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欲尋黑白雙煞

第一百七十八章 欲尋黑白雙煞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母親的話,讓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什麼叫為了避免黑白雙煞找到我?!

「媽……媽你說清楚點好嗎?!」,我緊張的呼吸急促起來,「婉兒不太明白!」

母親緩緩的鬆開我的手,面色極度凝重,她望向別處眼神糾錯起來。看最快章節就上

「萬年前的神魔之役,驅魔者與焱魔惡鬥了七天七夜,終究以血禁錮化肉為牢,用自己的性命封印焱魔於魔窟之中!這才,結束了這場惡戰!」,母親說到這裡臉色更加難看,「之後,驅魔者的靈魂便消散於六界之中!」

母親說完這句,我下意識的望向自己的雙手,心裡惶恐不安起來,那驅魔者的血肉神乎其技,莫非和我有這什麼關聯?!

「媽,我能枯骨生肌!」,我望向母親驚呼出口。

母親的眼眸頓時陰暗下來,「當年的那位驅魔者,也能血醫百病,枯骨生肌!你……現在明白了嗎?!」

她的意思,我……我是那封印焱魔的驅魔者?!

瞪大眼睛,直勾勾的望著母親,我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媽,我就是封印焱魔的……」

未等我說完,母親一把抓住了有些顫抖的手。看最快章節就上

「是!那驅魔者的靈魂散落六界,是為了尋找再次復活的機會!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她投入了我的胎中,變成了……你!」,母親紅了眼眶,「一開始我和你父親並不知情,也只當你是普通的女孩!可是,在你蹣跚學步的時候,無意中摔倒,鼻血濺到了一具骸骨上,居然……居然讓那骸骨生肌了!我們這才明白,你便是當初封印焱魔的驅魔者!」

驅魔……者?!怪不得,我的血肉有這麼神奇的功能,完全是因為我是驅魔者轉世?!

未等我從震驚中清醒,母親重重嘆息。「黑白雙煞的使命就是守護焱魔,所以他們勢必會找到你,因為只有用你的血肉才能解開封印!而焱魔一醒,第一個遭殃的便是你!我和你父親怕這樣的事情發生,便只能讓你一次又一次的投胎,用這樣的辦法來淡化你的氣息,最後索性住進了人界!因為人界的陽氣,可以封閉你的異能,讓你暫時成為一個普通人!」

原來,母親一次又一次的孕育我,是因為這個?!她和冥君忍痛分開是為了保護我?!而我,居然還一直懷疑著他們!

頓時,內疚感差點便將我淹沒。看最快章節就上

「媽,你早該告訴我的!」,我眼眶瞬間濕潤。

母親緩緩搖頭,「這種事,知道的越少越好!我帶你走,就不想你捲入其中!而如今告訴你,純屬是被逼無奈!那冰靈借著地獄之火將冥界屏蔽,為的就是讓我們困死在裡面,我是你媽!不想看著你死!所以,我想讓你離開這裡!」

「媽!既然誰都不能離開,婉兒又怎麼離開?!況且,你們都還在這裡!」,我一把抓住母親的胳膊,「婉兒哪都不去!」

「傻孩子!能走一個是一個!」,母親厲目盯著我,「黑白雙煞不懼地獄之火,他們可以帶著你一起離開!只要你安全了,媽就安心了!因為,你是媽的命!」

原來,母親告訴我真相是想讓我找到黑白雙煞!對,黑白雙煞無懼地獄之火,這花漫天也告訴過我的!

「媽想要黑白雙煞帶走我?!」,我輕蹙眉頭,「這樣就能躲過這場災禍?!」

「是!只有這個辦法!」,母親說著,將一個黑色的錦囊塞進了我的掌心。「這是你父親的噬魂鞭,你拿著傍身!在黑白雙煞將你帶去魔窟之前,逃離他們!知道嗎?!」

冥君……居然把噬魂鞭留給我了!

「這噬魂鞭是唯一可以對付惡煞的武器不是嗎?!」,我愕然的望向母親。

「是!」,母親點頭。

「那為什麼給我?!沒了噬魂鞭,鬼族要怎麼應戰?!」,我將錦囊送到母親的跟前。

「傻孩子!噬魂鞭縱使對付了惡煞族的千軍萬馬,也對付不了冰靈!除了拖延時間,別無它用!」,母親伸出手輕撫我的臉,「能活一個,便是一個!不是嗎?!孩子,聽媽媽的話好嗎?!」

呵,我該聽話的!可是,既然已經決定讓我去找黑白雙煞,那麼這和我去喚醒焱魔有什麼區別呢?!所有在乎的人都在冥界,我是根本不可能苟且偷生的!權衡輕重,喚醒焱魔,鬼族會有一線生機,畢竟焱魔恨的是我!但若是落入冰靈的手中,怕便只是死路一條了!

但,我的想法絕對不能讓母親知道!因為,她不會允許的!

「媽!我該怎麼做?!」,我故作認真的望著母親。

母親揮手,透明的屏障頓時消失。

「還有一個月,足夠我們尋找黑煞,因為黑白雙煞之間是有所感應的!」,母親擰緊眉頭,「據我所知,那白子此刻就在你的住處!」

母親早已經洞悉了嗎?!她怎麼會知道那白子就是白煞?!

「媽,你怎麼會知道?!」,我驚愕道。

母親眼神迷離起來,「能讓花漫天不顧一切復活的,便只有白煞,因為花漫天愛了白煞數萬年!」

是!花漫天是深愛白子的,連我都能看得出來!

「但是媽……白子已經……沒有了記憶!」,我臉色沉重起來。

聽我這麼說,母親眉頭皺的更緊。

「既然白子在,便是有機會!也許,生死簿可以幫助我們!」,母親沉聲,「婉兒,帶著白子我們去你父親那裡!也許,只有生死簿才能幫助我們解決這個問題!時間緊迫,速去速回!」

母親的語氣很焦急,我不敢怠慢了,便急急忙忙回去了宅子,撞上了迎面走過來的毛球卻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進去了裡面。

等找到棋盒,我慌慌張張的尋找起來。

「主人,你幹嘛啊?!」,毛球一陣風似的跑到我的跟前。

「我在找白子!」,我緊聲道,「哪一顆是?」

「不知道啊,我弄亂了!」,毛球攤開雙手。

我愣了一下,一巴掌打在他的手上。「你弄亂幹什麼?!」

正急出了一頭的冷汗,一顆白子突然跳到了我的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