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二百零八章 赤誠相見

第二百零八章 赤誠相見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這個吻太突然,突然到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身子便突然飛了出去,等我重重的撞進一個散著寒氣的懷抱之中,抬起頭正好對上了那雙讓我一眼便能心碎成灰的眸子。

和殤歿對視了幾秒鐘,我直接掙脫,卻被他再次拽回了胸口。

「你剛剛在做什麼?!」,殤歿冷冷的盯著我。

我直勾勾的看著殤歿,硬是把心酸給忍了回去。「你是在用什麼身份質問我?!別人的丈夫還是溫婉的大人?!」

「以你男人的身份!」,殤歿布滿寒霜的眸子終於燃起火來。

我愣了愣,而後揚起唇角。「過了今晚,就不是了!」

「所以,這就是你任由別人吻你的理由?!」,殤歿將厲目投向北冥。

北冥像是充耳不聞一般,自顧自的喝酒,顯得極其的愜意,似乎沒有感覺到危險一般。可是我,突然擔心了他的處境,因為我感覺到這次殤歿是真的動怒了。

「你先走吧!」,我推搡殤歿,「今天是你和冰靈的婚禮!」

呵呵,我的舉動倒是像多麼的迫不及待想要他們完成婚禮,快點洞房一樣!

殤歿沒有說話,只是一把推開我而後大步的走向北冥,見此我的心臟差點跳出了胸口。看最快章節就上

「殤歿!」,我張開雙臂擋在了殤歿的面前,「你能不能走?!」

幾乎是吼出這句話,因為我害怕殤歿會傷害北冥,畢竟殤歿身上的骨頭都是北冥給的,我們都欠著他一份永遠也還不清的人情!

「你叫我走?!」,殤歿眯著眼睛望著我,「好,那也得在殺了他之前!」

見殤歿指向北冥,我的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先不管一個受了重傷一個失去椎骨的人哪個會出於劣勢,關鍵是我不想他們任何一個人有事!

亂了!慌亂到我根本不知道現在自己該做些什麼!

「殤歿!請你不要衝動!你離開好嗎?!他是我哥哥!」,我對著殤歿大吼。

「他不是你哥哥!」,殤歿一把托住我的後腦怒喝。

我根本來不及消化這句話的含義,殤歿已經將我推到了一邊,眼見著殤歿就要逼近北冥,我控住不住的大叫起來。

「殤歿!你敢碰他試試!」,我用儘力氣喊了這麼一句。

殤歿身子一僵,而後轉身望我。「要是碰了,你會怎樣?!」

「我會生氣!我會討厭你!我會恨你!我會……」

未等我說完,殤歿突然瞬間逼近直接攬住我的腰,在我沒來得及驚呼出口的時候直接吻住了我的唇。看最快章節就上當兩片冰冷在我的唇齒之間漾起炙熱的時候,我的身體和靈魂控制不住的飄了起來。

心臟,停止了跳動,怕一下的跳動會遺漏最美的瞬間,任由殤歿霸道的在我唇角輾轉反側,我已經化作了一灘水,被殤歿捧在胸口才不會流逝般。

「還氣嗎?!還恨嗎?!」,殤歿突然鬆開我,用手扼住我的下巴。

我咬了咬唇,餘光撇到北冥正舉杯抿酒,視線落在地上似目空一切。下意識的,我一把將殤歿推開,可是殤歿固執的攬住了我的腰。

「回去吧!我想你們該有好多話要說!」,北冥抬起頭對著我淺笑,「飛麟,送我回去!」

話音剛落,飛麟從牆頭跳了下來化作人形,他冷冷的望了我一眼便推著北冥離開了,看著那扇門合上的瞬間,殤歿一把將我抱去直接飛入夜色之中。

「放我下來!你要帶我去哪?!」,我使勁推搡殤歿,可是他卻緊摟著我沒有絲毫的鬆懈。

「殤歿,放開!」,我提高音量大吼。

殤歿垂下眼瞼,眼中有寒光閃爍。「不想掉下去就抱緊我!」

聞言,我轉頭往下方張望了一下,發現那海離我們只有一米之遙。

「那你丟下我好了!」,我狠狠的瞪著殤歿,「現在趕回去,正好能趕得及你的洞房!」

「洞房?!我記得之前說過讓你旁觀的,不是嗎?!」,殤歿收緊胳膊,飛的更快。

『旁觀』!?難道,他真的想要我待在新房看他們全程……直播?!

腦補的畫面,瞬間讓我捂住耳朵尖叫一聲,伴著這一聲的還有奪眶而出的眼淚。殤歿突然間,便放緩了速度。

「你放過我吧!」,我抬著淚眼望著殤歿,「我……我不想看著你和別人洞房!」

「為什麼?!」,殤歿眼中的寒有些許的散開。

「因為……因為我愛你!」,我哭出了聲音,「我受不了你去碰別的女人!我自私!我虛偽!我沒有辦法假裝大度!」

殤歿皺眉,用手拭點我的淚,而後將我按進自己的懷裡。

「傻女人,我有沒有告訴過你,除了你,我不會碰別的女人!」,殤歿啞聲道。

「可是……今天是你的婚禮!」,我將臉埋在殤歿的胸口,浸透了他的衣服。

「但是,卻是我們的洞房!」,殤歿在我耳邊輕聲落下這麼一句,便突然帶著我一起墜落。

那速度極快,快到我感覺墜地便會粉身碎骨的時候,卻突然摔進了一片柔軟之中,等我慢慢的挑整好視線,卻發現自己正躺在殤歿的塌上。

這是孤島,是殤歿的房間,是我的家!

正欲開口,殤歿用手指抵住了我的唇。「女人,我說過我只會碰你!」

殤歿的話音剛落,屋內的光線突然暗了下來,暗到正好可以看清彼此的臉,而我清晰的看見殤歿的眼中有情和欲在不斷的迭起並且愈發的濃郁。

「別離開我!」,殤歿將冰冷的唇貼上我的耳垂,「我不雨露均沾,只會對你專寵!若你不肯,我與你一起赴死!只求你,別離開我!」

殤歿的話,頓時讓我淚如雨下。

還要怎樣?!我還能怎樣?!言盡於此,我若是再矯情便是犯賤!

握住殤歿的手,將它放在我的胸前。

「那你要我嗎?!」,我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顫著聲音。

「要!」,殤歿揚唇,「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你都要相信我愛你!」

未等我回答,殤歿口中的軟便侵入我的唇間,等他的大手順著我的胸口一路滑下,那衣服便跟著褪盡。

……