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一百九十九章 請大人娶了冰靈

第一百九十九章 請大人娶了冰靈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這也就冰靈為什麼自信放我離開冥界尋找黑子的原因,因為她……早就洞悉了一切,也早就料定我不捨得犧牲殤歿喚醒焱魔!

也許,我的處境已經到而來無法逆轉的劣勢,但在冰靈故意放我去看清真相的那一刻起,便註定這我與她有相鬥的機會!我們之間不是獵人與獵物,而是實力懸殊的對手!

目不轉睛的望著冰靈,我用手輕輕拭掉眼淚,而後握住她那隻滲著寒氣的手指移開了我的胸口。看最快章節就上

「姐姐!」,我對冰靈行禮。

這個舉動讓不遠處的殤歿皺緊了眉頭,可是我避開了他憤怒的眸子,只是對著冰靈微笑。

「妹妹當真是個聰明的姑娘!」,冰靈輕笑出聲,高傲的用手挑起我的下巴。「若是不肯妥協,便是兩族之爭,冥界會死傷無數!若是妥協,你我便為共侍一夫的姐妹,縱使面和心不和,怎麼鬧騰也只是關上門解決的家事!溫婉,我就喜歡這樣的你,識時務者為俊傑!」

若不妥協是死路,若妥協了便能險中求生,甚至扭轉全局!只要殤歿活著,那希望便在!而我做出的這個決定,不一定便是輸局!

「既然這聲妹妹叫了,那麼姐姐便是認了我們的關係!」,我揚唇淺笑,「做姐姐就該有做姐姐的風度,對嗎?!」

見我如是之說,冰靈翹起蘭花指掩唇媚笑。看最快章節就上「妹妹想要說什麼?」

「既然定了和大人的關係,那麼冥界也算是姐姐的夫家!是否該對夫家人……以禮相待?!」,我微微低頭,「姐姐身份尊貴,怕比溫婉更知道該去怎麼做個討喜的媳婦!」

「呵呵,妹妹說的倒是輕巧!」,冰靈說到這裡,眼神瞄向殤歿。「你們說什麼都不能作數,畢竟當事人還沒有開口呢!」

冰靈的意思,她能留下我,留下冥界一干人等的性命,前提是殤歿的態度!她想要的,就是成為殤歿的妻子,因為這樣她才能離殤歿最近,哪怕依舊得不到想要的愛!

「若是大人娶了姐姐,姐姐便不會對『自家人』大動干戈了吧?」,我歪著頭盯著冰靈。

冰靈挑了挑好看的眉頭,「妹妹,我放你離開,便是給你機會,你該懂我的心思!」

說到這裡,冰靈附近我的耳畔。看最快章節就上「我意欲殤歿,而不是冥界!」

「那麼,姐姐敢與我締結契約嗎?!」,我對冰靈豎起了小手指。

冰靈凝視我的手指先是沉默,而後掩嘴輕笑,笑的花枝亂顫,而就在她準備伸出指頭與我勾在一起的時候,狂風呼嘯,大片大片的飛雪瞬間迷亂了我的視線。

「你還沒有能力與她締結契約!」

一個清脆的聲音從空中飄落,循聲望去,我看到風雪之中有個穿著白衣的嬌俏身影由遠至近的走來,等她走到我的面前,我才驚愕的發現,來人和冰靈一模一樣。

「你……」,冰靈表情愕然了一下。

「送姑娘水鏡的時候,怕是比現在蒼老許多,也怪不得姑娘認不出我!」,女子對我微笑。

水鏡、蒼老?!難道……

「雪舞?!」,我驚呼出口。

「溫婉姑娘!」,雪舞微微點頭,「多虧了你!」

真的是雪舞,花漫天果真兌現了諾言,還回了雪舞的三十年,只是我沒有想到雪舞和冰靈居然……一模一樣!

「我們是雙生姐妹!」,雪舞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

這個時候,冰靈終於從愕然中清醒過來,而後一把抓住了雪舞的手。

「雪兒,你可知你走了之後姐姐有多急?!」,冰靈望著雪舞,眼中當真有幾分情深意切。

可是,雪舞的臉上卻沒有姐妹久別重逢的歡樂。

「敘舊這樣無足輕重的小事待會再說,現在咱們說說正事!」,雪舞面無表情的望向冰靈。

雪舞的態度倒是桀驁不馴,但是冰靈絲毫沒有不悅的表現。

「雪兒,看樣子,你與妹妹倒是相熟!」,冰靈對著雪舞微笑,卻挑眉望向我。

「熟與不熟自是我的事情!」,雪舞淡漠的望向冰靈,「我想女王陛下成親之後,一定能安安分分做個好妻子!」

雪舞沒有喚冰靈為姐姐,卻稱她為女王,想必這姐妹之間是有為人所不知的嫌隙!

「你這是……替我做了決定?!」,冰靈收起笑容。

「我想女王也不想弄巧成拙,落得無法收拾的下場!」,雪舞微微點頭,「見好就收吧!」

此言一出,冰靈狠狠的甩袖,略微有些不甘的表情。

「既然雪兒開口,這個薄面我不得不給!只是,想要我安分,就得看他們怎麼做!」,冰靈將臉轉想別處,陰聲道。

正揣摩她們姐妹之間這番對話的含義,雪舞走過來撫住我的手。

「女人,要忍常人所不能忍!想要在乎的人安好,就得付出代價!」,雪舞微微皺眉,眼中儘是意味深長。

瞬間,我便明白了其中的含義,我想接下來我要做的可能會讓一個人恨我,卻一定會讓更多的人活下來,包括可能恨我的那個人!

緩步走到了殤歿的跟前,我將他扶了起來,而後笑著對上他的眸子勾住了他的小手指。

「大人,我們可以回家了!」,我帶著笑意,輕聲道。

殤歿眉頭緊蹙,眸子中的寒攝的我心疼。「別替我主宰我的命運!」

「大人!溫婉乖巧慣了,由著溫婉任性一回!」,我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好嗎?!」

「不好!」,殤歿冷聲,「從我愛上你的那天起,就捨不得你再受委屈!」

「那麼大人就捨得離開溫婉嗎?」,我的眼中升起一層水霧,「不管大人能否捨得,溫婉捨不得!溫婉想要生生世世陪著大人!若是大人不在了,溫婉也就不在了!」

見殤歿的眼中閃過一絲隱痛,我的顫抖著吸了一口冷氣,而後將兩人的大拇指輕輕的抵在一起。

「大人,你答應我會完成我一個心愿,現在我便許願!」,我望著殤歿,視線模糊。「請大人,娶了冰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