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二百零六章 把自己的骨頭給北冥

第二百零六章 把自己的骨頭給北冥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連我這樣的渣渣都發覺了黑澤的存在,而殤歿卻未曾感知半分,他的傷到底是有多重?!而我,除了添亂,根本保護不了他!

我想要離開,離開冥界!但是在這之前,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原本是想要和北冥告別的,可是快到北冥府上空的時候,我突然改變了主意,讓黑澤帶著我去唐果家的宅子。看最快章節就上落進那偌大的花園之中,我一眼便看到了從內廳裡面剛剛走出的唐果。

「小妞?!你怎麼來了?!」,唐果疾步走了過來,「怎麼你沒有遇到傾城嗎?」

擺了擺手,黑澤化作的黑澤便飛出了院落,而我則拉住了唐果的手。

「所以,傾城去求婚這事,你也知道?!」,我輕輕皺眉,緊緊的盯著唐果。

「何止知道,這主意就是我出的!」,唐果抿了抿嘴唇,「殤歿居然答應了冰靈的求婚,真的太讓我和傾城氣憤了!你那麼愛他,愛的卑微,低到塵埃,可是他卻放著你不管去娶別人!自然,我們這些人都不會讓他這麼痛快的!所以,便出了這麼一個主意!」

說到這裡,唐果瞪大眼睛神情緊張起來。「怎麼樣怎麼樣?!有沒有效果?!」

既然主意是唐果出的,我便放心了,至少證明傾城沒有參雜著私慾,而真的只是為了我泄憤!可,我要怎麼跟唐果解釋,逼殤歿娶冰靈的罪魁禍首其實是我?!

「有效果!冥君答應傾城娶我了!」,我故作陰鬱道。

此話一出,唐果整個人愣在了當場,完全傻了。

「唐果……唐果……」,我輕聲呼喚了一聲,心裡想著這玩笑是不是開大了。

「啊……啊?!」,唐果突然回神,眼神獃滯的望著我。

我輕輕搖頭,扶住唐果的肩膀。「騙你的!」

「騙……騙我的?!」,唐果突然反應過來,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我說嘛,怎麼會弄巧成拙呢!」

唐果乾笑,有些如釋重負,而我的鼻子瞬間便酸了,可是下一刻卻把眼淚給忍回去了。

「你爺爺在嗎?!能帶我去找他嗎?!」,我趕緊切入正題。

「找我爺爺?!」,唐果上下打量我,「他在內堂,我帶你去!」

說著,唐果轉身就走。

等進去了內堂,我聞到了濃濃的檀香味,在那煙霧繚繞之中,我在一張光禿禿的塌上看到了正盤腿而坐閉目養神的生死簿。

「爺爺!爺爺!」,唐果輕聲呼喚。

生死簿抽搐了一下,而後突然打起呼來,他的嘴角一撇,居然有滴粘稠的口水搖搖欲墜起來。

唐果對我聳了聳肩膀,「我爺爺年紀大了,睡覺的時間也越來越久,小妞你別急啊!」

說著,唐果走到了生死簿的跟前突然放大音量。「爺爺,公主駕到!」

這麼一句吼,頓時讓生死簿驚的一下子睜開了眼睛,那從嘴角已經拖著長線垂下來的口水就那麼被他硬生生的給吸了回去。

「什麼?!怎麼了?!誰來了?!」,生死簿迷茫著眼睛東張西望。

「是我!」,我上前一步,進入生死簿的視線。「老爺爺,是我!」

生死簿眯著眼睛望了我半天,這才恍然大悟般的拍了拍大腿。「公主啊!」

見生死簿想要下塌行禮,我趕緊阻止。「您坐著就好,這次來我是有事相求!」

聽我這麼說,生死簿和唐果面面相覷,顯然不明所以,而我請唐果暫時離開,等屋子裡面就剩下我和生死簿的時候,我便『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見此,生死簿都蒙了!好半天才顫顫巍巍的想要扶我,結果沒有扶起我卻自己摔倒,索性對著我跪下了。

「公主啊!捨不得!您別嚇唬我!」,生死簿對我作揖。

「不不!請您先聽我說完!」,我一把扶住了生死簿,目不轉睛的望著他。「殤歿的椎骨,是您換的嗎?!」

生死簿愣了一下,而後緩緩點頭。「是……是呀!」

「那麼,請你再換一次,好嗎?!」,我眉頭緊皺。

「公主,你到底什麼意思?!我年紀大了,腦袋轉不過來彎啊!」,生死簿趕緊起身將我扶了起來。

站定之後,我緊緊抓住了生死簿的手。「老爺爺,請把我的椎骨移給北冥!」

此話一出,生死簿的眼中充滿了錯愕,接著便是糾錯和複雜。

「你……你怎麼知道?!」,生死簿皺眉,「不是說好要瞞著的嗎?!」

「瞞?!這種事能瞞得住嗎?!」,我吸了吸鼻子,淚水漫上了視線。「求您把我椎骨植給北冥,他不能一輩子都那麼癱著啊!」

「可是……可是……他不讓啊!」,生死簿左顧右盼起來,「他之前讓我取椎骨的時候刻意囑咐過,以後再不許給任何人植骨的!我得聽他的啊!」

「可是,你想他不死不休的做一個廢人嗎?!你忍心看著他一輩子都不能出那個庭院嗎?!」,我再次跪下,抓住了生死簿的衣服。「我求你!不以公主的身份,以一個妹妹的身份!請你,用我的椎骨讓我的哥哥恢復正常!」

生死簿的白眉緊皺,像是在掙扎,最後他使勁扯了扯鬍子將我一把扶起。

「好!好!我答應你!但是,按照北冥的脾性,他是不可能答應要你的椎骨!所以,不可能來我這裡的!所以,還得我們主動上門!」,生死簿重重的呼出一口氣,「也許,我們得用法術迷暈他,才能順利的植骨!」

聽生死簿這麼說,我頓時歡悅起來,便隨著生死簿一起去到了北冥的別院之中。等進到了內殿之後,生死簿領著我想要悄悄進入了卧室。

可剛推門,便看到北冥坐在輪椅上望著我們,臉上沒有了之前的溫和和笑意。

完了,真的要硬來嗎?!

正驚慌失措之際,生死簿上前一步。「大公子哎,她要把自己的椎骨給你!」

這生死簿怎麼什麼話都說?!

「恩,你回去吧!」,北冥揮手。

生死簿挑了挑花白的眉毛,一轉身便化作白煙消散不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