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一百八十四章 她竟然是冥後

第一百八十四章 她竟然是冥後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果然正如冰靈所說,只有兩個人才能通過屏障!我昨晚實驗了一下能過,所以只剩下一個名額了。

將冰靈昨晚現身的事情告訴冥君和母親,他們顯得很詫異,但是都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臉色更加的凝重。而此時,西魅拿著穿著紅繩的螺貝走到了我的跟前。

「只能有兩人同行,你一定不會選我去的!所以,這個給你!」,西魅將螺貝塞進我的手裡,「希望你『平平安安』出去之後,還能記得這裡有你的父親、母親!」

西魅說完,意味深長的笑了,而後扭頭就走。看著她的背影,我暗自有些不安,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但是說不出來。

「好了!帶著白子,晚上便出發吧!」,母親突然打斷了我的沉思,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婉兒,我跟你囑託幾句!」

未等我說話,母親便拽著我來到了殿外,在一個很偏僻的地方駐足。

未語先淚。

「婉兒,別找什麼黑子白子了,乘著屏障還在打開,你們趕緊離開,越遠越好!」,母親的淚順著眼角滑落,「既然愛他,就好好的在一起,什麼都別管了!忘記母親,忘記父親,全當自己是個孤兒,這樣你才能坦然的離開!」

坦然?!我怎麼能坦然?!我最重要的人都在這裡!

「媽,我會想到辦法的!」,我吸了吸鼻子對母親微笑,「我不會讓你們死的!」

「傻孩子,自己的幸福最重要?!你和殤歿活下來,總比大家都死來得強!聽媽的話,走了就別回來!」,說完這句,母親緊緊的抱住了我。「婉兒,你是媽拿生命去愛的!」

母親的話,讓我很沉重,她越是表現出愛我,我就越是放不下她!我不是人,但保有人性,怎能為了自己逍遙快活,置親人的生死於不顧。

看著母親轉身抽泣著跑開,我沒有忍心追出去,我怕母親看出我的決定加以阻攔。

等我平復了心情,想要回去大殿的時候,一聲冷哼卻讓我警惕起來。

轉身,見嬤嬤遠遠的朝著我走了過來。

「嬤嬤!」,我輕喚了一聲。

「不敢!」,嬤嬤僵硬的行禮,「你可是公主!」

這話,帶著憎帶著恨,我不會聽不出來。

恨我是應該的,我本不準備說話的,那嬤嬤卻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停住了腳步。她轉臉望我,目光寒冷。

「真的母愛,只會做,不會說!」,嬤嬤撂下這句,便徑直走向了大殿。

難道我和母親剛剛的一切,她是看在眼裡的,可是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在像我暗示什麼?!

「嬤嬤!」,在嬤嬤快要跨進門檻之前,我突然叫住了她。

嬤嬤轉身,淡淡然的望著我。「怎麼,公主有事?!」

我沒有說話,只是走到了嬤嬤的跟前圍著她漫不經心的轉了一圈。

「想必嬤嬤已經知道了我們要去尋找鮫人的事情!」,我停下腳步望著嬤嬤。

西魅最信任的就是嬤嬤,所以她一定會將此事告訴嬤嬤。

「沒錯!」,嬤嬤微微低頭,「想必,芩妃一定是叫你乘機逃走,別管她是不是?!」

這話,讓我忍不住皺緊眉頭。

「母愛,都是自私!」,嬤嬤突然補充道,「縱使場面上也得自私一回!」

「這是你猜的?!」,我歪著頭望著嬤嬤。

嬤嬤笑了,「是,我還猜到經過芩妃的溫情攻勢,你更不忍心獨自苟活了!或者說,你根本就沒有想過要丟下這裡的親人!」

嬤嬤的話,話中有話!我有些受不了這陰陽怪氣的語調,儘管也許是善言。

「嬤嬤,不止是親人,而是這裡所有的人,包括你!」,我對嬤嬤淺笑,「畢竟……你也算是我的……母親!」

此言一出,嬤嬤當即變了臉色。

「公主說的什麼話,當真折煞了奴才!」,嬤嬤警惕的後退一步,那慌亂的眼神卻被我捕捉到了。

「這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好!」,我目不轉睛的望向嬤嬤,「就如你對西魅!能受盡一個人的折磨,卻一直不離不棄的,不是忠而是情!是母女之情!」

沒錯,當冥後的空棺被打開之後,我便更加確定了嬤嬤的身份!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聖母的存在!所謂的以德報怨都是妄言!嬤嬤遭受了西魅那樣非人的折磨,卻依舊一步不離的留在身邊,這世上除了母親也再無旁人可以做到了!

我猜想,嬤嬤一定就是西魅的母親,亡故的冥後雲霓!在嬤嬤的臉色突變之後,我便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呵!呵呵!」,嬤嬤愣了許久才冷笑出口,「公主真會信口雌黃!老奴倒想有這麼一個女兒!可是,卻沒有這個福氣!」

還想隱瞞?現在都什麼時候了?!

「嬤嬤!」,我一把抓住了嬤嬤的手,「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找到焱魔便罷,找不到那便是我們最後的時限!為什麼,你不能借著這最後的時間以一個母親的身份好好的關心西魅呢?!縱使這些年你對她無微不至,可是她終究只能當你是亞母!」

「好了!不要妄自揣測別人的心思!管好你自己吧!」,嬤嬤一把推開我,卻在我站立不穩的時候抓住了我的衣服。「公主,聽老奴一句勸,只要命還在,受些委屈沒關係!別等失去了,才知道後悔!那時候,便遲了!」

「不妨直言!」,我盯著嬤嬤渾濁的眼睛。

「直言?!好,那老奴便直言!」,嬤嬤鬆開我卻壓低了聲音,「我覺得你可以和殤璃談一談!她,雖然刁鑽,卻心腸不壞!」

殤母?!自從殤母離開之後,便失蹤不見了,我曾派毛球去殤歿的住處尋找,可不見蹤跡,我一直以為她是和冰靈走了。

現在的殤母,一定恨極了我!

「怕是尋不到了!」,我蹙眉道。

「去幽冥峰!」,嬤嬤直勾勾的望著我,「只要有心,便能尋到!公主,有時候眼睛會騙人的!最後,你在離開之前,和她見上一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