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一百七十九章 危機重重

第一百七十九章 危機重重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白子像是一個彈球一樣,在桌上上上下下,晃的我眼睛生疼。愣了一秒,我一把抓住。

「是白子嗎?!」,我盯著掌心的白子道。

「母親,我不能說話!孩兒答應過你,不許說話!」,白子嘟嘟囔囔道。

「許了許了!」,我緊聲說完這句,而後轉身跑進了房間。

殤歿原本寒漠如冰的眸子在觸到我之後,立馬柔了下來。

「女人,回來了?」,殤歿輕聲道。

我暗中捏緊白子,示意他不要出聲,之後便走到殤歿的床邊蹲下。

「大人,我去母親那裡一趟,你等我好不好?」,我對著殤歿輕聲道。

「恩!」,殤歿伸手摸了摸我的頭髮,「變天了,小心點!」

「好,我很快回來!」,說完這句,我深深的望了殤歿一眼,轉身就走。

為了殤歿,為了我的母親,為了那個我不願稱作父親的冥君,為了那些喜歡我或者討厭我的兄弟姐妹,我一定要找到黑白二子,喚醒焱魔!

喚醒焱魔的結果會是怎樣我不知道,我想要的是解決當前的燃眉之急!

握著白子,匆匆忙忙和母親回合,去到了大殿,所有的人都在,而冥君正面色凝重的坐在高台之上。看最快章節就上

眾人個個低著頭,心事重重的模樣。

「陛下,不必憂心!還有一月,我們足以應戰!」,判官突然出聲。

顯然,判官沒有因為冥君之前的事有所怠慢,畢竟冥界是冥界之主,是他的主子。

「兵將加緊訓練,切勿靠近那屏障!」,冥君揮手。

「是!」,判官行禮,便徑直退下了。

「南魈和傾城,你們要打起精神,這場戰鬥要靠你們了!」,冥君正了臉色望向一旁的南魈和傾城。

「父親放心,我們一定會守住冥界!」,南魈皺眉,第一次沒了弔兒郎當。

「傾城亦是!」,傾城緊跟著說道。

唐果回頭望了我一眼,而後上前一步。「大敵當前,是為冥界子孫都該披掛上陣,所以唐果請冥君允許!」

此言一出,冥君皺眉望向生死簿,而生死簿抖了抖蒼白的眉毛。

「陛下啊,隨她吧!畢竟,她一個女娃頂的過好幾個男娃呢!」,生死簿抱著雙臂,像是滿不在乎道。

「恩!」,冥君悶聲,「這個時候,若是有殤歿在,便好!」

危急時刻冥君想到了殤歿,勢必是因為殤歿的能力還勉強能與冰靈匹敵。

「對了,北冥那孩子呢?」,冥君突然瞪大眼睛,「又來無影去無蹤了?!」

「大公子,正幫著我造骨呢!」,生死簿趕緊低頭回道。

這個時候,冥君似乎還想說什麼,眼睛卻撇到了我和母親。

「你們來了?!其他人都退下吧!」,冥君揮手。

「生死簿留下!」,冥君剛說完,母親便突然開口。

生死簿望了望母親又望了望冥君,便停下了原本準備離開的腳步,而其他人行禮之後,後退著跨過門檻,等整間大殿安靜下來,冥君飄落而至。

「溫芩,該說的都和婉兒說了沒有?!」,冥君溫柔的望向母親。

「恩,說了!」,母親眉頭皺緊,「但是白子卻失去了記憶!」

說到這裡,母親望向生死簿。「白子被婉兒血肉成型,卻沒有了之前的意識,該怎麼辦?!」

母親居然對生死簿說這些,那代表著生死簿也知道我的身份?!

生死簿眯起眼睛,而後用手摸起自己花白的鬍子,原本以為這只是一個習慣性的小動作,卻沒有想到他正用手指一根一根的捻著鬍鬚,像是估算著什麼。

「白子的意識是被驅魔者封印的時候被打碎了!」,許久,生死簿悶聲道。「應該遺落在了魔窟!」

「魔窟?!」,我下意識的低呼一聲。

「恩!所以,想要找回白子的記憶,就必須返回魔窟!」,生死簿眯起眼睛,一副快要睡著的模樣。

「可是,白子現在沒有恢復記憶,婉兒要怎麼跟著回魔窟呢?!」,冥君臉色沉重。

聽冥君這麼說,生死簿緩慢的搖頭。「陛下啊,白子失去了記憶但是本事還在啊!他能避開地獄之火離開屏障,也就能帶著公主一起離開!關鍵是……」

「關鍵什麼?!」,母親有些焦急。

「關鍵,黑白二子不在一起,怎麼打開魔窟呢?!」,生死簿一臉的糾結。

這麼一說不等於白說?!黑白二子才能打開魔窟,而找的黑子只能靠白子,可白子現在沒有了記憶,想要找到記憶必須回答魔窟!

等於,我們陷入了一個源源不斷的死循環之中。

「老傢伙,你說了等於沒說!」,冥君狠狠的瞪了生死簿一眼。

生死簿皺眉,一臉的不高興。

「陛下,我說的是事實啊!再凶我,我就不告訴你們另外一種方法了!」

居然還有別的方法?!這老頭真愛賣關子!

「說啊,我的老祖宗!」,冥君有些無奈。

生死簿立馬一臉的傲嬌,泛著白眼望向天花板。「陛下可知鮫人?!」

「鮫人?!膏脂燃燈,萬年不滅的鮫人?!」,冥君緊聲問道。

「恩!鮫人泣淚成珠,其鱗可醫治百病,死後化為雲雨,升騰於天,降落于海!」,生死簿捻了捻鬍子。

等一等,這鮫人我似乎聽過!腦子快速的搜索起來,突然便恍然大悟。

「老爺爺,你說的鮫人是不是就是美人魚?!」,我趕緊望向生死簿。

生死簿當即笑眯了眼睛,「公主聰慧,一語洞悉!那鮫人人身魚尾,常年棲身於深海之中,便是人間俗稱的美人魚!但是,民間傳言也不盡信,因為鮫人有男有女,不但只有女性而已!」

「找到鮫人就能找回白子的記憶嗎?!」,我有些雀躍。

「不不不!」,生死簿使勁的擺手,「因為鮫人知道純凈之眸的下落!」

「純凈之眸?!」,我喃喃道。

「恩,純凈之眸能看透世間萬物!有了它,便能看出誰是黑子!」,生死簿摸了摸鬍子,「找到黑子,白子沒有記憶也能進入魔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