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一百七十四章 冰靈惱羞成怒

第一百七十四章 冰靈惱羞成怒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正驚愕之際,那消散的雪花突然聚集一團,落在大殿的門口凝結成一個長形的冰塊,那冰還沒有成型幾秒便『砰』的一聲炸開了,而後冰靈立在那碎冰之上。看最快章節就上

「既然我討不到什麼好處,那麼索性撕破臉吧!」,冰靈望向冥君,「你們鬼族等著迎戰吧!」

冰靈現在,是在宣戰嗎?!

冥君甩了甩袖子肅下臉來,目光無懼的望向冰靈。

「我閻魎就沒有怕過誰!我鬼族寧可戰死,也絕不偷生!」,冥君氣勢威嚴,「本君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本君倒是要看看,誰會從六界消失!」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挺直了胸口,眼神無懼無畏。

「好!好!這算是你們答應應戰了是嗎?!」,冰靈冷哼,「那我就給你們這個機會,讓你們死個痛快!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榮幸,能死在我惡煞一族的手中!」

「廢話那麼多幹嘛?!直接把這白蓮花給殺了!」,一直冷眼旁觀的西魅突然開口,她死死的盯著冰靈,那恨意比對我的還要濃烈萬倍。

但是,話一說完就被母親一把拉住。

「傻孩子,她是來宣戰的,所謂兩兵交戰不斬來使!」,母親緊緊盯著西魅,「我們要贏,也要贏的光明磊落!」

「贏?!」,冰靈輕笑,「好!我給你們一個月的時間!」

冰靈似笑非笑的掃視眾人,「給你們一個月的時間,和自己的親戚朋友……訣別!因為,你們根本不可能贏我的!」

冰靈誇張的瞪大眼睛攤開雙手,而後將目光漫不經心的落在我的臉上。

「溫婉,你不會怪我吧?!反正,你早晚會成為寡婦!」

說完這句,冰靈直接往後倒去,身體撞在地面的瞬間卻破碎成了冰渣,那冰渣轉眼便融化消失,只在地上留下了一灘水跡。

冰靈走了,和來時一樣的匆匆,可是我顧不得什麼交戰,也顧不得什麼滅族,因為我所有的感知都放在了殤歿一個人的身上。

冥君皺眉揮了揮手,其他人知趣的退下了,唯獨母親和北冥留下了。

「婉兒!」,母親走了過來,心疼的看著我的膝蓋。「你的膝關節怕是碎了!」

我搖搖頭,因為經過了剛剛的這段時間,我的傷口已經癒合了,試著動了動腿發現可以活動了。

「我沒事!」,說著我緊張的望向殤歿,「大人,你是不是很疼?!」

為什麼要問這麼白痴的問題?!怎麼不會疼?!他怎能不疼?!

但是,殤歿卻輕輕搖頭。看最快章節就上「扶我起來!」

聽殤歿這麼說,我將他的手擔在了肩膀上,而後吃力的將他扶了起來。在這過程中北冥似乎準備伸手去扶,卻還是縮了回去。

「抱歉!」,殤歿望向冥君。

這是殤歿第一次對冥君降下氣勢,想必是自責自己引起了一場戰爭。

「難得!」,冥君哼了一聲。

才哼完,母親便一眼瞪了過去,冥君皺了皺眉便將臉轉到一邊。

「早晚要開戰的,你只是導火索!」,冥君悶聲,「真的想要補償,就放過我女兒!」

什麼叫放過我?!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

「不是他不放過我,而是我不想放他!」,我望著冥君微微低頭,「不管怎麼樣,我是不會離開他的!」

說完,我扶著殤歿準備離開,卻被北冥叫住了。

「你不能走!」,北冥皺眉,「這樣離開,他就廢了!」

「什麼意思?!」,我目不轉睛的望著北冥。

「他失去了椎骨,怕是永遠站不起來!」,北冥緩緩道。

「那我就照顧他一輩子!」,我望著殤歿,嘴角情不自禁的揚起。

殤歿冷漠的眸子,瞬間便柔了下來。

「傻女人,我還有的救!」,殤歿眯了眯眼睛。

還有的救?!當真嗎?!

我疑惑的望向北冥,他輕輕點頭。「我的意思,治好殤歿再離開!除非,你不願意他好好的站在你面前!」

「我願意!我願意啊!」,我笑出了眼淚。

……

沒有椎骨,便無法行走如同癱瘓,儘管法力還在!所以,必須要重新植入椎骨,方才可以重新活動自如。但是,說的容易做起來卻很難。因為,我們必須找到適合的椎骨。

殤歿住進了我的宅子,由我和毛球一起照顧,雖然他不能動彈,但是只要看著他我便安心了。

「主人,我去楓林澆花了!」,毛球拿著一個水壺,「有事叫我啊!」

「恩!」,我點點頭。

毛球走了,順手將門給輕輕關上了,而我拖過一張椅子坐到了床邊,而後替殤歿輕輕的按摩腿部的肌肉。

「女人,縱使我不能動彈,肌肉也不會萎縮,你不需要做這些!」,殤歿望著我淺笑。

「我安心啊!以前母親生病的時候,我也會這麼幫她按摩,總想著就算沒有用,她也能感受我的存在,她就能為了我堅強的活下來!」,說到這裡,我突然緊張起來。「大人你別誤會,就算你不好也沒有關係,就這麼天天守著你,挺好的!」

只要殤歿還活著,一切的絕望就都是希望,我們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對方,這就足夠了。

「過來!」,殤歿伸出手。

我抿了抿唇,將手遞了過去。

殤歿輕輕一拉,我便整個人伏在了他的身上,儘管我喜歡這樣的緊靠卻怕傷到他,便盡量供著身體。

「沒事,我不疼的!」,殤歿輕撫我的臉,「讓我好好抱抱你!」

「真的嗎?」,我小心翼翼道。

「恩!」,殤歿緩緩點頭。

我緩緩吐出一口氣,而後小心翼翼的貼在了殤歿的身上,等放鬆了僵硬的身體抬起頭的時候,彼此的嘴唇碰到了一起。

呼吸,一瞬間的停止了。

但是,殤歿沒有將這個淺吻加深,而是用下巴抵住了我的額頭。

「女人,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要放棄希望!」,殤歿輕聲道。

他,為什麼要說這麼奇怪的話。

「大人……」

正想問個究竟,門突然被推開了,而我反射性的從殤歿懷裡跳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