂,另一方面是留一個眼線,好讓我不出於極其被動的位置。只是縱使這樣,我還是心中不安!

殤歿,我真的好想……好想你現在就出現在我的面前!

「你是在想我嗎?!」,正憂鬱之際,一個淡漠的聲音突然在背後響起。

這個聲音,直接讓我亂了心神,迅速的轉身嘴巴卻被一張冰冷的唇給捕獲。視線中的殤歿,眸子中鍍著一層氤氳,大手握住我的腰直接將我按到一顆楓樹之上。

之後,鋪天蓋地的吻便肆無忌憚的朝我席捲而來。

極盡肆纏,直到氣若遊絲。

……

許久,殤歿鬆開我目不轉睛。「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什麼?」,我捂著發燙的臉。

「剛剛是不是在想我?」,殤歿眯起眼睛,聲音有些嘶啞。

「恩!」,我羞澀的點頭,心跳亂的不成樣子。

「很好!」,殤歿將我攬進懷裡,「那麼,和我談談做公主的感受!」

「公主對於我來說難度太高,以我的智商只能做大人的女人!」,我低聲道。

雖然表面上只是個玩笑,但是我的心裡卻是當真的!

「呵!」,殤歿捏住我的下巴,「你怎麼就知道做我的女人就沒有難度可言?!」

「有難度!」,我別開臉,離開了殤歿的懷抱。「做大人的女人是天底下最艱難的工程,因為在大人的身邊有個永遠也不會喜歡我的夫人!」

原本以為只是殤母一方的壓力,可是現在連我的母親根本也不看好這段感情!而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真的很糾結,但越是如此便越激發了我骨子裡面的叛逆性。

「聽說,你和母親發生衝突了?」,殤歿探過臉來,面無表情的望著我。

「聽說?是夫人跟大人說的吧?!」,我沮喪的絞著手,「對不起,我反抗了!可是,我真的不想繼續在夫人面前唯唯諾諾下去,那樣她只會習慣了我的卑微,那麼便更加的看不上我了!」

一直以來,是對殤歿的愛讓我變的軟弱,可是花漫天的事情告訴我,弱不是理由,而是無能的表現!只有你強起來了,別人才不會對你頤指氣使。

「你做的很對!」,殤歿突然道。

這話,讓我有些蒙了,殤歿居然沒有生氣?!

「大人,你……」

「正當防衛,本該如此!」,殤歿淡淡的將眼神移到別處,「我也希望在我不在的時候,你能壓壓母親的氣焰,保護自己不被欺負!」

「大人!」,我突然痛哭出聲,直接張開雙臂一把抱住了殤歿。

殤歿一愣,而後才緩緩的將手置於我的背後。

「在宮裡受了委屈?」,殤歿突然寒下臉來,「是誰你告訴我!」

「不是不是!」,我撇著嘴眼淚汪汪,「是因為太感動了!我以為,你會因為夫人的事情不理我!然後……然後……愛上別人!」

完了,後面那句話說出口,我腦補出來的畫面讓我止不住的心疼。

殤歿突然揚起嘴角,而後輕輕將我攬住。「殤歿的心,只動一次!」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殤歿的笑,沒有那麼明顯只是嘴角微微有了些弧度,可是足夠撩撥的我魂飛魄散!完蛋了,我到底是有多愛這個男人!

「大人!」,我對著殤歿燦爛的微笑,「我覺得遇到你,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

「真是個傻女人!」,殤歿嘴角的弧度下降,「其實,你的心裡是有話要說的吧?」

殤歿居然看透我了,我本來是想問若是殤母非要以死相逼讓他和我分開怎麼辦!可是後來想想,這個問題無疑等於我和你媽掉進水裡你先救誰!聰明的女人,是絕對不會問這樣愚蠢的問題的!更何況,在母親的調教之下,我已經在進步了。

「沒有!」,我頓了頓,目光落在殤歿的額頭上。「大人,那印記怎麼來的?」

我伸出手,用手輕觸那火焰形的印記,有種錯覺那地方是微微發燙的。

「與生俱來!」,殤歿沉聲,「母親說,那是胎記!」

胎記?!和白子一模一樣的胎記?!對了,我肩膀上被殤歿咬過的地方,也留下了這麼一個印記。

「怎麼,不喜歡嗎?」,殤歿突然俯下臉來。

那俊臉靠近,我的心跳再次亂了節奏。

「沒有,我喜歡!」,我不好意思的小聲道,「只要是大人身上的,我都喜歡!」

之前以為殤歿毀容我都沒有介意,何況是這小小的胎記?!而且,這個胎記會讓我覺得他十分的……與眾不同!

「其實你不必叫我大人的!」,殤歿眼神深邃,「之前我沒把你當成侍婢,而你現在已成了公主!」

「我喜歡叫大人!因為這是我的專屬稱呼!」,我笑眯了眼睛。

「讓你叫我的名字,就真的這麼難嗎?」,殤歿用手在我的頭髮上輕輕的揉了揉,「真是固執的女人!」

「那不是固執,而是執著!」,我羞澀道。

「好啊,既然你不叫我殤歿,那我也不喚你溫婉了!」,殤歿眯起了眼睛。

「那叫什麼?!」,我有些不安的望著殤歿。

「女人!」,殤歿低沉道。

女人?!這就是給我的專屬稱呼?!女人?女人!聽起來,好有霸道總裁的既視感啊!嘿嘿,溫婉好喜歡!

「女人!」,殤歿的目光突然深邃起來。

「恩?」,我對上那對眸子

「閉上眼,讓我吻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